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黑豹》:獨立電影導演進入片廠時

2018年02月19日

近年 Marvel Studios 愈來愈喜歡找獨立電影人合作,當中有不少選擇確實予人驚喜。前年有拍恐怖片出身的 Scott Derrickson 接手《奇異博士》(Doctor Strange),去年則用製作經驗不多、拍驚慄電影為主的 Jon Watts 執導新一代的《蜘蛛俠:強勢回歸》(Spider-Man: Homecoming),還有最近期的《雷神奇俠 3:諸神黃昏》(Thor: Ragnarok)讓以喜劇著稱的 Taika Waititi 把系列風格重整。Marvel Studios 總裁 Kevin Feige 稱與他們合作,是希望開拓不同風格,創造與原著或系列美學上相襯的電影,與此同時製作引人注目的作品。現在找來關注非裔美國人生活的黑人導演 Ryan Coogler 接拍《黑豹》(Black Panther),用意顯而易見,要讓黑豹成為黑人英雄的代表,提升黑人、少數族裔的社會地位。

近年 Marvel Studios 愈來愈喜歡找獨立電影人合作,當中有不少選擇確實予人驚喜。這次找來關注非裔美國人生活的黑人導演 Ryan Coogler 接拍《黑豹》,用意顯而易見,要讓黑豹成為黑人英雄的代表。

導演 Ryan Coogler 憑獨立電影《公義終站》(Fruitvale Station)一鳴驚人後,投身至電影巨頭華納兄弟,為經典拳擊電影拍攝衍生作品兼續集的《洛奇外傳:王者之後》(Creed)。這兩部相對小型製作的電影,比起《黑豹》更見其個人特色和過人之處。

《公義終站》和《洛奇外傳》兩片重要的共通點不在於故事主角是黑人,而是作品背後的人文關懷,情真意摯。Ryan Coogler 一直沒有用種族歧視議題大造文章(跟某年奧斯卡最佳電影《撞車》(Crash)相比,就見其忠實不煽情的創作意念),就算為黑人被無辜擊斃一事而感到不忿,在影片中創作人的情感還是顯得克制、收斂,沒有加入過量的主觀情緒,影響觀眾對整件事的感受。以一個客觀角度觀望他的過去、工作、家庭,讓人想起戴丹兄弟的電影,使用較多的手搖鏡跟拍主角,維持電影的真實感,不削弱、不消費真人真事的悲劇。到後期的《洛奇外傳》說父子承傳、兩代傳奇交接、老年的感嘆,透過 Creed 和 Rocky 亦師亦友的關係,寫 Creed 對父親的感情,拳擊片最好看的往往是這些角色走上擂台的原因,因著人物寫得有血有肉,電影固然成功好看。Ryan Coogler 重視人物的創作意識,令他的電影總是有扣人心弦的魔法。

近年 Marvel Studios 愈來愈喜歡找獨立電影人合作,當中有不少選擇確實予人驚喜。這次找來關注非裔美國人生活的黑人導演 Ryan Coogler 接拍《黑豹》,用意顯而易見,要讓黑豹成為黑人英雄的代表。

毫無疑問,《黑豹》有別一般超級英雄電影(請粉絲們別再爭論超級英雄屬電影題材還是類型作品,隨便找尋一些文獻書籍,便會發現已有不少研究者把超級英雄歸為電影類別),它的英雄起源不只於個人,也重民族群體,藉此故事為非洲民族發聲,他們並非落後的部落,分分鐘科技文化水平超越你和我,政治訊息鮮明突出。但 Ryan Coogler 現在走進 Marvel 大製作的懷抱,以往對故事人物的細膩觀察和情深刻畫,在《黑豹》幾乎沒能看見。在獨立電影時的異采彷彿蕩然無存。

《黑豹》的關注對象比較特別,不是掌管整個瓦干達國家的超級英雄黑豹,而是站在對立、相隔兩地的奸角 Killmonger。電影初段已經鋪墊了 Killmonger 的童年身世,以及他在各處涉及軍火買賣的惡行,還有作為被國家流放成為孤遺的憤怒和仇恨。很多觀眾讚揚本片的奸角 Killmonger 寫得好,在一眾英雄片中,其角色動機富有政治化的社會意味,目的明確可信,是 Marvel 最強的反派。的確,他是個不俗的反派角色,至少在頭一小時是這樣。可惜,劇本一面倒把他塑造成殘暴不仁的奸角,以至我們對他著迷的原因,僅限於 Michael B. Jordon 具魅力的演出及其型格造型,實際上觀眾們也在等待他接受應得的懲罰,縱使有段悲慘過去,對他也沒有複雜的感情。除去跟父親在幻境的一段話,電影通篇都是對這個角色的反面描寫,也刻意要為他開槍射殺的女朋友補個特寫,後來在瓦干達做盡的一切只讓觀眾感到他的復仇心切,滿腹邪惡執念,特別用一個 180 度下到上旋轉鏡頭表現那種惡意,精明的觀眾已待不住要看黑豹如何群起反抗此暴君,骨子裏又變為正邪二元對立。角色設計平面,毫不立體。

近年 Marvel Studios 愈來愈喜歡找獨立電影人合作,當中有不少選擇確實予人驚喜。這次找來關注非裔美國人生活的黑人導演 Ryan Coogler 接拍《黑豹》,用意顯而易見,要讓黑豹成為黑人英雄的代表。

Ryan Coogler 也許認為黑豹是個沒趣的角色。基本上黑豹要待到劇本的第二幕才有角色發展,在電影的頭一小時裡,他只負責跑跑跳跳、打打殺殺的戲份。我們對 Killmonger 的了解隨時比這個出場次數頻密的主角多。以兩段重要的「幻境段落」為例,Killmonger 重返故居跟父親對話,他們同樣淪落至家鄉遠方,同屬被遺忘的孤兒,觀眾熟知他的身世及其父遺願,這段戲自然讓人感到傷感,動之以情;而黑豹末段憤怒地責怪父王遺棄自己的子民,釀成今日大錯。若將場口獨立觀之,其弦外之音配合故事劇情是有力量的,但放於節奏略為緩慢、無迫切性的段落中,這段戲就顯得突兀,有欠適當的心理鋪排或(燃眉之急的)氣氛營造。變相他成為導演表達政治聲明的工具/手段,多於一個真正、立體、人性化的角色。這正正是《黑豹》的致命傷。

獨立電影人進入荷里活大片廠,其實是一件很危險的事。記得 Taika Waititi 曾經分享自己在執導《雷神奇俠 3》的經驗過程,他形容劇組的招待周到,並打趣說被這些電影毀了自己,忘記當初拍攝低成本電影的感覺。這是真的,最壞的是兼夾影響了拍電影的初衷,淹沒一貫的個人特色。那是無人樂見的結果。共勉之。

近年 Marvel Studios 愈來愈喜歡找獨立電影人合作,當中有不少選擇確實予人驚喜。這次找來關注非裔美國人生活的黑人導演 Ryan Coogler 接拍《黑豹》,用意顯而易見,要讓黑豹成為黑人英雄的代表。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