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鐮倉物語》:奇幻江之電

2018年05月09日

《鐮倉物語》在日本是備受矚目的「大片」,故事本身改編自同名人氣漫畫,加上由鼎鼎大名、拍過《永遠的 0》和《寄生獸》的山崎貴執導,還邀得憑日劇《半澤直樹》走紅後久未接拍電影的堺雅人擔任男主角,連客席的安藤櫻、堤真一、藥師丸博子、三浦友和等都屬巨星級數,單是牌面已肯定「無得輸」。

《鐮倉物語》由拍過《永遠的 0》和《寄生獸》的山崎貴執導,還邀得憑日劇《半澤直樹》走紅後久未接拍電影的堺雅人擔任男主角,單是牌面已肯定「無得輸」。

原著漫畫的作者西岸良平,其實就是《三丁目之黃昏》的原作者,幾年前山崎貴曾將之改編成電影,登上了事業的第一個高峰,成為了炙手可熱的導演。《鐮倉物語》在日本票房高企,也可說是延續著《三丁目之黃昏》的威勢。

《鐮倉物語》是一部充滿奇幻色彩的作品,有人甚至說這部電影在視覺元素上有點像《千與千尋》,雖然不能說這是很準確的描述,但的確會讓人有這樣的聯想(尤其影片下半部分黃泉國的場景設計)。

奇幻電影靠的就是想像力,而片中堺雅人飾演的一色,就是一名懸疑小說作家,也是一個靠想像力的工作。他與妻子亞紀子搬到鐮倉展開新生活,那裡雖有很多妖怪、幽靈,但部分居民早就習以為常,因為他們不是全都有惡意的,即使是死神,也並非大家想像中那麼恐怖,人妖原來可以共存。故事講到某一天亞紀子突然「死去」,靈魂被死神帶走,一色必須想辦法救妻,否則他們便要被分隔於人間黃泉兩地。

《鐮倉物語》由拍過《永遠的 0》和《寄生獸》的山崎貴執導,還邀得憑日劇《半澤直樹》走紅後久未接拍電影的堺雅人擔任男主角,單是牌面已肯定「無得輸」。

據知原著有更多查案和推理的成份,但電影版就較為專注於夫妻的愛之上,「救妻」更是重頭戲,而觀眾到了尾聲才發現,原來之前的鋪墊,多少都是為了結局而設的(譬如表達善有善報之類的訊息)。這個安排固然令影片變得更有意思,但與此同時,觀眾也會嫌「前戲」太長,而且當中很多都是「一節節」的,沒有很強的劇力支撐,想像力也算不上特別豐富,要「入戲」得花一點時間。

《鐮倉物語》最有睇頭的地方,其實就是鐮倉這個地方。到過鐮倉就知道,江之電不單是主要的交通工具,也是一大「景點」,坐上電車,古都沿岸的景緻一覽無遺。而在《鐮倉物語》,到了半夜某個特定時間,江之電就成為了連接人間與黃泉的地方,景點與劇情融為一體,是相當有趣的設計。另外還有一場講到一色由二樓跳到車頂,成為了破案靈感與關鍵,亦善用了鐮倉實際環境的特色。

《鐮倉物語》由拍過《永遠的 0》和《寄生獸》的山崎貴執導,還邀得憑日劇《半澤直樹》走紅後久未接拍電影的堺雅人擔任男主角,單是牌面已肯定「無得輸」。

前段伏筆太多太長,結局「打大佬」感覺則有點倉促,很快便完事,反而之前一色前往黃泉救妻那段更好看。不是因為救妻場面夠刺激,而是《鐮倉物語》中的黃泉設計得很有意思,沒有半點愁雲慘霧之餘,更是親人團聚的地方。已逝家人更會在「黃泉總站」迎接剛離世的親人,一色在那裡遇上了自己的父母,談起往事,彼此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觀眾能想像黃泉竟是個令人釋懷的地方嗎?當然,日式溫情往往有其獨有的「風格」,《鐮倉物語》也有太誇張、過份漫畫化的地方(況且原著本來就是漫畫嘛!),就像韓片總是呼天搶地,只能說是文化不同了。

黃泉沒有絕對的模樣,戲中的設計是,你想像中的黃泉是怎麼樣,你看到的就會是那個樣子。一色透過自己的創作力量和幻想,闖過重重難關,也為電影營造了最可觀的奇幻場面,比起那些妖魔鬼怪,更令人印象深刻。

《鐮倉物語》由拍過《永遠的 0》和《寄生獸》的山崎貴執導,還邀得憑日劇《半澤直樹》走紅後久未接拍電影的堺雅人擔任男主角,單是牌面已肯定「無得輸」。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