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講鬼故》︰製作認真,弊在 Cliché

2019年08月28日

自從 Netflix 劇集《怪奇物語》(Stranger Things)大獲成功後,很多電影人看到一個集體懷舊的潮流,紛紛將故事設置於過去時代,以未成年的孩子作為主角。前年的《小丑回魂》(It),正是拍給成年人看的電影,讓他們在戲院緬懷童年與朋友的歷險與友情。《講鬼故》(Scary Stories to Tell in the Dark)沒有例外,將這些故事公式照辦煮碗。影片有造型血淋淋的怪物、有一群被學校惡霸欺凌的邊緣人、有六十年代的社會面貌、有歷險、有笑話,齊備一切讓電影成功的商業元素。但它遠遠未能追趕《怪奇物語》和《小丑回魂》的成功,充其量只能成為兩片的替代品。這絕對是劇本的 cliché 累事。

《講鬼故》有造型血淋淋的怪物、有一群被學校惡霸欺凌的邊緣人、有六十年代的社會面貌、有歷險、有笑話,齊備一切讓電影成功的商業元素。但它遠遠未能追趕《怪奇物語》和《小丑回魂》的成功,充其量只能成為兩片的替代品。

公式納悶的劇作

《講鬼故》改編自美國同名兒童恐怖小說,電影取材自書中幾個獨立短篇故事,將裡面的情節與怪物以一個故事串連,在片首和結尾用旁白「故事可以傷人,故事可以治癒」表明立意,這是關於故事(書本)的力量的電影。於是,電影的女主角就是個戴眼鏡的書呆子(相當老套的 stereotype),跟一班同為 misfit 的朋友闖進鬼屋(總愛在半夜三更興奮地探險),她將屋裡的古書帶回家(明知鬼屋有不祥之兆,書中文字是以血當墨書寫),身邊怪事連連,才發現是那本書作怪。讀到這裡,我相信大家都開始打呵欠吧。

劇本是荷里活典型的三幕劇——佈局、衝突、解決。觀眾見慣見熟,編劇亦一直守在安全網內,不容劇情走歪,創作非常保險。從單純的娛樂角度來看,《講鬼故》的敘事節奏能夠輕易滿足觀眾的期望。幾個主角接二連三遇上索命怪物,劇作鋪排根本就是《死神來了》(Final Destination)的故事結構,只要場面夠驚悚,畫面夠嚇人,已達一般觀眾為求一嚇的觀影目的。可是,對這種荷里活商業創作稍為認真,就會發現主角的生活非常單調,人物之間的友情亦寫得模糊。跟《小丑回魂》作個對照,兩片同樣講述未成年小孩受惡魔侵襲,但他們卻可以在湖邊嬉水、曬太陽,跟學校惡霸互掟石頭,好不愉快。《講鬼故》的一班主角呢?他們的時間都用來逃避噁心的怪物,才沒空談感情。如此缺乏感情、(對角色)關懷的創作,注定無法在影史留名。

《講鬼故》有造型血淋淋的怪物、有一群被學校惡霸欺凌的邊緣人、有六十年代的社會面貌、有歷險、有笑話,齊備一切讓電影成功的商業元素。但它遠遠未能追趕《怪奇物語》和《小丑回魂》的成功,充其量只能成為兩片的替代品。

專業的製作團隊

慶幸《講鬼故》不是溫子仁式(調子死氣沉沉,賣弄電腦特技)的例牌恐怖片,它的導演和製作水平比那些二流恐怖片優勝。電影由 Guillermo del Toro 監製,André Øvredal 執導,碰巧兩個都不是美國人,卻同在美國影壇冒起。前年香港上映的《無命屍詛咒》(The Autopsy of Jane Doe)則是導演前作,是一部困獸鬥的密室電影。《講鬼故》的驚嚇技法繼續利用場景空間的壓迫感,以怪物與人的追逐,作為影片的主要場面。其中一段是主角躲到床下,不知怪物身在何方,然後他慢慢伸岀半個身子,想看怪物會否在床上。雖是公式到不堪的情節,但這段落的主觀鏡頭失驚無神作出移動,就相當嚇人,是玩弄觀眾期望與懸念(anticipation and suspense)的不錯示範。

此外,《講鬼故》最大特色是它製作了實體的怪物造型,來拍攝片中的驚嚇戲份。導演在訪問表示全靠 del Toro 的協助和堅持,他才得以拍攝實體特效的怪物,而片中四個怪物都由添上特技化妝的演員扮演,十足 del Toro 的電影作風。影片有腐爛的稻草人、缺失拇指的腳趾怪、笑容詭異的蒼白女、身體扭曲的咆哮人,各具令人恐懼的設計。雖然不及尊卡本達(John Carpenter)的《怪形》(The Thing)大膽極端,但《講鬼故》定位始終不是成年觀眾(美國評級並非限制級),怪物及美術設計已算非常血淋淋。就以「生呑」已腐爛的大拇指和面容扭曲的怪物為例,那些畫面相當令人噁心(gruesome),絲毫沒有「偷雞」。全靠實體特效,導演才能直接處理這類場面,在場面調度有更大的發揮和自由度。當中以醫院走廊頓變「紅色房間」的段落為最佳,鏡頭不用遷就電腦特技,反覆來回的左右移動,四處也是巨大的蒼白女。剪接、攝影、美術互相配合,所費的創作心力還是有目共睹。在這個角度來看,《講鬼故》製作的專業性仍有一點趣味。

《講鬼故》有造型血淋淋的怪物、有一群被學校惡霸欺凌的邊緣人、有六十年代的社會面貌、有歷險、有笑話,齊備一切讓電影成功的商業元素。但它遠遠未能追趕《怪奇物語》和《小丑回魂》的成功,充其量只能成為兩片的替代品。

我始終認為好的創作是會觸動觀眾,讓他們離場後有所思考。當然,(在很多人眼中)恐怖類型屬於比較低等的片種,正如動作片,很多觀眾本著消費者心態,入場純粹為求滿足官能刺激,一嘗挑戰內心的欲望。看那些名留影史的經典恐怖片和動作片如《魔鬼怪嬰》(Rosemary's Baby)、《未來戰士續集》(Terminator 2: Judgment Day),它們都不是很高深的電影,亦很賣座,但這些作品都有觸動人心的戲劇(誰都會被未來戰士甘願犧牲自己,在熔岩中高舉大拇指的一幕感動),所以成為經典。至於《講鬼故》,若非需要撰寫這篇評論,我早就把它拋諸腦後。只嘆公式納悶的劇本浪費了這支專業的製作團隊。

《講鬼故》有造型血淋淋的怪物、有一群被學校惡霸欺凌的邊緣人、有六十年代的社會面貌、有歷險、有笑話,齊備一切讓電影成功的商業元素。但它遠遠未能追趕《怪奇物語》和《小丑回魂》的成功,充其量只能成為兩片的替代品。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