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我,不低頭》:佢,窮到燶

2017年01月26日

踏入 2017 年,特首選舉戰幔拉開,三位前政府高官及一位前法官頻頻落區,親民效果未達,窘態先現。某前高官不懂得用八達通坐地鐵及不知到哪裡買廁紙;另一前高官到深水埗試睡「棺材板間房」,然後慨嘆想不到香港窮人居住環境如此惡劣。

堅盧治素來是為工人階級發聲,《我,不低頭》的故事——絕非危言聳聽,說得粗俗點,正是一個「窮到燶」和「窮到做『雞』」的故事。

社會進步,一般人認為在社會保障制度下,鮮有「窮到瞓街」﹑「餓死」或「凍死」的情況出現,但真實情況又有幾多人理解?高高在上的領導人,生活離地,雖未至像晋惠帝問百姓沒米吃,「何不食肉麋」(為何不吃肉粥)?但真正要了解民間疾苦,不是做一兩場親民騷便可以。

英國導演堅盧治(Ken Loach)新作《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獲康城電影節「金棕櫚獎」,正是給當權者的一記當頭棒喝。堅盧治素來是為工人階級發聲,《我,不低頭》的故事——絕非危言聳聽,說得粗俗點,正是一個「窮到燶」和「窮到做『雞』」的故事。

《我,不低頭》嘲諷「制度」的荒謬:在英國北部紐卡素建築地盤任職木匠的貝丹尼(戴維莊斯飾),家境清貧,伴侶早年因病離世,獨居無兒女。他在工作時心藏病發,康復後,醫生勸喻他不要工作,他申請失業援助金,但需要經過「健康」評估,證明沒有工作能力方可申請,評估由沒有醫學資格的公務員以問卷方式進行,問題模棱兩可,但直接裁決貝丹尼前途。

結果貝丹尼被評定為「仍有工作能力」,機制容許上訴,但要循網上申請,過渡期間,他可以申請「求職援助金」,條件是要不斷搵工面試,和要先上協助搵工的「如何撰寫履歷」課程﹑填寫「求職紀錄冊」及定期約見社會福利署官員作評估,官員有權認為申請人未盡全力而暫停發放援助作懲戒。

堅盧治素來是為工人階級發聲,《我,不低頭》的故事——絕非危言聳聽,說得粗俗點,正是一個「窮到燶」和「窮到做『雞』」的故事。

話說我們有一位前高官特首候選人,是在政府掌管財金的大掌櫃,在庫房水浸時仍不肯還富於民,被譏為守財奴,掌櫃最怕被批評金錢用不得其所,所以涉及公家支出,定必有嚴格的審查制度,慎防福利被濫用,這種「優良傳統」源自殖民地時代。

所以看《我,不低頭》時,香港人會特別咬牙切齒,感同身受。英國公民貝丹尼半生為木匠,對電腦一竅不通,單是到圖書館借用電腦,在市民協助,下載申請表也花了一星期。繁複的程序已經失去原意,變成為了「公正」和「有效」執行制度的工具,甚至是官員的「使用說明書」和「免責條款」,只要按本子辦事,便不會「孭鑊」。

制度無情,尚幸人間有愛,《我,不低頭》的另一支線是關於單親媽媽琦蒂(夏莉史昆絲飾)的故事,她獨力撫養兩名兒女,在倫敦居住時因投訴房東不法行為,遭到報復迫遷,琦蒂也是「窮到燶」,獲福利署恩恤安置到紐卡素市的單位居住,因為遲了見官員,慘被罰暫停發援助金,幸得見義勇為的貝丹尼幫忙,替他申請水電,及介紹她到慈善機構的食物銀行領取食物及必需品應急。

琦蒂因為太飢餓,在食物銀行有失態表現,而且被人拍下放上網蒙羞,貝丹尼鼓勵她不必因此自卑,他與琦蒂一家成了莫逆之交。

堅盧治素來是為工人階級發聲,《我,不低頭》的故事——絕非危言聳聽,說得粗俗點,正是一個「窮到燶」和「窮到做『雞』」的故事。

堅盧治的寫實風格往往很催淚,蓋因現實令人心酸。《我,不低頭》最催淚的情節是琦蒂窮得要到超市高買衛生巾,雖然經理不追究,但生活磨人,她最終接受做提供性服務的「伴遊」。可能有人會說:現在沒有「迫良為娼」這回事,但為了照顧家庭,窮到踏上這條路,始終不是件令人快樂的事,堅盧治安排了一幕貝丹尼為了求證而「光顧」琦蒂,令人心痛。

貝丹尼繼續被制度玩弄,拿著手寫的履歷,去見一些他健康應付不了的工作,最終被拋出社會保障的安全網外。在進退維谷,無計可施之下,於街頭塗鴉控訴,反而惹來大眾關注及支持。貝丹尼得到志願機構協助,安排義務律師申訴,律師審視了醫生報告,認為勝算很高,貝丹尼亦計劃在聽證會上陳詞,但命運弄人——他不必再發言了,無需再當制度的人球。

《我,不低頭》是對社會沉重的控訴,堅盧治面對冷漠的制度,只有無奈與遺憾,但在他的眼中,人間有情,守望相助尚能抵禦冷漠,像片中的的食物銀行義工﹑良心律師及超市經理,甚至是熱心助人的貝丹尼,大家多走一步,幫忙有需要的人,可能只是盡一點綿力,但集腋成裘,便能發揮更大的推動力。

最後謹以貝丹尼計劃的演辭作結——內容不卑不亢,捍衛做人的尊嚴,原文直錄:

"I am not a client, a customer, nor a service user.
I am not a shirker, a scrounger, a beggar nor a thief.
I am not a national insurance number, nor a blip on a screen.
I paid my dues, never a penny short, and was proud to do so.
I don’t tug the forelock but look my neighbour in the eye.
I don’t accept or seek charity.
My name is Daniel Blake. I am a man, not a dog.
As such I demand my rights. I demand you treat me with respect.
I, Daniel Blake, am a citizen, nothing more, nothing less. Thank you."

——我的名字貝丹尼,我是人,不是狗……我是一位公民,不多不少。

堅盧治素來是為工人階級發聲,《我,不低頭》的故事——絕非危言聳聽,說得粗俗點,正是一個「窮到燶」和「窮到做『雞』」的故事。

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如想緊貼最新資訊,可於「已讚好 / Liked」選單內點按「搶先看 / See First」。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