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恐怖片界的 Pixar? 從 Blumhouse 談到《死神遊戲:Truth or Dare》

2018年06月25日

現時普遍賣座的電影都是大製作,成本動輒億幾二億美元,以很多錢賺更多的錢。成功的例子多不勝數,因為觀眾都愛看大製作,覺得看規模龐大的作品,才值回票價。然而,一部大製作要花的人力物力不少,並非所有電影公司都能做得到,籌備、管理都存在一定的難度,也別談根本沒有這樣的資金去翻那幾倍的利潤了。於是,才有所謂「刀仔鋸大樹」的製作,即使最終賺的錢不夠那些大製作多,但計「倍數」的話,是可以相當驚人的。Blumhouse Productions 的製作就是當中的例子了。

現時普遍賣座的電影都是大製作,成本動輒億幾二億美元,然而,一部大製作要花的人力物力不少,並非所有電影公司都能做得到,於是,才有所謂「刀仔鋸大樹」的製作,譬如 Blumhouse 的出品。
《思.裂》令 M. Night Shyamalan 再次得到注視。

Blumhouse 在 2009 年憑《午夜靈異錄像》(Paranormal Activity)打響名堂,影片的成本僅 15,000 美元,最終卻獲得接近 2 億的票房數字。續集製作費「加碼」至 300 萬美元,其實仍是相當低成本的製作,即使票房稍為下滑到 1 億 7,000 多萬,利潤還是相當可觀。

十年來,Blumhouse 製作了超過 70 部電影,成本大多控制在 1,000 萬美元以下,去年獲獎無數的《訪.嚇》(Get Out),成本僅 450 萬美元;Damien Chazelle 憑《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成名前的《鼓動真我》(Whiplash),更只花費了 300 多萬美元;就連拍過過億美元大製作的「《鬼眼》(The Sixth Sense)導演」 M. Night Shyamalan,其備受好評的《思.裂》(Split) ,成本也不過 900 萬美元罷了。

要控制成本,不外乎幾個方法:一、場景愈少愈好,Blumhouse 的出品很多時只有一個場景,大多是一間屋,頂多加幾場簡單的外景拍攝(荒蕪廢墟、偏遠公路);二、電腦特效可免則免,因為這是超廢時和超花錢的;三、少用大明星,減少片酬上的開支,票房成功才額外分紅,《思.裂》有 James McAvoy 可能已「很貴」了。

現時普遍賣座的電影都是大製作,成本動輒億幾二億美元,然而,一部大製作要花的人力物力不少,並非所有電影公司都能做得到,於是,才有所謂「刀仔鋸大樹」的製作,譬如 Blumhouse 的出品。
叫好又叫座,兼獲得奧斯卡最佳原著劇本的《訪.嚇》,是令 Blumhouse 聲名大噪的重要出品。

有些評論稱 Blumhouse 為恐怖片界的 Pixar,因為他們的作品大多走恐怖、驚悚的路線,目標清晰之餘,又不乏創意,像《訪.嚇》就融入了種族歧視的主題,令人耳目一新,更獲得奧斯卡的最佳原著劇本獎項,製作公司也因而聲名大噪。

公司出品叫好叫座,並沒有讓他們萌起「不如下次拍部規模勁大嘅片咯?」的念頭,反而依然故我,繼續向「細」出發,以刀仔鋸更多的樹。未來值得我們期待和關注的,就有 Spike Lee 剛於康城獲得評審團大獎的《BlacKkKlansman》、M. Night Shyamalan 繼《不死劫》(Unbreakable)和《思.裂》後的三部曲最終章《Glass》,以及《訪.嚇》導演 Jordan Peele 的最新作品《Us》等等。

不過以上提到的幾部新作,香港的公映日期尚未確定,只談已排期作品的話,則有 8 月登場的《國定殺戮日:屠亡前傳》(The First Purge),以及將於本周四(6 月 28 日)開畫的《死神遊戲:Truth or Dare》。

《死神遊戲:Truth or Dare》是 Blumhouse 繼《死亡無限 Loop》(Happy Death Day)後,又一恐嚇式攞你命恐怖片。概念很簡單,就是講一眾主角在一股靈異力量下被迫玩「Truth or Dare」,Truth 一定要回答事實的全部,Dare 則必須完成指令,否則會當場喪命。簡單的構思,某程度上也是 Blumhouse 的特色,成功關鍵只在於編導如何執行,將簡單變成不簡單。

現時普遍賣座的電影都是大製作,成本動輒億幾二億美元,然而,一部大製作要花的人力物力不少,並非所有電影公司都能做得到,於是,才有所謂「刀仔鋸大樹」的製作,譬如 Blumhouse 的出品。
《死神遊戲:Truth or Dare》講述一眾主角在墨西哥渡假後,受到一股靈異力量威迫玩「Truth or Dare」。

(以下內容可能含劇透)

可是,《死神遊戲:Truth or Dare》卻是一部跌 watt 之作,雖然這把刀仔再一次鋸下大樹,以 350 萬美元的成本,獲得截至執筆之時差不多 9,000 萬美元的票房,卻無法使人叫好。

以「Truth or Dare」作為大橋本來就不容易突破,最初還以為 Blumhouse 有本事將之拍得充滿創意,可是同樣驚喜欠奉。玩 Truth or Dare,一直選 Truth 不就容易過關了嗎?編劇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不意外地把遊戲設定成有兩人接連選 Truth 的話,下一個必須選 Dare。無奈 Dare 玩不出新的花樣,「死狀」的設計更是毫無新意可言,教人失望。Truth 又怎麼玩呢?原來是讓一眾角色對身邊人坦白,本來這個意念有一定的發揮空間,可惜到中後段又無以為繼,沒有進一步深化這個主題。於是,整部電影就在重重複複的 Truth or Dare 之下,平淡地結束,也不提那些不合情理的地方了。

結局可以改變一部電影予人的觀感,《死神遊戲:Truth or Dare》的結局構思本來不錯(這裡就不便透露了),因為其實一直有在劇本暗示出來。女主角 Olivia 和 Markie 的友情一直是故事的主線,劇本也有從中反映二人的性格與價值觀,看過電影的話,會記得 Olivia 在影片開首曾被問及:若外星人襲地球,寧可犧牲朋友救全世界,抑或救朋友但整個墨西哥給摧毀?她當時說寧願犧牲朋友,因為可以救更多人,這段和結局其實息息相關,不過鋪排上太隱晦,令人看完結局只懂「O 嘴」,稍為可惜。 

現時普遍賣座的電影都是大製作,成本動輒億幾二億美元,然而,一部大製作要花的人力物力不少,並非所有電影公司都能做得到,於是,才有所謂「刀仔鋸大樹」的製作,譬如 Blumhouse 的出品。
主角們後來發現靈異力量來自墨西哥那座破舊教堂,於是搜尋更多相關資訊,希望可以破解魔咒。

或者,Blumhouse 的優點也容易成為其缺點,不是每個劇本都能像《訪.嚇》發放出創意,也不是所有導演都有 M. Night Shyamalan 同樣的技藝,把作品拍得引人入勝。編、導都沒有出色表現的話,單一的場景、簡單的構思,就會顯得沉悶乏味。要成為恐怖片界的 Pixar,還需要更為穩定的水準。

當然,論商業成就,Blumhouse 已非常成功了。創辦人 Jason Blum 早前現身上海國際電影節,宣佈將會與騰訊旗下的 Tang Media Partners 合作,製作一些低成本華語恐怖片,拓展更大的電影市場。我比較好奇的是,在中國的審查制度下,會不會因為制肘太多,而令作品變得尷尷尬尬?即使 Blumhouse 從來不是以血腥場面取悅觀眾,但恐怖片在中國還是有很多禁忌吧?會否影響了創意的發揮?這部暫名為《美國噩夢》(American Nightmare)的中美合拍片,實在令人好奇。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