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影評】《伊朗式英雄》:好人難做

【影評】《伊朗式英雄》:好人難做

假如你現在欠債累累,偶爾在街上拾到一個裝滿黃金的袋子,你會物歸原主,還是把它據為己有?Asghar Farhadi 的《伊朗式英雄》(A Hero)表面看來是這樣簡單的道德困境,惟實際上 Farhadi 對故事的構思遠比事實(本片以一宗真人真事為藍本)和我所說的戲劇前提來得複雜細密。尤其主角 Rahim 身份是一個短暫獲釋、因無力還債而被關進牢的囚犯,而那袋黃金是由他的秘密情人發現(他有一個還未完全撇清關係的前妻,而債主正是前妻的哥哥),更甚的是他一度想過把黃金賣掉還債,換取自由。如此說來,Rahim 算是一個好人 / 英雄嗎?

假如你現在欠債累累,偶爾在街上拾到一個裝滿黃金的袋子,你會物歸原主,還是把它據為己有?Asghar Farhadi 的《伊朗式英雄》(A Hero)表面看來是這樣簡單的道德困境,惟實際上 Farhadi 對故事的構思遠比事實(本片以一宗真人真事為藍本)和我所說的戲劇前提來得複雜細密。尤其主角 Rahim 身份是一個短暫獲釋、因無力還債而被關進牢的囚犯,而那袋黃金是由他的秘密情人發現(他有一個還未完全撇清關係的前妻,而債主正是前妻的哥哥),更甚的是他一度想過把黃金賣掉還債,換取自由。如此說來,Rahim 算是一個好人 / 英雄嗎?

《伊朗式英雄》片名的「英雄」除了是出自故事裡社會各界對 Rahim 將黃金物歸原主之舉的歌頌,同時也代表了導演 Farhadi 對人物的正面態度。儘管如此,故事對主角的認同並非單純指向 Rahim 的誠實(事實上,他為這事掩飾了很多真相),而是來自 Rahim 面對接二連三的兩難局面時所作出的抉擇,跟身邊想法世故、功利的監獄長與慈善團體對比起來,他的單純、不世故(unsophisticated)是在伊朗社會中寶貴的性格特質,應當好好流傳。

在 Rahim 良心發現決定把黃金交還,他帶著羞愧的笑容走到銀行,非常愕然地向職員報告自己之前在外面發現了一袋黃金(為了簡化事情而隱去情人才是發現袋子的人),並留下了監獄的電話號碼,讓失主能夠聯絡自己(為了能夠直接與失主溝通)。後來,一個婦人假裝成失主到 Rahim 姊姊家中拿了那袋黃金(因此其後馬上銷聲匿跡)。隨著媒體報導,Rahim 成為街知巷聞的老實人,開始惹來不少人的質疑,包括對他懷恨在心的債主、負責招聘的人事部員工,這些人要求 Rahim 提供真憑實據,證明事件的真確性。無奈的是,正是因為 Rahim 從沒把它視為一個需要炫耀的成就,從沒預料自己會成為傳媒與人民的焦點,所以那次事件的種種無心之失都變成了攻擊自己的矛頭,讓無法好好解釋自己的 Rahim 陷入無數道德危機。

假如你現在欠債累累,偶爾在街上拾到一個裝滿黃金的袋子,你會物歸原主,還是把它據為己有?Asghar Farhadi 的《伊朗式英雄》(A Hero)表面看來是這樣簡單的道德困境,惟實際上 Farhadi 對故事的構思遠比事實(本片以一宗真人真事為藍本)和我所說的戲劇前提來得複雜細密。尤其主角 Rahim 身份是一個短暫獲釋、因無力還債而被關進牢的囚犯,而那袋黃金是由他的秘密情人發現(他有一個還未完全撇清關係的前妻,而債主正是前妻的哥哥),更甚的是他一度想過把黃金賣掉還債,換取自由。如此說來,Rahim 算是一個好人 / 英雄嗎?

事情像雪球一樣愈滾愈大:獄長為了洗白監獄的負面形象,將 Rahim 當成宣傳監獄制度成功的工具,處處維護無法償還債主金錢的他;慈善團體聯同監獄不斷替 Rahim 建立美好的形象,為他募集善款還債;與 Rahim 同囚的犯人不忿他為監獄粉飾太平;債主則據理力爭,為無法收債一事取公道。每人皆有合情合理的行為動機,令觀眾難辯誰是誰非。

後來被迫上絕路的 Rahim 作出了兩次的暴力行為,第一次是他上門質問處處針鋒相對的債主,情緒失控的兩人更因此發生了一場扭鬥,此事被閉路電視記錄下來,完全破壞了 Rahim 的聲譽;第二次則是監獄長教唆 Rahim 患有口吃症的兒子,向攝錄機告白請求人們相信 Rahim,以挽回他的聲望,愛子心切的 Rahim 最後出手迫使監獄長刪除影片,場面一度混亂,不快收場。

即便 Rahim 為自己說了謊話,也對他人動粗,惟 Farhadi 顯然仍然站在認同他的一方。因為《伊朗式英雄》故事探討的並非客觀的是非對錯,而是行為背後蘊含的動機與意涵。在 Rahim 被塑造成民眾的模範時,他的所有行動幾乎也是被機構與制度壓迫而成的——繼續維持自己發現袋子的說法、為了取得僱主信任而讓情人裝成物主證明自己、向三番四次刁難自己的債主找公道——很多決定都是不由自主,而觀眾亦一直深知他的清白,並無超越任何道德界線。

假如你現在欠債累累,偶爾在街上拾到一個裝滿黃金的袋子,你會物歸原主,還是把它據為己有?Asghar Farhadi 的《伊朗式英雄》(A Hero)表面看來是這樣簡單的道德困境,惟實際上 Farhadi 對故事的構思遠比事實(本片以一宗真人真事為藍本)和我所說的戲劇前提來得複雜細密。尤其主角 Rahim 身份是一個短暫獲釋、因無力還債而被關進牢的囚犯,而那袋黃金是由他的秘密情人發現(他有一個還未完全撇清關係的前妻,而債主正是前妻的哥哥),更甚的是他一度想過把黃金賣掉還債,換取自由。如此說來,Rahim 算是一個好人 / 英雄嗎?

尤其在 Rahim 奮力阻止獄長帶著兒子哭訴的影片離開家門,那刻他才為自己取得了救贖的機會,逃出別人為他塑造的形象工程,證明了他對家人的愛,同時彰顯了一份令人尊敬的自由意志,不為權貴所束縛。

《伊朗式英雄》中有一個不太起眼的的士司機,他願意不辭勞苦為 Rahim 向僱主證明他有將黃金交還的事實,同時也是他向 Rahim 提議讓情人假裝成物主以取得僱主信任,一切全是出自一份無私的好心。再對比結局迫使 Rahim 兒子施行苦肉計的獄長,表面是幫助主角討回公道,實際卻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著想,是一種漠視他人尊嚴的操縱行為,背後充滿計算。誰是好人,一目了然。

在 Farhadi 的世界裡,好人確實難做。

緊貼最新影視資訊,請讚好/追蹤 SPILL 旗下的「FilmBurns 電影薪火」Facebook 專頁 Instagram 帳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