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無痛斷捨離》:情難捨.意難斷

2020年03月27日

近年,「斷捨離」理念在日本流行起來,繼而普及全世界。狹義來說,那是為了追求簡潔家居生活環境的一種清理和收納物件方式。保留必要的東西,其他便大刀闊斧地棄掉,日本著名「整理諮詢顧問」近藤麻理惠(Marie Kondo)便是專門教人以斷捨離方法執屋的專家。

近藤麻理惠提到的一項實用法則:當看著某件物件而沒有怦然心動(spark joy)的感覺,便應該捨棄。

廣義來說,「斷捨離」有佛家主張「放下」的意思——擺脫凡麈俗世的覊絆,然後 move on。

對於現代人而言,拋棄身外之物相對容易,如何 move on 重新上路,才是困難之處。

人類太犯賤,感情用事。舊物不單單是一件「舊的物件」,它牽扯出有關的人情世故,一旦睹物思人,煩惱便隨之而來。

近年,「斷捨離」理念在日本流行起來,繼而普及全世界。泰國導演納華普譚容格坦列拿,自編自導的《無痛斷捨離》便是以斷捨離為題發展而成的愛情及倫理故事。

(注意:以下含劇透)

泰國導演納華普譚容格坦列拿(Nawapol Thamrongrattanarit),自編自導的《無痛斷捨離》(Happy Old Year)便是以斷捨離為題發展而成的愛情及倫理故事。

導演之前拍過《戀愛病發》(Heart Attack),描寫追求工作自由的「自由身工作者」——一位平面設計師「得閒死唔得閒病」的故事,及後他遇上美麗的公立醫院女醫生,從而明白生活的真諦。

《無痛斷捨離》繼續從生活中沉澱,充滿睿智。女主角阿靜(Aokbab 飾)在瑞典留學三年,學成回來;她想成為一位設計師,需要一個工作室,她崇尚簡約的室內設計風格,最經濟便捷的方法,便是徵用與媽媽及弟弟阿傑同住的老房子,因此需要丟棄大量的雜物,於是,阿靜開始她的斷捨離⋯⋯

《無痛斷捨離》並不是斷捨離執屋大法的示範片,它反而有點唱反調——我們根本無辦法和往事切割,即使自以為已經瀟灑地 move on,其實自欺欺人。

電影羅列要成功斷捨離的六大步驟(也可視之為六大法則):

第一步:定下目標,尋找靈感

第二步:別緬懷過去

第三步:別感情用事

第四步:不要動搖,不要有心

第五步:別再增加東西

第六步:決定了就別回頭

納華普譚容格坦列拿是位充滿幽默感、細膩和感性的導演,《無痛斷捨離》看似輕鬆,但慢慢發展下去,其實是個傷感的愛情故事,阿靜對前男友譚立安(Sunny 飾)念念不忘,阿靜的斷捨離並不順利,她碰上的狀況,像是有心和那六個步驟作對。

近年,「斷捨離」理念在日本流行起來,繼而普及全世界。泰國導演納華普譚容格坦列拿,自編自導的《無痛斷捨離》便是以斷捨離為題發展而成的愛情及倫理故事。

電影從「物件」出發,有兩條主線,包括阿靜的前度的故事,另外也旁及早年拋下妻兒家室,出走了的父親。導演很精準地選取了兩件物件來比喻阿靜的兩大心理關口:菲林相機與古老鋼琴。

先說前度留下的輕便相機(傻瓜機),還有數卷未曾使用的日本版富士彩色菲林,存放在一個精巧的小布袋裡。

相機是阿靜逃情的證物:三年前往瑞典求學時,覺得自己和阿安不會是理想的愛侶,一段關係就此無疾而終。

阿靜把相機寄去阿安的家,但不知甚麼原因被退件(後來觀眾都知道原因),於是阿靜做了一個困難的決定,登門交還相機,其實想看看他過得怎麼樣。

導演塑造阿靜的角色很成功:帶點文青感覺,由 Aokbab 來演更讓人有種純純的好感,其實細心想想,阿靜是個極自私的人,為了理想,強行「徵用」老家,媽媽和弟弟都被趕上頂樓居住。

阿靜與阿安再遇,是這個傷感故事的開始。常言道:有些傷口還是不去觸碰比較好。這一幕寫得好,阿靜藉此為逝去的愛情表達歉意,希望能有個遲來了三年的交代,還好,阿安現在和女友小米同居,相處愉快,情傷早已療癒,瀟灑 move on ,他還落落大方地提到最懷念阿靜煮的粟米湯。(當然,看完整部電影便明白這一幕的真意)

相機拍攝照片,照片留下時間的印記,當初一張普通的相片,經過時間洗禮後變得珍貴,它提醒了人生中的離離合合。

近年,「斷捨離」理念在日本流行起來,繼而普及全世界。泰國導演納華普譚容格坦列拿,自編自導的《無痛斷捨離》便是以斷捨離為題發展而成的愛情及倫理故事。

《無痛斷捨離》不落俗套,它不是那些「幾經波折,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套路,導演很擅長寫男女關係,結尾輕輕一筆,讓阿安說出真正感受,不是每段破碎了的關係都可以修補的,有些遺憾是終生跟隨的。阿靜在斷捨離過程中,以為物歸原主便可以劃上完美句號,終究都是自私的。

近藤麻理惠說:「過去是我們的最大敵人。」阿靜開始時毫不留情將好朋友送給她的禮物丟掉,惹來送贈者的不滿,畢竟物輕情義重,物件負載情感與記憶,朋友責怪阿靜沒有同理心,朋友認為要雙方都同意劃上句號,感情才能扯平,導致阿靜對處置「相機」及「鋼琴」猶豫不決,最後在「借」、「還」和「討回」中糾纏不清⋯⋯「斷捨離」反而反照阿靜的自私。

另外一件物件:父親的鋼琴,又觸碰另一處傷口。其實阿靜和阿傑早已認定父親是個不負責任的衰人,他的鋼琴已經無人會碰,但媽媽死命地要留住它,那是媽媽專屬的回憶,兒女無從以實際功用來衡量它的價值。後來,阿靜作了一個她以為最公正的決定——打電話問父親是否要留著鋼琴,結果再次傷了全家人的心。

導演設計了一個有趣的角色:收藏家阿倫。「收藏」與「斷捨」彷彿是命中注定的知己良朋(「收賣佬」卻是宿敵)。阿倫尊重物件和主人的情感關係,他欣賞舊物手工藝,也緬懷物件與歷史,他從來不會巧取豪奪與變賣圖利,很能體會物主依依不捨,欲斷難斷之情,他有時會出一個頗高的價錢讓物主釋懷,覺得物件所託得人,減輕物主割捨時的罪咎感。

近年,「斷捨離」理念在日本流行起來,繼而普及全世界。泰國導演納華普譚容格坦列拿,自編自導的《無痛斷捨離》便是以斷捨離為題發展而成的愛情及倫理故事。

《無痛斷捨離》充滿生活智慧;物件有重量,感情也有,兩者不可放上天秤。物件不是衡量感情的法碼,尋找兩端的平衡;世事不是 balance 了便 close file,「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人要遍體鱗傷才能夠 move on,有時不放下才是真正的放下。

也許最佳的斷捨離是像《復仇者聯盟 3: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中的 Thanos, 手指一啪,世界灰飛煙滅,不帶走一點雲彩。最自私的方法就是大公無私。

阿安給阿靜的忠告:「妳應該選擇自己想要過的生活,然後向前行,不必理會別人感受。人人都自私,妳我都一樣。」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追蹤 SPILL 的 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