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我們.異》:有料到

2019年03月25日

單是《我們.異》(Us)的頭十分鐘,已經感受到 Jordan Peele 今次的把戲不再單純是黑白種族議題,而是提升至一個更宏大表現美國氣候的主題方向。電影的片頭字幕像警告般告訴觀眾,美國有數以萬計的廢棄隧道、地鐵月台,沒有用途。接著的第一個鏡頭就是小女孩的主觀視角,她看著「大牛龜」電視機上放映的廣告,莫名其妙地是 1986 年的 Hands Across America 籌款活動。接著開始電影的主要意念:她遇上了自己的分身。到底怎麼了?然後就是一隻白兔在籠中的特寫,隨鏡頭移開,有更多的「籠中兔」在場景背景,像牆壁佈置。電影以懸而未決的問題打開序幕,我們即被帶到現代,而那些語帶不祥的影像序幕,令我們抱著戒備及懷疑進入故事中心。

單是《我們.異》的頭十分鐘,已經感受到 Jordan Peele 今次的把戲不再單純是黑白種族議題,而是提升至一個更宏大表現美國氣候的主題方向。

導演的創作轉變

Jordan Peele 首次編導的《訪.嚇》(Get Out)取得極大成功,無疑是因為「黑人是美國潮流」的故事意念有噱頭及時代意義(再者導演本身就是黑人,更添話題性);而且 Peele 本身是美國著名諧星,處女作拍恐怖片而非擅長的喜劇,自然引起美國大眾的關注與好奇。

但是《訪.嚇》來到香港,缺少美國種族多樣的社會背景,對於故事的驚慄感則大大降低,反而更容易察覺影片結構及劇情設計與傳統恐怖片無異,甚至有點 B 級(第三幕主角的逃亡跟《恐怖蠟像館》(House of Wax)那類 slasher film 骨子是一樣)。

想不到,兩年後的《我們.異》會如此煥然一新。這次 Peele 的拍攝資源多了(製作費比《訪.嚇》足足多五倍),幕後班底改頭換面,攝影用上以恐怖佳作《鬼上你的床》(It Follows)聞名的 Mike Gioulakis,美術指導、服裝設計均來頭不少,屢獲提名,創作團隊通通是一次升級。最可喜是 Peele 懂得利用這些先天優秀的人才,又得野心勃勃的故事意念推波助瀾,自己的導演能力及創作視野有更多悅目的發揮。

單是《我們.異》的頭十分鐘,已經感受到 Jordan Peele 今次的把戲不再單純是黑白種族議題,而是提升至一個更宏大表現美國氣候的主題方向。

仿效《閃靈》技法,拍出自己風格

Peele 是一個忠實的影迷,他的創作對不少經典有所指涉。《訪.嚇》裡黑人拜訪白人女朋友家庭的劇情故事,主要參考了薛尼波達演的《金龜婿》(Guess Who's Coming to Dinner)。那《我們.異》呢?電影序幕結束,一個從高空俯視的鏡頭,拍攝主角一家駕車穿過叢林駛向渡假屋,這不就是《閃靈》(The Shining)的開場嗎?但兩片鏡頭及車子移動的方向是完全相反的。這意味 Peele 要拍一部版本與寇比力克背道而馳的《閃靈》嗎?非也,他是攝取了《閃靈》迷霧彌漫的故事精神,走岀一條屬於自己的創作路線。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

​​​寇比力克拍《閃靈》不求驚嚇,以敘事上的 ambiguity 營造 The Overlook Hotel 的不祥氣氛。《我們.異》手法類似,以對眼前陌生恐懼的未知,營造詭異不安。主角在屋內第一次正視自己的分身,正反鏡頭對剪,如照鏡子。他們是甚麼?想要甚麼?面前的「自己」沒有明確解釋。當 Gabe 問她是甚麼,她說「我們是美國人」,聽罷心裡發麻。然後各人的分身開始對付自己,如復仇,又如遊戲。難怪有人聯想到《你玩得起,你玩唔起》(Funny Games),同樣是有不速之客找上門,玩著虐殺的遊戲。然而《我們.異》的對象更不可思議:愛搞爛笑話的父親 Gabe 的分身像猩猩咆哮,用棒球棒不斷揮趕自己;一家之主的母親 Adelaide 的分身說話匪夷所思,聲音沙啞空洞;喜歡舞弄火機的兒子 Jason 的分身喜歡玩火柴,兩人表面動靜相似,但他卻像動物狩獵般走動;女兒 Zora 不再喜歡跑步,父母怎勸說也枉然,卻被其分身逼得要「重操故業」。

到底分身 Red 怎樣岀現?她如何走到人間?她的計劃目的是甚麼?為甚麼是如此實行?電影提供了一些很簡單的解答和暗示,但故事有更多模稜兩可的地方,包括結局的開放式處理,是借觀眾對故事的不明、疑惑,創造更令人不安、困擾的反應。Peele 重視電影的娛樂性,他不會像寇比力克捨棄賣弄官能刺激的砍殺情節,仍需依從傳統為劇本寫個 resolution(否則恐怕會被觀眾割凳痛罵),但在解說之餘,也保留了對劇情前因後果的聯想空間。縱未有《閃靈》離奇、超自然的黑白照片,結局的紅色畫面足夠教人驚訝,接著反覆聯想,背後誇張的排外意識是何其邪惡(喻作特朗普的狂人所為),使人不寒而慄。

單是《我們.異》的頭十分鐘,已經感受到 Jordan Peele 今次的把戲不再單純是黑白種族議題,而是提升至一個更宏大表現美國氣候的主題方向。

場面調度精準

​為了突顯分身與主角本體的相反兩極,《我們.異》的分鏡構思準確。影片甚少會把兩者放進同一畫框,通常以正反鏡頭互剪,製造雙目對視的效果。當然,這可以說是電影低成本的拍法。但是,我們又見末段導演用上裂焦濾鏡(split-focus diopter)將 Adelaide 與 Red 詭異地放於同一畫面,意味二人莫名其妙的相似與緣份,煞是驚人,就是初段畫面處理克制得來的效果。

《我們.異》發展愈後就拍得愈是精彩。Adelaide 重新進入那奇詭的遊樂場鏡子屋,不斷沿著樓梯、水管通道愈走愈入,隨著主角從長得匪夷所思(又只能下降)的扶手電梯前往未知的地方,導演開始解釋電影序幕岀現的字幕、電視廣告、鏡子屋童年分身、白兔的段落所為何事,前段的鋪墊終於得到解決。接著一連串的蒙太奇,將地上地下的兩段時空對剪起來——上面的人享受娛樂,下面的人即像喪屍般,毫無愉悅地做著相同的動作。還是搞笑阿爸 Gabe 說得準,分身的動作、走位真有行為藝術表演的味兒。兩段的互剪節奏準確,表現一明一暗的關係,但有一個無法解釋的問題,那是一條只會下降的扶手電梯,分身如何能走上與主角相遇?難道跟《閃靈》裡 Danny 踏單車走過那條不可能的長廊一樣,有別的超自然現象讓她倆相遇?事情或許不是如此簡單就能解釋。

單是《我們.異》的頭十分鐘,已經感受到 Jordan Peele 今次的把戲不再單純是黑白種族議題,而是提升至一個更宏大表現美國氣候的主題方向。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