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失眠》:我切!

2017年05月17日

三級電影《失眠》的宣傳重點,包括:
1. 是邱禮濤及黃秋生這對香港 cult 片組合,自從 1996 年《伊波拉病毒》後再度合作攪「血腥暴力」電影 。
2. 是黃秋生公開宣佈最後一次拍這類片種。
3. 是電影公司聲稱三級也要删剪後才能公映的尺度。

三級電影《失眠》的宣傳重點,包括:1. 是邱禮濤及黃秋生這對香港 cult 片組合,自從 1996 年《伊波拉病毒》後再度合作攪「血腥暴力」電影 。2. 是黃秋生公開宣佈最後一次拍這類片種。3. 是電影公司聲稱三級也要删剪後才能公映的尺度。

眾多理由中,對港產片支持者而言,第一項最吸引——邱禮濤和黃秋生是影壇罕有的「最佳拍檔」,不是誰是誰的御用演員那種,而是兩人識於微時(八十年代邱禮濤在亞洲電視實習時認識該台合約藝員黃秋生,兩人志趣相投,邱邀請黃拍他的學生習作),對電影有「冒險精神」,敢於創新。

1993 年的《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是二人合作的里程碑,直接而毫不掩飾的暴力,是雙方互相推動下,突破底線的作品;黃秋生的破格演出,罕有地得到金像獎認同,成為最佳男主角。

王晶認為血腥三級片有噱頭,邀請邱禮濤再下一城,直接促使邱禮濤和黃秋生拍成了二人的「代表作」《伊波拉病毒》,該片在無人監管下,有極其放任的自由度,導演對時局的不滿,滿腔怒火都宣洩在這部歇斯底里,離經叛道的殘暴電影中。

黃秋生在《伊波拉病毒》飾演阿雞,一個被欺凌的弱者,最後瘋狂大反抗——當時在九七回歸前的陰霾,香港社會大量牛鬼蛇神現形,邱黃兩人的確為香港人發洩了不滿,之前兩人在資源緊拙下拍的《的士判官》,也為小市民吐了一口悶氣,當時無人會想到,《伊波拉病毒》竟然有前瞻性,預視了 2003 年的沙士疫情;《的士判官》內借題發揮的的士問題,到了今天仍未解決,甚至變本加厲。

三級電影《失眠》的宣傳重點,包括:1. 是邱禮濤及黃秋生這對香港 cult 片組合,自從 1996 年《伊波拉病毒》後再度合作攪「血腥暴力」電影 。2. 是黃秋生公開宣佈最後一次拍這類片種。3. 是電影公司聲稱三級也要删剪後才能公映的尺度。

還是回到《失眠》的話題。期待《失眠》的觀眾,大抵經過《伊波拉病毒》洗禮。面對 689 的管治下,經過「雨傘革命」的失敗,制度暴力令許多不公義的事情「合理化」,市民厭倦了政客的語言偽術,不滿已到了一個爆發點。近年,合拍片成為主流,香港電影北望神州,已經不是為香港觀眾而拍,難得邱禮濤再搞血腥暴力、放棄大陸市場的港產 cult 片,大家都希望他能盡情和大家再瘋狂一次。

可惜《失眠》和《伊波拉病毒》完全是兩回事。《失眠》很冷靜,充滿計算,包括那些宣傳上事先張揚的血腥,都是小兒科(我看的是導演 uncut 版)。

《失眠》很「正常」。它有一個結構完整的劇本,骨子裡是個題材缺乏新意的日佔時代的「鬼故」,以日軍在香港淪陷時期的獸行,鼓勵觀眾的憤怒情緒。《失眠》是以 90 年代的時空開始的,香港淪陷鬼故是後來才插進的回憶,但佔了電影的一半篇幅以上。

縱然邱禮濤一再強調,他已經不年輕,很難再回到《伊波拉病毒》時的張狂。他推介《失眠》是有嚴肅的命題,反思在亂世中,要做一個「好人」並不容易,戲中的林醒(黃秋生 飾),性格懦弱,半推半就下做了「漢奸」,他良心發現,救了一批被日軍關押在「慰安所」的女孩。但一人之力有限,他無法同時拯救侯文禎及文媛兩姐妹(衛詩雅分飾),文禎成了慰安婦遭日軍摧殘至死,死前對漢奸周褔(林家棟 飾)及林醒下了茅山毒咒,禍延後代。

觀眾會覺得惡貫滿盈的周褔罪有應得,林醒值得同情,邱禮濤在《失眠》中顛覆了「好人有好報」的常理,但單是這個「鬼故」在今天的製作考慮下,可能稍欠賣點,於是邱禮濤便加進了一個「現代」的包裝,將故事重新切割和組合,成了現在的《失眠》。

三級電影《失眠》的宣傳重點,包括:1. 是邱禮濤及黃秋生這對香港 cult 片組合,自從 1996 年《伊波拉病毒》後再度合作攪「血腥暴力」電影 。2. 是黃秋生公開宣佈最後一次拍這類片種。3. 是電影公司聲稱三級也要删剪後才能公映的尺度。

邱禮濤曾經表示,《失眠》的初步構思,來自黃秋生看過的《路西法效應》(The Lucifer Effect)一書,記錄了 1971 年,美國社會心理學家菲利普.津巴在美國史丹褔大學進行的心理研究,透過研究監獄的運作模式,看看人類的行為如何受到影響,該項研究曾被改編成多部電影,包括 2015 年以較寫實手法,重現研究過程的《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

在編劇李敏及李昇的包裝下,「香港淪陷鬼故」增多了一層結構,便是《失眠》前段,90 年代香港大學教授林惜家(由黃秋生分飾),致力研究睡眠對人類的影響,方向是能否減少人類的睡眠時間而不影響正常生活。

林惜家重遇舊友丘夢熙(吳俐璇飾),她家族深受失眠症困擾,邀請林惜家到馬來西亞診斷,故事從林惜家受失眠困擾開始,他想到父親林醒死前行為異常,懷疑和失眠有關。這位不拘小節,目標為本的科學家,竟然想到去「問米」,找父親了解詳情,劇情因此接入「香港淪陷鬼故」那段。普遍香港編劇有「資料搜集病」,急不及待將搜集好的資料,密集地展示,不時由角色直接說出,《失眠》初段,觀眾獲得不少關於睡眠的科學知識,但這只是《失眠》的掩眼法,當林醒的故事結束後,橋段是接不回現代的,按照情節發展,很難想像會引致一個「復仇 + 失控」,強調恩果報應的結局,因為根據劇情林惜家兒時是知道侯文禎對林家下的咒。電影沒有繼續研究「睡眠」,只在一場血腥場面後草草收場,有點虎頭蛇尾。

至於宣傳想強調的「超三級」場面,主要是林醒在精神錯亂下,拿刀把日本軍官的陽具及睪丸切下,再塞進軍官口中,這件道具做得「血淋淋」,很逼真。其實在 2014 年邱禮濤導演的低成本鬼片《重生》中,已經有「切生殖器」場面,而且是 3D 的,《失眠》只是重施故技,但論恐怖氣氛,它不及另一部舊作《降頭》。「邱禮濤 + 黃秋生 + 血腥暴力」,沒有那份顛狂,無疑浪費了這個「生招牌」。

三級電影《失眠》的宣傳重點,包括:1. 是邱禮濤及黃秋生這對香港 cult 片組合,自從 1996 年《伊波拉病毒》後再度合作攪「血腥暴力」電影 。2. 是黃秋生公開宣佈最後一次拍這類片種。3. 是電影公司聲稱三級也要删剪後才能公映的尺度。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