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星際任務 Ad Astra》:披星戴月

2019年09月30日

沒有進行過甚麼調查,但觀乎美國票房的表現,《星際任務 Ad Astra》可能是一部兩面不討好的作品。所謂兩面,是追求娛樂性的觀眾,以及科幻電影迷,前者會嫌不夠刺激,後者則會批評科學層面欠缺邏輯,太多犯駁之處,容易「出戲」。然而不得不說,影片的構思其實是頗獨特的,印象中沒有看過相近主題的作品,加上 Brad Pitt 的演出實在非常好,很值得大家去看看。

《星際任務 Ad Astra》的構思其實是頗獨特的,不求娛樂,不執著科學邏輯,專注於主角 Roy 的精神世界上,加上 Brad Pitt 的演出實在非常好,很值得大家去看看。

拍開文藝片的 James Gray 自然會有較不一樣的角度切入,他說《星際任務 Ad Astra》的靈感來自物理學家 Enrico Fermi 關於原子能的著作,以及 Joseph Conrad 的小說《黑暗的心》(Heart of Darkness),後者也就是哥普拉(Francis Ford Coppola)《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的原著。《星際任務 Ad Astra》嘗試把兩者的概念結合,把故事的舞台搬到外太空,探討宇宙探索對人類是否真有意義。

Enrico Fermi 講過分裂原子可造成很大的破壞,而且難以肯定連鎖反應會否停止;James Gray 把類似的概念放到劇本上,要我們思考,如果具同樣威力的實驗在外太空進行,當對地球再不構成任何損失,可以更肆無忌憚時,會不會更加可怕?

《星際任務 Ad Astra》一開首就講到,地球遭受宇宙風暴襲擊,引發能源危機,人類性命將受威脅。於是,Brad Pitt 飾演的 Roy 就被派往太陽系邊緣查明真相,長官告訴他,事情可能與他父親 16 年前執行的秘密任務有關。

《星際任務 Ad Astra》的構思其實是頗獨特的,不求娛樂,不執著科學邏輯,專注於主角 Roy 的精神世界上,加上 Brad Pitt 的演出實在非常好,很值得大家去看看。

(以下或含劇透)

同樣的劇情,其他科幻電影若想搞些官能刺激,或會來一場宇宙大龍鳳,追求啟發性的,則會設計一群高等智慧生物,與人類會面進行深度對談,《星際任務 Ad Astra》卻兩樣都不是。

它甚至可以說是反其道而行,儘管有極高科技的前設(都發展到可派人到海王星那麼遠),卻認為太空其實不值得我們去探索,那裡根本甚麼都沒有!(最終更發現沒有甚麼大陰謀在背後!)

劇本描述 Roy 是一名出色的太空人,他沒有家庭負擔,工作的情緒也因此特別穩定,可是,這趟漫長的太空之旅卻讓他身心俱疲(平時可能只是去去火星開會),當你離家(地球)愈遠,或愈來愈孤單(一人任務)的時候,心理變化是可以很大的。Roy 後來遇上父親,了解事情的真相後,他就像《現代啟示錄》裡的 Benjamin,得到很大的啟發,決意要 reconnect 過往喜歡的人。

《星際任務 Ad Astra》的構思其實是頗獨特的,不求娛樂,不執著科學邏輯,專注於主角 Roy 的精神世界上,加上 Brad Pitt 的演出實在非常好,很值得大家去看看。

Roy 的角色有趣之處是,他以為知道自己想要甚麼,卻其實欠缺了某些東西而不自知。前往外太空、與親朋減少聯絡,好像令生活更簡單、更自由,卻其實空虛得很,他不知道,這只是一種逃避罷了。《星際任務 Ad Astra》中的太空之旅,就把 Roy 從極度冷靜的狀態,拉回一個更具人性的位置,他不想像父親那樣,披星戴月,就只為了追尋外太空生命,卻對所有人顯得漠不關心。正如 Roy 也反問父親:你寧願追尋可能不存在的事物,也不關心一下所愛的人?(大意)

當然,宇宙浩瀚,人類很難不去好奇這個更大的世界,James Gray 只是認為人類可能根本不適合身處外太空罷了,也想我們想一想,甚麼才對自己的生命最重要。要達到這個目的,《星際任務 Ad Astra》的劇本幾乎只從 Roy 的精神世界著手,很多背景資料「夠用」就算,不會交代太多,譬如長官如何發現事情與 Roy 的父親有關,就只是輕輕帶過。甚至乎,連科學邏輯也非放在首位,戲中 Brad Pitt 流淚一場,導演是知道物理學上眼淚會立即飄走,但為了更能觸動人,堅持保留。

最後不得不提的是,影片的攝影與配樂均十分出色,讓那些外太空的「場景」,都帶來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讓人輕易沉浸其中。

《星際任務 Ad Astra》的構思其實是頗獨特的,不求娛樂,不執著科學邏輯,專注於主角 Roy 的精神世界上,加上 Brad Pitt 的演出實在非常好,很值得大家去看看。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