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專訪】虛幻才是永恆 周冠威、蔡思韵的《幻愛》告白

2020年01月28日

與《幻愛》導演周冠威、女主角蔡思韵的訪問開始不久,也許問的問題大快進入「核心」,他們馬上提醒我不要劇透,畢竟這部戲到 4 月才正式公映,觀眾知得太多就不好了。當然,問題還是照問,但寫文章時就要拘謹一點了,各位讀者如覺得有些地方說得不太清楚,那是因為實在不能說。儘管我心底裡其實覺得,說了也無傷大雅。

與《幻愛》導演周冠威、女主角蔡思韵的訪問開始不久,也許問的問題大快進入「核心」,他們馬上提醒我不要劇透,畢竟這部戲到 4 月才正式公映,觀眾知得太多就不好了。

輔導情意結

《幻愛》的藍本是周冠威 2006 年執導的 30 分鐘短片《樓上傳來的歌聲》,由短片變長片,當然不可能只是每一場寫得「詳盡」一點就算,周冠威選擇的方法是,把自己的一些「輔導情意結」放進劇本,「因為我過往曾被社工關顧過,多次輔導陪伴著我成長。」

周冠威說他中學的時候很反叛,特別反對考試制度,他強調自己「好鍾意睇書,好鍾意學嘢」,但如果中四、五只是顧著怎應付會考,也實在太荒謬了。他開始抗衡,試過在試卷上只胡亂填上導演名、戲名、歌名,譬如 Alfred Hitchcock、Martin Scorsese、Vertigo、Casino,還有一些當時流行的歌名等,懶理最終只得零分。後果?當然就是被社工召見。老師以為他失戀,甚至懷疑他有精神病。

「這樣就開始了我被輔導的日子。」有愛上社工嗎?「梗係有!『情意結』只係一個修飾用詞啫!無辦法啦,中學社工又咁靚!」周冠威說小時候很孤獨,只得電影陪伴,被社工關顧,感覺是:終於有人願意聽自己內心說話。「這種關係很親密、很溫暖,感覺實在太好了!」

於是,《幻愛》就在《樓上傳來的歌聲》的基礎上,加強女主角(即蔡思韵飾演的臨床心理學學生葉嵐)的劇情線,「聽落好悶,港產片也很少拍,數來數去也只有《無間道》陳慧琳輔導梁朝偉,但也只是很簡單的一場戲,我很想涉獵更多這類題材。」

《幻愛》就由多場輔導戲展開,講男女主角如何發展出感情,這段關係又如何令彼此成長。

與《幻愛》導演周冠威、女主角蔡思韵的訪問開始不久,也許問的問題大快進入「核心」,他們馬上提醒我不要劇透,畢竟這部戲到 4 月才正式公映,觀眾知得太多就不好了。
《幻愛》是周冠威繼《一個複雜故事》後的第二部長片,期間還拍過《十年》其中一個短篇《自焚者》。

一個複雜的純愛故事

《幻愛》一開首是這樣的:男主角阿樂(劉俊謙 飾)在街上為一名精神病發的女子解圍,遇上了從旁協助的欣欣,後來二人重遇,旋即戀上,卻發現眼前的原來都是虛幻。阿樂尋求治療,竟碰見樣子相同的輔導員葉嵐。

這不算是劇透,導演一開場就告訴大家真相,沒有玩弄哪些是真、哪些是假的把戲。「我想讓觀眾知道他們的問題,跟他們一起走,明白他們的傷痛是如何療癒。比起玩情節上的曲折,我對說一個男女主角如何幫自己,又如何互相幫助的愛情故事更感興趣。」

是的,這是一個愛情故事。雖然《幻愛》的開場讓人以為這又是一部關懷弱勢的香港電影,劇情發展下去時,卻更接近一個純愛的故事。「短片傾向探討社會問題,講病患者所受到的歧視,他們的痛苦是由外界而來的。我不想重複,而且也有很多人拍過了,尤其近幾年的港產片,我想尋找一些新意,讓我的創作慾望更強。」周冠威說更想進入角色的內心,而不是只看大環境,慢慢就變成了一部有關心理學的片了。「有人說這個題材比較偏鋒,很難定位、宣傳,說是呈現社會現象、關懷弱勢又不算;純粹愛情嗎?這段愛情多麼複雜;甚至不是類型片,而是包含很多心理學元素」,他相信每部電影都是獨一無二的,「我沒有好刻意分不同的電影類型,然後選擇其中一種去拍。我同樣喜愛這些類型,所以《幻愛》就變成這個樣子。」

與《幻愛》導演周冠威、女主角蔡思韵的訪問開始不久,也許問的問題大快進入「核心」,他們馬上提醒我不要劇透,畢竟這部戲到 4 月才正式公映,觀眾知得太多就不好了。
雖是舞台劇演員出身,也演過電視劇(《短暫的婚姻》),但蔡思韵說她有點偏心電影,感覺更浪漫,而且能記錄當時的狀態,將來回看會有不同的感受。不過她也表示劇場是磨練演技的好地方。

從可恨到可憐

導演沒有玩弄觀眾的意圖,真真假假並不難分辨,頂多是呈現一種曖昧的狀態,然後留待大家自行解讀。倒是對演員的挑戰就大了,無論男、女主角,情緒上都不易拿捏,加上導演還要運用大量的特寫鏡頭,對兩位新晉演員而言,壓力絕不小。

蔡思韵要一人分飾兩角,但這已不算是演繹上最難的地方了。「兩個角色好極端、好唔同,但中間又要找出她們好微妙相似的地方。欣欣雖然帶著一份虛幻,但跟導演討論過,也想這個角色看來和真人無異,要做到這點又符合角色本身,拿捏上有一定難度。」

葉嵐這個角色心路歷程的變化也不好掌握,她會藉著自己某些優勢獲取利益,很攻於心計,演得稍過火就會惹人討厭;然而她有這樣的性格,和其成長背景有很密切的關係。「讀劇本時我也擔心自己會演得她好乞人憎,但到我真正演的時候就發現,如果你不認同她的話,就會演得不好,所以後來這個心結也解開了。」蔡思韵說後來看《幻愛》時,反而覺得葉嵐好慘,「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她所做的都不是她真的想做,她也覺得好痛苦。她追求的所有東西也不過是追求愛罷了。到她遇上阿樂,就像互相得到救贖,表面上看似是她幫助阿樂,但其實阿樂也給了她一些未感受過的真摯感情。」

《幻愛》還有一場高潮戲,細節不多說了,但蔡思韵情緒上要釋放巨大的能量,大爆發至接近崩潰邊緣,這場戲導演還要一 shot 過拍攝,對台前幕後都是技術上的大挑戰。

與《幻愛》導演周冠威、女主角蔡思韵的訪問開始不久,也許問的問題大快進入「核心」,他們馬上提醒我不要劇透,畢竟這部戲到 4 月才正式公映,觀眾知得太多就不好了。
《幻愛》是舞台劇演員出身的劉俊謙首個電影演出。

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不過問到周冠威拍這部戲最困難的地方是甚麼時,他卻沒有提及任何創作、籌拍或技術上的環節,而是答指導演員。「因為呢樣嘢無乜人幫到你,演嗰個又唔係你。」可喜是他眼光夠好,挑選了兩位外表討好又有演技的演員,二人首度拍攝香港電影(蔡思韵到過台灣讀書,拍過一些台灣電影譬如早前的《返校》),便雙雙獲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肯定,獲得最佳男、女演員獎項。

訪問當日劉俊謙不在場,但我也提到阿樂這個角色並不好演。周冠威亦順道指出,戲中的阿樂就「只」是阿樂,「很多人以為精神病患者係『一樣嘢』,其實不是。阿樂比較單純,有人會話佢有啲蠢喎,我不是說精神病患者就那麼單純,但阿樂係,或者說我描述的角色係,而這個角色,不完全等於精神病患者。」這也是我們不該作太多標籤的原因,「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又或者說說,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精神病?「都係㗎!」周冠威與蔡思韵齊聲。

也許,在試卷狂寫導演名、戲名、歌名亦的確有病,但這個病卻造就了《幻愛》的出現。《幻愛》裡有很多夢境,而《幻愛》本身就是周冠威的(電影)夢。他寫了很多劇本,申請過很多不同的 funding,找過很多老闆,最後憑《幻愛》(當時叫《幻愛告白》)贏得創意香港的資助,繼而再吸引其他投資者參與,「拍到這個題材,可以說是我自己揀,也可以說不是。我自己揀因為係我寫的嘛,但哪個能先開拍卻不是我能控制到的,好多天時地利人和,這大概也反映了找資金的困難吧。」正如在香港,「發夢」可以很容易,但有些夢卻總是那麼虛幻。《幻愛》說「虛幻才能永遠擁有」,其實很悲觀。

與《幻愛》導演周冠威、女主角蔡思韵的訪問開始不久,也許問的問題大快進入「核心」,他們馬上提醒我不要劇透,畢竟這部戲到 4 月才正式公映,觀眾知得太多就不好了。
《幻愛》預計將會於 4 月公映。

蔡思韵

髮型:Lupuschui@orient4
化妝:ShuenKong@WiLLWong
服裝:Artist’s own
場地:東南樓藝術酒店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