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無名浪子心》:還有很遠的路

2019年04月27日

上網找資料,是枝裕和徒弟廣瀨奈奈子的處女作《無名浪子心》是後 311 電影,從劇情看不難找到 311 核災的呼應,例如那場八年前的火災,還有主角「真一」(柳樂優彌 飾)的懺悔。除此之外,《無名浪子心》亦有很多是枝裕和電影的影子──探討家庭和血緣的關係,缺憾家庭對成長的影響等等。

是枝裕和徒弟廣瀨奈奈子的處女作《無名浪子心》是後 311 電影,從劇情看不難找到 311 核災的呼應,例如那場八年前的火災,還有主角「真一」(柳樂優彌 飾)的懺悔。除此之外,《無名浪子心》亦有很多是枝裕和電影的影子──探討家庭和血緣的關係,缺憾家庭對成長的影響等等。

需要被需要

電影的另一主角哲郎(小林薰 飾)可粗略地歸納為大好人類。他視工場的員工為家人,對來歷不明的真一更是愛護有加,收留住在自己的家,栽培他,視他為接班人。要到電影中段,觀眾才看到哲郎性格的另一面,而且導演交代得十分含蓄,需要觀眾思考。

電影看似是讓真一和哲郎兩個有過去,家庭有缺憾的人走在一起,彌補雙方的遺憾。如果真是這麼簡單,電影在一半左右就可以劇終,調子也會較現在光明得多。

電影中段,哲郎向真一表白,他除了飽受喪妻和喪子之痛外,在意外發生前,他跟妻兒的關係也不見得很好。電影沒有交代太多,只知道他的妻子很喜歡回娘家,而且只有在哲郎不在身邊時,她才笑得開懷。

是枝裕和徒弟廣瀨奈奈子的處女作《無名浪子心》是後 311 電影,從劇情看不難找到 311 核災的呼應,例如那場八年前的火災,還有主角「真一」(柳樂優彌 飾)的懺悔。除此之外,《無名浪子心》亦有很多是枝裕和電影的影子──探討家庭和血緣的關係,缺憾家庭對成長的影響等等。

然後電影發展下去,觀眾慢慢看到哲郎壓迫性的一面。他其實一早知道真一是假名字,也清楚真一不堪的過去,只是裝作不知,一心想把真一留在自己身邊,好讓自己扮演拯救者的角色。真一也感受到這種壓力,開始想出走。真一第一次出走時,哲郎欲追回他,吐出一句「我需要你。」

這一句表示了哲郎和真一關係的轉捩點。表面上是真一需要哲郎,哲郎給他住宿和工作機會,讓他有新生的機會,但更深層其實是哲郎需要真一,他是一個極度需要被需要的人,透過被需要,他才覺得自己有價值。這亦解釋了為甚麼哲郎跟未婚妻裕美總是若即若離。裕美跟他都是扮演照顧者的角色,滿足不了他「被需要」的渴望。

是枝裕和徒弟廣瀨奈奈子的處女作《無名浪子心》是後 311 電影,從劇情看不難找到 311 核災的呼應,例如那場八年前的火災,還有主角「真一」(柳樂優彌 飾)的懺悔。除此之外,《無名浪子心》亦有很多是枝裕和電影的影子──探討家庭和血緣的關係,缺憾家庭對成長的影響等等。

家庭也只是成長的中轉站

《無名浪子心》寫家庭的療癒作用,寫贖罪,寫缺憾互補,但以上種種都不是電影的終極答案,主角真一最後還是選擇繼續流浪。

電影也沒有解釋為甚麼真一會作出這樣的選擇。可能是哲郎對他期望過高,他承受不了壓力;也可能是他厭倦了那個環境。我喜歡電影不論對哲郎和真一的背景都作了適度的留白,任由觀眾解讀。

將《無名浪子心》看成後 311 電影,日本經歷核災,要恢復過來,也沒有單一答案。任何措施也只是一個過程,何日才能完全解除幅射威脅仍是未知數。真一的贖罪和成長也是一條漫長的路,不論是他的原生家庭、哲郎、他的朋友,通通也是過客,可以在途中幫他一把,但路還是由他自己走出來。

《無名浪子心》的配樂很節制,只得幾幕有配樂,但每次配樂出現都很精準。真一把頭髮染回黑色一幕,配樂讓染髮變成像舞蹈一樣有節奏感,也象徵著真一決意做回自己,放棄真一的身份,非常精彩。

是枝裕和徒弟廣瀨奈奈子的處女作《無名浪子心》是後 311 電影,從劇情看不難找到 311 核災的呼應,例如那場八年前的火災,還有主角「真一」(柳樂優彌 飾)的懺悔。除此之外,《無名浪子心》亦有很多是枝裕和電影的影子──探討家庭和血緣的關係,缺憾家庭對成長的影響等等。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