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三個小生去送殯》︰白頭人送黑頭人

2018年02月28日

美國導演 Richard Linklater,不時製作異於主流,超越既有框架的另類作品,像重新將菲林上色的《世紀毒殺網絡》(A Scanner Darkly),偽紀錄形式又血淋淋的《快餐帝國》(Fast Food Nation),延綿十多年的《情留半天》(Before Sunrise)三部曲,以及「實時」拍攝 12 年的《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Boyhood)等。而新上畫的《三個小生去送殯》(Last Flag Flying),其實又是積尼高遜(Jack Nicholson)舊作《最後的任務》(The Last Detail)的姊妹篇,皆因原作小說出自同一作家之筆,又以同一組角色為主。

美國導演 Richard Linklater 不時製作異於主流、超越既有框架的另類作品。新上畫的《三個小生去送殯》,其實是積尼高遜舊作《最後的任務》的姊妹篇,皆因原作小說出自同一作家之筆,又以同一組角色為主。

故事設定在 2003 年 12 月,美軍正大舉進攻伊拉克,長不大的越戰退伍軍人 Sal 與前戰友 Doc 及 Mueller 重聚,怎料 Doc 的兒子同樣參軍,並在巴格達被伏擊陣亡;同一時間,Doc 的另一半因癌症身亡,於是他請求兩位舊戰友同行陪他送兒子最後一程。於是三人展開一場運屍送殯的公路與火車之旅。

戰爭創傷與白頭人送黑頭人,都是笑不出的主題,即使劇本上安排飾演 Sal 的 Bryan Cranston 不斷搞 gag,但仍掩不住傷感。三個退伍老兵,即使時間再沖淡一切,戰爭帶來的創傷仍是沖不掉。已發生的已經發生,不能像 photoshop 一樣 undo,軍人的紋身正是具像化的終生烙印。

美國導演 Richard Linklater 不時製作異於主流、超越既有框架的另類作品。新上畫的《三個小生去送殯》,其實是積尼高遜舊作《最後的任務》的姊妹篇,皆因原作小說出自同一作家之筆,又以同一組角色為主。

Mueller 是三人中最努力洗走「黑歷史」的一位,甚至當上牧師大叫「神愛世人」,但根底裡的真性情,就被 Doc 用兩三下功夫「擦」出來了。三位老兵不約而同沒有正常青春,再聚頭講的都是服役時的荒唐往事,誰跟誰死了,花過幾多錢召妓,玩過甚麼性愛花式等等。

他們亦很清楚政府的話是騙小孩的話,不過 Mueller 與 Sal 二人卻有著不同的反應。例如Mueller 選擇息事寧人,一開始就叫 Doc 不要「搞大件事」,讓兒子接受軍方葬禮,讓「榮耀」事跡留下,哪管是謊話;另一邊廂,Sal 卻據理力爭,勸老友「想做就去做」,兒子不是軍方財產,為何不可按自己的方式安葬?問題來了,明知世態荒唐,人應該選擇活在謊言當中,還是獨自承受殘酷真相呢?

美國導演 Richard Linklater 不時製作異於主流、超越既有框架的另類作品。新上畫的《三個小生去送殯》,其實是積尼高遜舊作《最後的任務》的姊妹篇,皆因原作小說出自同一作家之筆,又以同一組角色為主。

即使不像七、八十年代反越戰電影狠狠批判戰爭,但編劇本身仍不忘道出戰爭的諷刺。哪管是越戰還是反恐戰,為何在國土以外發生的戰爭仍可說成「保家衛國」呢?戰死異地的年青軍人,國家企圖掩飾真正死因,為保留屍體甚至隨便頒發所謂的「英雄」榮譽,到底榮譽本身是真正歌頌其英勇行為嗎?戰爭亡魂的真正死因,又可攤在陽光之下嗎?在美國本土「遙控」戰事的中校,他緊張軍人生前死後所謂的「尊嚴」,可笑的是對一條屍體來講,尊嚴又有何意義呢?死者經已往生,尊嚴可比令他復活更有意義嗎?

這趟漫長的送屍之旅,夾雜在笑聲中的無奈,喚起觀眾對戰爭真正意義的反思。不幸地,至今美國仍介入各地零星戰事,仍需為軍部徵集新血。而這部電影也暗地與李安的《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互相呼應,即使畫面上沒有血淋淋的戰事描寫,然而軍人所背負的是甚麼,上戰場殺敵的意義是甚麼,榮耀背後的象徵的又是甚麼,皆是作者希望廣大觀眾反思的核心問題。

美國導演 Richard Linklater 不時製作異於主流、超越既有框架的另類作品。新上畫的《三個小生去送殯》,其實是積尼高遜舊作《最後的任務》的姊妹篇,皆因原作小說出自同一作家之筆,又以同一組角色為主。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