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尼古拉斯基治的黐線佬行銷

2021年05月14日

各地影圈總有個「黐線佬」睇場,香港代表有萬梓良,而荷里活就不得不數尼古拉斯基治(Nicolas Cage)。一有他演出,你自然會盤算他何時爆粗、失控、燥狂,最後崩潰。自 2018 年的恐怖片《Mandy》後,他似乎開了新的 cult 片戲路,故此本來非常大路的 slasher B 片《屠出殺樂園》(Willy’s Wonderland),因他主演就成了重口味影迷的焦點。無他,黐線佬大戰機械獸,獵奇指數爆晒燈。

各地影圈總有個「黐線佬」睇場,香港代表有萬梓良,而荷里活就不得不數尼古拉斯基治。一有他演出,你自然會盤算他何時爆粗、失控、燥狂,最後崩潰。
《屠出殺樂園》

等等先,尼古拉斯基治不是金像影帝,實力派演員嗎?甚麼時候變成生人勿近的爛片 icon,爛片代言人呢?

這代觀眾認識尼古拉斯基治,是透過 meme 圖、YouTube 剪片合輯和其他有份主演的爛片。故他令人最深入民心的,自然是所有極度超現實的躁狂演繹。而事實上,他這種演出風格,確實與現代電影要求的一套不同。上世紀電影還是無聲的時代,演員確實需要透過非常明顯的表情演繹角色情緒和思緒;但 30 年代進入有聲電影階段,俄國大師史坦尼夫斯基倡導的方法演技逐漸為人所接受,演員力求透過現實體驗表現貼近真實的情感,觀眾亦希望演員投射的,不論甚麼片種都好,都是實在的角色。

請別忘記,尼古拉斯基治是非常投入演繹每個角色,至少在八、九十和千禧年代之初都是。他在《兩顆絕望的心》(Leaving Las Vegas)中要演酗酒編劇,為研究醉後的形體動作和反應進行了相當仔細的觀察和行為研究;又有一次,他要演急救員,他花上好幾小時非常仔細地訪問真實的救護員,同時又到現場去體驗救護員的真實生活。而他在《何必偏偏玩謝我》(Adaptation.)一人分飾兩兄弟,他是由角色背景和社會地位去設計完全不同的形體,由站姿甚至小動靜去區分二人。

另一方面他亦不揀擇,即使是商業電影劇本亦認真演出。90 年代的《石破天驚》(The Rock)和《奪面雙雄》(Face Off),2000 年代的《極速60秒》(Gone in 60 Seconds)、《驚天奪寶》(National Treasure)系列甚至《幽靈車手》(Ghost Rider)等,就算劇本一般但演技也備受肯定,至少不會揸流灘。當然,他亦是票房保證⋯⋯直至《The Wicker Man》重拍版之前也是。

不幸地,或許是他洗腳唔抹腳,濫接工作的他留下不少劣作。由《The Wicker Man》那種 cult 到笑的意外喜劇開始,其作品質素每況愈下;加上前述的 meme 圖和 YouTube 剪片,他變成黐線佬般的存在。

正如萬梓良,這代人的印象多數來自大叫「阻人扑嘢要燒春袋」的 Peter Chu,怎會記起他在大台年代的劇集演出呢?同理,我們對尼古拉斯基治的印象也慢慢只剩下癲佬的躁狂與失控。可能連他自己也意識到這點,索性拿著這印象推銷,比如主持 Netflix 節目《粗口研究》(History of Swear Words),一開聲就大大聲地問候觀眾娘親,但僅此一幕,其餘時間正常不過,即使觀眾會期待他繼續發癲。

各地影圈總有個「黐線佬」睇場,香港代表有萬梓良,而荷里活就不得不數尼古拉斯基治。一有他演出,你自然會盤算他何時爆粗、失控、燥狂,最後崩潰。
《兩顆絕望的心》

那新作《屠出殺樂園》呢?他販賣的是同一種形象,觀眾期待非常明確,是看他發狂爆 seed,邊爆粗邊把惡魔米奇老鼠式 mascot 機械人煎皮拆骨。在這方面的爽算是交了 8 成功課,影帝殺得性起,爆頭斷頸樣樣齊,賣的純粹是個人氣勢,以及你對他問候人娘親的期待。不過,他一句對白都沒有,純肢體演出。

其他呢?一般低成本 B 片要有的元素和吐糟點它都有,唯一是不夠血腥殘忍,惡魔機械殺人的花式實在不夠花肖。若是血花四濺的話,將會更有看頭。有聞,是尼古拉斯基治守住劇本而拒絕投資者大改故事。

總括而言,尼古拉斯基治在《屠出殺樂園》的黐線佬行銷做到目標,猛接爛片事業墜落到一個點都好,竟然給他殺出一血路。他不是省油的燈,請緊記。

各地影圈總有個「黐線佬」睇場,香港代表有萬梓良,而荷里活就不得不數尼古拉斯基治。一有他演出,你自然會盤算他何時爆粗、失控、燥狂,最後崩潰。
《屠出殺樂園》

緊貼最新資訊,請關注 SPILL 的 MeWe 專頁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