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獅子山上》:舉重若輕,你我的故事

2019年11月15日

在網上找《獅子山上》的資料,維基百科開宗明義第一句就是「一齣 2019 年香港勵志片」。看《獅子山上》的故事大綱(真人真事改編)、海報設計,甚至電影名稱,著實令人想起《鏗鏘集》之類的港台節目。看完後我也會說《獅子山上》是勵志片,但故事處理和拍攝手法卻有異於常見的勵志片。大家如還有心情找娛樂,不妨考慮這齣。

真的,《獅子山上》娛樂性幾豐富。

我也會說《獅子山上》是勵志片,但故事處理和拍攝手法卻有異於常見的勵志片。大家如還有心情找娛樂,不妨考慮這齣。

首先,不悲情

勵志片很容易賺人熱淚。順風順水的人不需要勵志,要看著主角跌入人生谷底,屢戰屢敗仍不放棄,過程充滿血淚汗才算勵志。紀大偉(林德信 飾)的故事也是同一模式,本來是獲獎無數,全球排名第八的精英攀石運動員,一次意外,半身不遂,最後卻憑著意志與努力坐著輪椅攀上獅子山。單是行動本身已夠悲情和熱血,還未計理所當然會遇到的跟家人的磨擦、鍛鍊的艱辛、經濟壓力和索償時會遇到的官僚等⋯⋯

以上元素,電影全部拍了出來,但感覺卻一點也不悲情,部分場面甚至惹笑。大偉遇到的是最嚴重的創傷,尤其對一個運動員來說,但他性格樂觀積極,受傷後,觀眾完全看不到他消沉,仍躺在病床上他就開始健身,還感染到鄰床的癱瘓病人朱耀祖(張松枝 飾)跟他一起健身。結果朱耀祖奇蹟康復出院,可以從新站起來走路。大偉自己卻因為癱瘓原因不同,沒有這個希望,這時導演也只是以一兩個鏡頭交代他的失落。大偉錯過兒子出生的一刻內疚落淚本來又是很強的催淚點,但導演同樣以點到即止的手法處理,盡量淡化悲情。

本來大偉的故事已有很足夠的戲劇元素,如果以傳統手法處理,先講述他成為精英運動員的奮鬥歷程,逐漸攀上高峰之際慘遭意外,失意沮喪,跌至谷底,再慢慢找到人生意義,最後以超凡意志登上獅子山,這已是很完美的 dramatic arc,戲劇張力自然而來。導演反其道而行,沒有多寫大偉運動員時期的奮鬥(回憶片段主要是感情戲,只有略略觸及申請資助的困難),一開始就是谷底(意外),之後就是上升軌,艱辛卻沒有真正的挫折,小問題全部都可以很快解決。一條直線的戲,淡化了悲情,同時也淡化了戲劇張力。幸而導演一直保持明快(甚至有點密集)的節奏,主角討好,每個配角又有自己的特色,所以娛樂性仍然很豐富,沒有悶場。

我也會說《獅子山上》是勵志片,但故事處理和拍攝手法卻有異於常見的勵志片。大家如還有心情找娛樂,不妨考慮這齣。

而且,不寫實

《獅子山上》是梁國斌的第二齣電影。拍電影前,梁國斌有超過二十年的電視劇經驗。看《獅子山上》,那些很直白的對白,眾多年長演員誇張的演出,法庭戲的鏡頭運用,還有普通人家住豪宅(雖然其實是合理,到電影中後段會明白),都有大台電視劇的影子。不過經驗自有其優勢,電影基本上拍得很流暢,沙石都是來自內容而非技術。

我喜歡《獅子山上》不寫實卻坦白直白,簡單易明卻有幻想力,這是一些不常見的組合,而且有些出其不意的美感。作為主景的水上攀石牆已有很多人讚過。大偉受傷後在樹林奔騰的夢境,原來也是後期製作的成果,效果很好。還有接龍衣架,晾著寥寥幾件衫,以實用層面來看是得啖笑,但配合陽光,那組鏡頭拍得很美,又帶出訊息。

大偉受傷後,可能受嗎啡影響,偶爾會把人看成動物。這個設定本身帶點魔幻色彩,但導演以簡單直接的方法處理。「成個社會都是禽獸」,一句對白已簡單解釋為何他會把人看成動物;而且他看到的動物都很順理成章,沒有甚麼詮釋空間。心儀的 soulmate 是溫柔的小貓,日夕相對的老婆自然是老虎乸。獨立來看我會覺得這幾個意象太膚淺,但卻配合電影的整體風格,而且那些特技效果做得不錯。

我也會說《獅子山上》是勵志片,但故事處理和拍攝手法卻有異於常見的勵志片。大家如還有心情找娛樂,不妨考慮這齣。

獅子山上下就是每個香港人的故事

《獅子山上》的海報只有林德信一個人,映襯著藍天,奮力攀上獅子山。看海報我以為電影會花很長篇幅拍他訓練和攀山的過程,但原來相反,大偉雖是主角,導演和編劇卻很努力地讓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故事,沒有拍很多真正的訓練過程,最後一段攀山戲也不算很長。

很奇怪,環繞著紀大偉的故事,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太太蘇悅(衛詩雅 飾)和 soulmate 溫樂晴(袁澧林和梁靖琪分飾),導演卻沒有花太多筆墨給她們獨立的故事,觀眾只能從她們跟大偉的相處去猜度她們的性格。不過篇幅雖少,我卻覺得到位。大偉夾在她倆中間,情感上是三角形,性格上也是夾在兩個極端中間。大偉和樂晴是 soulmate,因為他們都是追求實現自我的人,也可以說是較自私和任性,但樂晴又比大偉更極端。大偉成年後還是走上成家立室的路,他需要如磐石般可靠的蘇悅,成年樂晴卻仍是來去如風,喜歡比賽就去比賽,不喜歡就去 Yosemite 觀光攀石。正如她說,她的生命很闊,不論攀石和感情,也只是其中一個章節。

相反,導演花了不少心思和篇幅去寫兩個初看不重要的配角的故事,肇事司機(樓南光 飾)和大偉的外母(杜麗莎 飾)。司機一角有點露骨地帶出電影的主題──一件事不只得一個受害者。先由律師(車沅沅 飾)說出他表面的故事;再到他自己在庭上失控,教人同情。大偉發現司機太太(陳安瑩 飾)是聽障人士一場戲乾淨利落(雖然細想一下會不明白為何律師在庭上沒有提出這一點,是一個小小的bug)。一個配角要分三個層次去建構角色,非常得到編劇和導演的眷顧。

另一個得到逆轉平反機會的是外母。她一出場就非常令人討厭,討厭得誇張詼諧,連女兒都不賣她賬,屢屢給她白眼。但原來只要離開家門,回到她的工作崗位,她是很受學生尊敬和歡迎,很有江湖地位和學問的設計系導師。先知在家永勿就歡迎,她就是很好的例子。原來蘇悅習慣跟這些性格巨星相處,難怪她能包容大偉,支持他的理想。

電影的內容是有不少沙石,我不太喜歡某些很說教的對白,很直白的比喻(例如以時裝設計喻每個人的身份那段),幾場法庭戲和申請資助那場戲又拍得太誇張,太醜化某類人。不過電影始終保持輕鬆的調子,即使是說教,也是笑著說。

最喜歡是電影的結尾。大偉攀上獅子山,山下有太太替他打氣,有教練(盧覓雪 飾)專業支援,但原來山上還有一批只見手不見樣的手足幫手,電影就在大偉一隻手攀上高峰那刻結束,沒有多餘的交代。一人登山,八方支援,不論是山下的胼手胝足,還是山上的熱血,這座獅子山連結了每個香港人的故事。

我也會說《獅子山上》是勵志片,但故事處理和拍攝手法卻有異於常見的勵志片。大家如還有心情找娛樂,不妨考慮這齣。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