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這兩部日本電影示範了,如何不落俗套地講老套話

2019年10月21日

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再平凡的東西一經他們之手,總會變得與別不同。即使是一句老套話,亦如是。

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再平凡的東西一經他們之手,總會變得與別不同。即使是一句老套話,亦如是。

《我和父親的 Final Fantasy XIV》

大叔非常明白,以上兩句說話好聽講是老生常談,難聽說就是老套。之不過親情要緊,如何有技巧地宣揚一套永恆價值,又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覺呢?且看上星期四開畫的《我和父親的 Final Fantasy XIV》。

日本人愛打機無誤,這部號稱真人真事改編的作品,就是一個情深阿仔,藉老豆退休之時,送遊戲機「導」他入坑打網上 RPG 遊戲,從中重新建立父子關係的小故事。除了男主角不是打機打得天昏地暗的宅男、工作狂老豆的設定,父子由沉默開始到慢慢重建關係的結局,在遊戲中打大佬,同時面對現實問題,再在對話中解開心扉的鋪排,都非常公式,甚至是意料之內。可是,就在這種公式之下,卻讓觀眾莫名感動。

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再平凡的東西一經他們之手,總會變得與別不同。即使是一句老套話,亦如是。

可能,電影說中了大家心底所思,大家都希望有一個願意為自己入坑的父親,建立相同的志趣。比方說,他願意放下大男人尊嚴跟你一起砌 LEGO、一起長跑,甚至一起拿手掣跟你屠龍。這個世代的新爸爸還好,較容易與年幼兒子建立共同興趣;但上一代的爸爸呢?礙於尊嚴,加上工作日忙夜忙,已沒幾多時間跟你消磨,回家不痛罵算是不錯了。在這種環境成長的孩子,亦即是現在三十世代至五十世代的一群,都可能希望童年可重來一次,執著父親的手,熱血地做一件事。

亦頗有趣的,電影道出當下的社會現況,人在現實面對冷漠,唯有上網才可做回自己,並開放內心與陌生人建立關係。不是嗎?我們有時去到討論區,甚至社交媒體,我們才願意打千字文,或萬字真心話,向大家從不認識的朋友傾訴心事;反之,面對熟悉的親朋,我們反而無力面對,是害怕他們得悉真相後的反應,抑或不敢想像對方如何猜度自己呢?這個故事,亦令觀眾對「說話」這回事有多一重思考。

當然,電影始終是虛構的影像,大家的父親斷不是《大叔的愛》吉田鋼太郎飾演的可愛 offbeat 老豆,香港本地的老爸爸們亦不會隨便接觸網上遊戲(捉精靈除外);然而,我們都必須成為光之戰士,鼓起一份勇氣跟父親說話。

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再平凡的東西一經他們之手,總會變得與別不同。即使是一句老套話,亦如是。

《惡搞便當反「激」戰》

較早一點上畫的《惡搞便當反「激」戰》,主題與《我和父親的 Final Fantasy XIV》片幾乎一樣,同樣改編真人真事,主角由父子換成母女,長年冷漠換成青春期的反叛,網上遊戲換成女兒帶到學校享受的便當。(有趣的是,是兩片都有《海猿》的助藤隆太客串,前者他演女兒芳根京子父親,後者則是兒子坂口健太郎的上司)

很少港媽會認真思考「便當」的價值,沒辦法,都沒時間做嘛;再者,哪來如日本出色的食材做便當呢?再退一百步,有時我們的便當都是昨晚預先製作,或將吃剩的飯菜再整合,壓縮資源更壓縮時間。便當,去到最後只是滿足生理需求,並沒有加值,叫作「飯盒」。想做個「貞子便當」,有時間為何不多睡一刻呢?

重生思考生活價值,將身邊平凡的東西重新利用,是日本人懂得欣賞生活,微調每個細節才可做得到。最後一句,《惡搞便當反「激」戰》快將落畫,要看就要趁快。

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再平凡的東西一經他們之手,總會變得與別不同。即使是一句老套話,亦如是。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