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不許角逐奧斯卡? 解構《天煞異降》的配樂設計

2017年01月13日

《天煞異降》(Arrival)剛剛上映,票房、口碑都算不錯,在美國也獲多個電影獎項提名,相信在奧斯卡必有斬獲。雖然面對大敵當前(《星聲夢裡人》),恐怕得獎機會渺茫,但不得不說各方面的製作水平都是屬於頂尖的。可惜配樂不符合奧斯卡標準,未能參與角逐,為免 Jóhann Jóhannsson 的心血未能得到應有的表揚,這次專文推薦,以示對優秀創作的一種支持。

《天煞異降》(Arrival)剛剛上映,票房、口碑都算不錯,製作水平相當突出,其中由 Jóhann Jóhannsson 創作的配樂,更是別出心裁,值得推薦。

為什麼《天煞異降》的配樂未能角逐奧斯卡呢?原來,這是由於導演 Denis Villeneuve 加入了 Max Richter 的〈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在好幾個重要情節上,奧斯卡有關方面認為有可能影響評審對原創配樂的感受,於是被裁定不合資格。

慶幸英國電影大獎(BAFTA)沒有這個規定,Jóhann Jóhannsson 成功獲提名最佳配樂,將會與《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和《漫漫回家路》(Lion)等電影一較高下。

不過,〈On the Nature of Daylight〉傷感、哀怨的弦樂編排,也確實很能牽動觀眾的情緒,這段樂章最初收錄在 Max Richter 的個人專輯《The Blue Notebooks》(2004)內,當時已獲得不少好評,這十數年間多次被用作電影配樂(如《離奇過小說》),這次在《天煞異降》的懾人影像下,還是充滿力量。

相對起來,Jóhann Jóhannsson 的音樂就較為抽象一點,有如「印象派」。這位來自冰島的音樂家,在《天煞異降》之前已兩度跟導演 Denis Villeneuve 合作(《罪迷宮》和《毒裁者》,後者獲奧斯卡提名),已經很有默契。他表示,在《天煞異降》進行前期製作時,已開始創作配樂,期間再跟導演不斷交流,修改到現時大家聽到的成品。

Jóhann Jóhannsson 說,喜歡這樣和電影一同發展的方式,配樂更能配合角色和情節的需要。

《天煞異降》(Arrival)剛剛上映,票房、口碑都算不錯,製作水平相當突出,其中由 Jóhann Jóhannsson 創作的配樂,更是別出心裁,值得推薦。
《天煞異降》是一部關於溝通、語言的電影。

由於《天煞異降》是一部和語言學有關的電影,而且是外星人的語言,所以配樂很著重人聲,而且是無任何歌詞的哼唱。Jóhann Jóhannsson 找來 Theatre of Voices 和 Robert Aiki Aubrey Lowe 一起合作,既有嘹亮清澈、有如來自天堂的女聲,也有低迴沉鬱、恍如怪物異形會發出的聲響,帶點實驗性,卻與電影的情節十分匹配。

此外,他又利用 16-track tape loop 錄下一些鋼琴聲響,再改變其重播速度,製造一種具壓迫感的氣氛。加上各樣不同的敲擊樂器與聲音處理,也令配樂的層次感進一步增強。

Jóhann Jóhannsson 的配樂勝在從不搶去風頭,和影像總是渾然天成。好的配樂應該就是這樣,你不會察覺它的存在,卻又不知不覺在築起了一股氣氛。有些人批評《天煞異降》難以獨立欣賞,但這怎能說成是一個缺點呢?它本來就是為電影而設的。

不能過火,是 Jóhann Jóhannsson 的創作思路和要點,電影要寧靜的時候就讓它寧靜,要有音樂深化意境,才適可而止地加上。

Jóhann Jóhannsson 下一個配樂作品同樣是跟 Denis Villeneuve 合作,就是《2020》(Blade Runner)的續篇《Blade Runner 2049》,製作規模將會比《天煞異降》更大,現階段他已開始進行創作,音樂和影像一同發展。電影將會於 10 月在美國公映,相信香港也會緊隨其後吧。

Jóhann Jóhannsson 下一個配樂作品會是《Blade Runner 2049》,不過留意,現時唯一見街的這條預告片,音樂不是他寫的。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