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來稿】《東京夜空最深藍》:都市人的寂寥

2018年01月10日

曾拍《字裡人間》的石井裕也橫掃都市人的寂寥,烏黑燈火的都市盡是底層窮困都市人的潦倒和陰暗,正所謂是「死了也沒人知曉」的低端人口。對某些人來說,這都是真實的反映。雖然對更多人來說,他們更願意看一些充滿希望的、像大陸大量製造的愛情小資電影,而不願意看這種像地底泥的愛情,一不浪漫二不講風情,主角們甚至盡顯怪異。

曾拍《字裡人間》的石井裕也橫掃都市人的寂寥,烏黑燈火的都市盡是窮困底層的潦倒和陰暗,正所謂是「死了也沒人知曉」的低端人口。對某些人來說,這都是真實的反映。

最近去了一趟東京,和東京一藝術女生 Shoko 深入的聊天,例如聊關於城市及東京的。其中有兩點與影片頗能認證。一是我問東京經濟那麼差嗎,Shoko 說經濟是差,又因為東京奧運而大興土木,感覺跟 2016 舉辦奧運的巴西里約熱內盧很似,但重點是,日本人因為忍耐文化不像巴西人那樣勇於反抗;影片說,一群建築工人在東京奧運到來後隨時飯碗不保。二是跳軌事件,而導致一段鐵路臨時暫停。我在某天東京遇到相同事故,只好改道,然後 Shoko 跟我說這自殺行為頗常見(驚訝);而影片中主角慎二因為遇上跳軌事件列車無法行走,而改為在新宿步行。

影片不像《愚行錄》或《下眾之愛》透過存在感很強也善於交際的角色去描繪社會的問題;《東京夜空最深藍》倒是聚焦於不起眼的角色(建築工人們),他們的說話得不到重視而變得不懂怎樣表達自己,像慎二其實有敏銳觀察力但對自己眼睛缺憾感自卑的傢伙,一就不說話一就說到不懂停下來。溝通在城市似乎很失效困難,相關情況也可放諸「沒有老師會教」的「戀愛」上。

說的是男主角慎二(池松壯亮)和女主角美香(石橋靜河),也可以說智之(松田龍平)和美香,也可以說是中年漢(田中哲司)和(從未亮相的)女收銀員,也可以說是每一人。都半被動在社會的 standard 下艱難地尋覓愛。(想起松田一句:那些夜店女孩會看得上我們窮人嗎?)相對地,有穩定散工收入的女主也會進行二對二 dating,對著嘔心男人扮笑。但其實她痛恨都市的速食愛慾,因此女主說:拍拖會令人變得庸俗嗎?意思是她看著這些嘴臉,不想成為其中一員。

曾拍《字裡人間》的石井裕也橫掃都市人的寂寥,烏黑燈火的都市盡是窮困底層的潦倒和陰暗,正所謂是「死了也沒人知曉」的低端人口。對某些人來說,這都是真實的反映。

影片的都市愛情觀,就是女主口中那種「某人的前男友和某人的前女友搭上」,然後重覆(也可參考日劇《晝顏》)。片中也有兩個舊情人各找回男女主角的描寫,俱是更強化都市寂寞——牧田(三浦貴大)雖事業有成,讀法律女生玲也像仕途順利,但其實既言不由衷,又或者隱瞞了一些事實講了大話。

東京,東京,像無數孤獨年輕靈魂組成,在夜空下,帳單、新聞、核事故、死亡,在男主角腦海中組成拼合。「不要工作時死」以及「多謝你的照料」,就像最果夕日的詩。

都市寂寞感,哪城都一樣?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