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劇評】《瑪嘉烈與大衛系列—前度》:前.度一切苦厄

2017年08月08日

前度兩個字,精簡不過,意義卻深遠,不容掉以輕心,處理不佳如墮火坑,永不超生。

前度兩個字,精簡不過,意義卻深遠,不容掉以輕心,處理不佳如墮火坑,永不超生。

我走進二手書店,放眼便是 Paulo Coelho 寫一對少年戀人分手後十年後重逢的《By the River Piedra I Sat Down and Wept》,重遇代表著靈魂的探索和生命完成的嚮往;這類話題,放諸電影,有《金玉盟》(An Affair to Remember)式欲斷難斷浪漫想像堆砌,也有早幾年麥曦茵執導、實驗味濃的《前度》,在種種關係糾葛中闡述「戀愛超過一次的人,分了手的人,屬於過去的人;畢竟都是我們愛過的」那份明哲與迂迴,都在談埋得很深的回憶,如何串連著當下,在愛情的殘渣中補添糖分活出自己的欲望。

而據南方舞廳小說改編成的 ViuTV 電視劇《瑪嘉烈與大衛系列—前度》,剛播映至第十五集,由文青女神袁澧林、劉俊謙、許志安、廖碧兒、馬志威及杜小喬主演,承接《瑪嘉烈與大衛系列—綠豆》的陣勢,再下一城,從熟成戀愛世態一躍而晃到瑪嘉烈與大衛各自還是年青時,那一段時期的青澀愛情世界觀,重溫那個還沒認識對方之前的自己。

前度兩個字,精簡不過,意義卻深遠,不容掉以輕心,處理不佳如墮火坑,永不超生。

那年,任職花店瑪嘉烈(袁澧林 飾)獨居,跟洛奇(許志安 飾)拍拖三年。洛奇代表的是成熟,既有穩定工作,也對瑪嘉烈呵護備至,煮早餐、執屋、噓寒問暖,無所不能無所不佳,是不少女性渴望的最佳男友模範。袁澧林的瑪嘉烈,還未煉就出周家怡在《綠豆》的獨立率性,仍在浪蕩恍惚中享受著這種被寵幸的狀態,直至一場大雨,邂逅了電台 DJ 大輝(馬志威 飾),他刺激、新奇、不覊、灑糖花討歡心,讓入世還未深的瑪嘉烈芳心竊喜,迅速打得火熱,這個壞孩子讓她頃刻忘了洛奇的存在,而不欲改變的洛奇則抱著豢養小貓的心態來「擁有」著瑪嘉烈。大輝呢,雖有點扮型(皮褸加 undercut 長髮帶點土味),初看不覊,卻不時流露著深情,花招盡出,又若即若離,吸引力飈升,讓觀眾暫且拋開道德,放下批判瑪嘉烈的眼光。或許,人都是自私的,想追看這段既不合時又不倫的關係會如何走下去。

另一邊廂,獨居的大衛(劉俊謙 飾)在華洋號酒業任職巿場部,個性有點宅,木木獨獨,有選擇困難症,帶著林保怡幾分在《綠豆》的演繹神髓,故此看出某些大衛成長前後的連貫性。大衛上班第一天便被秘書美玉(杜小喬 飾)相中,借故親近,妥貼照顧,所謂女追男隔層紗,加上大衛剛收到前度曖昧男室友浩然(徐肇平 飾)結婚的消息,悵然若失,鏡頭一轉,大衛便豁出去接受美玉表白,儘管對老板(黃秋生 飾)的秘書(廖碧兒 飾)萌生好感,但大概抱著一拍無妨的心態,便跟美玉展開情侶關係,但兩人相處下去,隱然透著關係過早出現的磨蹭——美玉欲介紹大衞給她的朋友圈,卻惹怒了極其保護私隱的大衛;兩人去日本旅行,美玉的熱情引來大衛性慾誤會,最終美玉卻原來未 ready。一個想要炫耀和被其照顧生活日常甚至工作的男朋友,一個想暫且搪塞無聊兼發揮功能的女朋友,註定是彼此的厄運。

前度兩個字,精簡不過,意義卻深遠,不容掉以輕心,處理不佳如墮火坑,永不超生。

想像出來的愛情,比現實甜蜜,加上時間回溯,一切錯誤的決定,回想起來,或許都只是累積經驗的藉口。《前度》時間倒敘設定 2000 年下半年,演員使用的是按鍵功能型手機,瑪嘉烈還在預備訂購《哈利波特》中文版小說第二集,美玉翻閱潮流雜誌《Amoeba》,大輝與瑪嘉烈看王家衛的《花樣年華》,就連聽歌,大衛還是鍾情著 80 年代陳百強的情歌,活在過去,彷彿比較容易。似曾相識,忽遠忽近,也成就經典的愛情心象,加上林海峰間歇的旁白,充塞了多少想像。這些心象不能沒有美指的鋪排牽引。本來老掉牙的劇情,在美指圓周(WHAZZUP)、梁見豪和陳立佳細緻的經營鋪排下,帶出不一樣的感覺,加上大部分場景都是實景拍攝,電影感濃烈,勾勒出城市和人心的情感落差,描寫個人獨處時的心理視角、思緒,將畫面拉闊的手法,順利引領觀眾延伸思考個人和另一半、生活環境的關係,把大城巿周遭的繁囂抑壓下去,剩下來的,是每個角色心裡當下最真切的感覺,和對愛情的希冀,如何誠實面對自己的抉擇。

前度兩個字,精簡不過,意義卻深遠,不容掉以輕心,處理不佳如墮火坑,永不超生。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