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你好,之華》:成熟了,卻沒有長大,真不好

2018年11月28日

趕及在香港亞洲電影節最後一天看《你好,之華》。因為是閉幕節目,大會給觀眾帶來驚喜,請了導演岩井俊二來。主持人問過創作意念後,問了一個我有朋友形容為很像《東張西望》主持人會問的問題:「《你好,之華》跟《情書》有沒有關係?」更想不到的是岩井俊二交出的答案同樣符合看慣《東張西望》觀眾的期望:「你也可以把《你好,之華》看作《情書》的續集。」(大意如此)《你好,之華》是發生在中國東北的故事,內容上跟《情書》完全沒有牽連,不過聽到導演這樣說,彷彿明白了多一點為甚麼岩井俊二在日本國內影響力並非極高,但在中國大陸卻有相當高的知名度和號召力(不是我說的,我只是參考維基百科!)

乍看故事有點《情書》的影子,同樣是從一個人的死亡勾出一段中學往事,當中又有書信,還有口罩、單車和圖書館等符號。但徒具《情書》的硬件不代表有《情書》一半的浪漫。

臃腫,瑣碎,浪漫都沖淡了

《你好,之華》一開始就是一大段家爺仔毑的戲,喪禮及之後眾人回家,三個表姊弟安排我到你家住幾天,你又來我家住幾天。至此,戲已定調,縱使愛情是主線,家庭在電影中有非常重要及我覺得很干擾的位置。

故事從袁之南的死開始。之華(周迅 飾)代替姐姐之南出席中學畢業三十周年晚宴,太多年沒見,同學們都把之華認做之南,之華也順水推舟以之南的身分上台發言。為了不被識穿,之華匆匆告退,臨走以之南的身分跟當年認識她兩姊妹的尹川(秦昊 飾)交換了微信帳號,之華並以姊姊的身分繼續寫信給尹川⋯⋯

乍看故事有點《情書》的影子,同樣是從一個人的死亡勾出一段中學往事,當中又有書信,還有口罩、單車和圖書館等符號。但徒具《情書》的硬件不代表有《情書》一半的浪漫。二十年前的《情書》之所以浪漫,因為夠簡單和青春。仍然年輕的藤井樹懷緬更青澀的兩個藤井樹,配合精緻的攝影、北海道美景和音樂,情節一層層揭開,至最後一幕,氣氛都是那麼完整,無敵。《你好,之華》將時間跨度延長了差不多二十年,主角之華和尹川是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怎樣處理中年人懷緬青春是一門學問,而岩井俊二似乎失手了。

你可以說很寫實,之華的生活有點像《女人四十》的蕭芳芳,上有奶奶,下有青春期的女兒,而且因為姊姊猝逝,姊夫又不知所蹤,她對姊姊的一對兒女也要負上點責任。丈夫不太差,也有點生活情趣,但幫不上甚麼忙,中段還弄來兩條大狗。觀眾看著之華的生活是忙碌有餘,浪漫欠奉,跟在小樽騎著單車派信的中山美穗是兩碼子的事。

乍看故事有點《情書》的影子,同樣是從一個人的死亡勾出一段中學往事,當中又有書信,還有口罩、單車和圖書館等符號。但徒具《情書》的硬件不代表有《情書》一半的浪漫。

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少女情懷

電影最大的問題是現代部分佔戲很重,而這部分拍得不好。之華的丈夫出場時間不少,但他的性格很模糊,看完整齣戲我都掌握不到之華對丈夫的感情是深是淺,在她心中尹川和丈夫各佔怎樣的地位?弄不清這點就很難代入她為甚麼隔了這麼多年還要假扮姊姊寫信給尹川?她到底是難以忘情,抑或只是師奶生活太沉悶,要找點情趣?

撇開厭悶的當下,電影一回到中學時期,拍少女之南之華尹川那部分又很好看了,沒有教人失望,可惜這部分篇幅甚短,大約只佔整齣戲三分一左右,小瑜難補大瑕。

不過我對電影最不滿的是它太多無謂的枝節。為了令情節更豐富,連之華的奶奶(吳彥姝 飾)也要來一段夕陽暗戀,而且這段戲的處理手法很老套。當然吳彥姝是好演員,找了她來不讓她演幾場戲太浪費,但就是好演員,為甚麼不花多些心思想一些特別的情節和處理手法呢?到電影差不多要完結,之華的女兒颯然(張子楓 飾)又要來一段心聲說自己在學校也有暗戀的男同學。甚麼?要把《你好,之華》拍成《相愛相親》嗎?之華、奶奶和颯然,三個人的戀情都是清一色的少女情懷,既然沒變化,那集中拍一個人好了,現在又要少女,又要三代,不倫不類。

還有只出一場戲的胡歌,是因為胡歌有票房保證,所以非讓他演一場戲不可?上一場戲之華已說了姊夫是怎樣的人,胡歌又自己說一次,而且兩者內容沒有抵觸,那拍來幹甚麼?我完全不明白。

乍看故事有點《情書》的影子,同樣是從一個人的死亡勾出一段中學往事,當中又有書信,還有口罩、單車和圖書館等符號。但徒具《情書》的硬件不代表有《情書》一半的浪漫。

為甚麼不早二十分鐘完?

我看有專欄作者寫《你好,之華》是「從情書到遺書」,單看這六個字好像很蕩氣迴腸,以為必能哭著離場。

沒錯,《你好,之華》當中的確有一封遺書,電影開場時已出現,到結局時才開封。但當之南的兒女讀出這封媽媽的遺書時,內容絕對教人失望,因為原來在電影中已出現過了,而且是出現過很多次。

我不能接受一個媽媽自盡前留給至愛兒女的遺書就是三十年前在中學時寫的東西。你至愛的兒女,最後一封信,你就不能給他們多寫一兩句當下的說話?我也不能接受一個作者唯一的作品,結語又是中學時給同學修改的講辭。你好歹是一個作者,處女作的結語,你又不能寫一點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你最好,最值得人看的東西在中學時已寫了?結局太教我失望了,我不禁想,岩井俊二這樣拍,是否也是在喟嘆,自己最好的作品二十年前已出現了,現在我只是讓它重現一次?

我寧願《你好,之華》早二十分鐘做完,就在尹川發現原來之南有反反覆覆讀他寫的小說那一幕結束。那一幕遙遙呼應《情書》的結局,糾結多年,終於知道自己當年是如何被深愛。是自我重覆,自我抄襲,同時也遜色了,但總比現在這樣不斷在 loop 成長金句的結局好。

某程度上,《你好,之華》是成熟了的作品,情節豐富了,人物也多了,不只得少年人,但可惜心態卻沒有成長,仍是一成不變的少女情懷,只是將少女情懷放進中老年人的身軀。

乍看故事有點《情書》的影子,同樣是從一個人的死亡勾出一段中學往事,當中又有書信,還有口罩、單車和圖書館等符號。但徒具《情書》的硬件不代表有《情書》一半的浪漫。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