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短評】3 部話題台灣電影:《親愛的房客》《怪胎》《無聲》

2020年11月12日

下星期六(11 月 21 日)就是金馬獎舉行的日子,部分獲提名的電影也在這個時候在香港相繼公映。這個星期先有《親愛的房客》(11 月 12 日上映),接著就有《怪胎》和《無聲》(11 月 19 日上映),都是具有一定水準的作品,值得大家留意。

下星期六(11 月 21 日)就是金馬獎舉行的日子,部分獲提名的電影也在這個時候在香港相繼公映,包括《親愛的房客》、《怪胎》和《無聲》,,都是具有一定水準的作品。
《親愛的房客》

《親愛的房客》:莫子儀演出耀眼

想以三言兩語說清楚這部電影的劇情並不容易,它雖不算特別新穎,但錯綜複雜。片名中的「房客」就是主角林健一(莫子儀 飾),他只是一名房客,住在天台加建房子,卻擔起了照顧樓下患糖尿病的房東阿嬤及其 9 歲孫兒的責任,為甚麼?編導鄭有傑以插敘、倒敘的形式,並帶點懸疑風格的手法,把這個故事娓娓道來。

後來我們才發現,這是一個同志凄美愛情故事,孩子是林健一伴侶王立維(姚淳耀 飾)的兒子,而電影開始不久,觀眾就知道王立維已經離世。雖說故事構思不算新穎,但拍出來卻相當好看,整部電影有同志情之外,也有林健一與阿嬤、孩子兩條「感情線」,都寫得溫暖、窩心、細膩。而隨著故事的全貌逐漸揭露,這三條感情線的濃度亦不斷提高,期間還涉及到一些社會人文議題(歧視、偏見、婚姻、撫養權、老人病等),頗為豐富。唯獨某些鋪排還是略顯匠氣,結尾尤甚,斧鑿痕跡太明顯,讓人有刻意煽情之感。不過,莫子儀的演出非常耀眼,金馬影帝這年該屬他了吧?

下星期六(11 月 21 日)就是金馬獎舉行的日子,部分獲提名的電影也在這個時候在香港相繼公映,包括《親愛的房客》、《怪胎》和《無聲》,,都是具有一定水準的作品。
《怪胎》

《怪胎》:同病相憐是不是愛?

以亞洲首部 iPhone 拍攝劇情長片作招徠,但其實是不是 iPhone 並不那麼重要,都是一件工具罷了,當然,從技術性層面看,手機能拍出這個水平是殊不簡單的。對於觀眾來說更吸引的可能是劇情,男女主角(林柏宏、謝欣穎 飾)有嚴重潔癖,要不停洗手,不容許屋裡沾染半點塵埃,外出甚至要穿防護衣…這,不就是疫情底下的生活嗎?

然而《怪胎》並不是要回應疫情,「愛情」才是其真正的主題。男女主角都是「怪胎」,自然更能明白理解對方,可是當其中一方的「怪」突然消失了會怎樣?影片要探討的就是這個情況。《怪胎》前半是輕喜劇,後半在男主角的「怪」消失後,風格大轉,氣氛變得沉鬱,偶爾還有些天馬行空的情節,頗叫人意外。故事讓我們不斷思考,男女主角的愛,究竟算不算愛?抑或只是同病相憐?何以那些曾被認為是「優點」、「你懂我」的地方,到大家不再相愛的時候,都會變成缺點?

下星期六(11 月 21 日)就是金馬獎舉行的日子,部分獲提名的電影也在這個時候在香港相繼公映,包括《親愛的房客》、《怪胎》和《無聲》,,都是具有一定水準的作品。
《無聲》

《無聲》:一鳴驚人的首作

《無聲》在今屆金馬獎獲 8 項提名之多,這還要是導演柯貞年的首部執導作品,以這個標準而言,是相當厲害了。故事改編自真人真事,關於多年前台南一間聾啞學校的集體性侵案,議題頗為沉重。影片在場景選擇、攝影、音效方面都花足心思,令觀眾恍如跌入這個漩渦之中,但同時其真實感又沒有因此削弱。

《無聲》沒有花太多篇幅去描繪那些性侵場面如何駭人,對於受害者的後遺,嚴格來說也不是最重要的地方;它就有如片名所示,講到「無聲」要「發聲」的艱難,即使已「發聲」(有人知情了),成年人卻反過來「無聲」,處理手法教人相當失望。譬如王大軍老師(劉冠廷 飾)怪責其他老師對事件視而不見時,居然得到怕孩子會有二度傷害的回應和指責。結尾則回到加害者也是受害者的套路,張力稍失,所包含的議題也變得更多,不到兩小時的篇幅似乎難以完全承載。不過以導演首作來說,已稱得上是相當優秀的作品了。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追蹤 SPILL 的 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