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職業特工隊系列】從第一集說起:英雄蛻變之路

2018年07月27日

告訴大家一個秘密,我是《職業特工隊》(Mission Impossible)和湯告魯斯(Tom Cruise)的忠實影迷,我童年時的英雄形象完全是來自這三部電影:《虎膽龍威》(Die Hard)千里走單騎的 John McClane、《未來戰士續集》(Terminator 2: Judgment Day)犧牲自己舉起大拇指的 The Terminator,以及《職業特工隊》智破不可能的任務的 Ethan Hunt。Ethan Hunt 一角對我影響甚深,甚至根植了我對湯告魯斯的印象,他是一個英俊、聰明、勇敢、具領袖風範的人,是我們心目中都會仰慕的人(縱使我們不會公開承認)。而這種銀幕形象,從我童年看的第一第二集,到開始進入中學階段看的第三第四,再到步入大專階段看的第五集,電影與 Ethan Hunt 一起成長、進步,這個英雄一路走來成熟不少。

觀眾大抵能意會到,湯告魯斯一直是《職業特工隊》系列的靈魂人物。但此話不能單純指涉他的主角地位,他自己對系列掌有高度的製作控制權,是系列創作水準的關鍵。那無論是電影拍攝版權(改編同名美國電視劇)、角色人選、編劇,或是執導導演,都必須經過湯告魯斯的挑選及允許,沒有他的眼光及膽色,就不會有今天愈變愈強的《職業特工隊》。

觀眾大抵能意會到,湯告魯斯一直是《職業特工隊》系列的靈魂人物。但此話不能單純指涉他的主角地位,他自己對系列掌有高度的製作控制權,是系列創作水準的關鍵。
《職業特工隊》(1996)

1996 年的《職業特工隊》就找來希治閣(Alfred Hitchcock)「門生」——白賴仁迪龐馬(Brian De Palma)開山執導,他向來作者色彩強烈(其實個人對他這種技法上的模仿 / 複製沒太大認同),首次處理特工題材亦有板有眼。由第一幕任務失敗至全員陣亡,那種驚慄懸疑的技法完全取自希治閣的手段,統一地貫穿全片的風格結構。論導演技藝來說,看他的場面調度,如何透過一組組蒙太奇及聲音製造緊張感,猶記得憑一條吊索偷取機密磁碟的一場戲,簡直是電影教材級的示範,實在精彩好看。但它同時存在無法忽視的失誤。電影劇本根本沒有意欲描繪每個人物的性格,大至主角 Ethan Hunt,小至電腦駭客 Luther,無一不被面譜化寫成樣板角色,僅留下一堆陰謀詭計與任務情節。給人感覺這只是一場炫技騷,不是正式的一部電影。

2000 年吳宇森執導《職業特工隊 2》(Mission Impossible 2),同樣是個人風格強烈的導演,跟迪龐馬犯了相同的問題,就是兩人都太希望表現自己 / 湯告魯斯了(也關乎湯告魯斯的表演心態)。電影很落力地賣型,大量慢鏡頭拍攝 Ethan Hunt 的動作、眼神,每個角色存在著一種虛假失真的感覺,故事為他們做了很多預設,如奸角迷戀女神偷 Nyah Hall、Nyah Hall 和 Ethan Hunt 惺惺相惜的愛情,但在電影上完全看不見情節或演員有給予任何的說服力,這強行為編造而寫的故事,令人困擾。

觀眾大抵能意會到,湯告魯斯一直是《職業特工隊》系列的靈魂人物。但此話不能單純指涉他的主角地位,他自己對系列掌有高度的製作控制權,是系列創作水準的關鍵。
《職業特工隊 3》(2006)

去到 J.J. Abrams 執導的《職業特工隊 3》(Mission Impossible III),普遍大眾評價趨向正面,電影節奏緊湊是事實,也具備所謂的官能刺激,然而整體還是公式的爆谷片,沒有任何特別的地方。初執導演筒的 J.J. Abrams 明顯還是源用在電視劇集的一套製作模式,憑藉大量短鏡頭、頻密剪接、主角特寫、手搖鏡營造緊張氣氛,這類手法看似容易達到效果,但要做到像 Paul Greengrass《叛諜追擊》系列鏡頭般層次豐富而有意義,則是導技水平的分別,由此比較可見前者仍未走岀電視框架。再者,動作場面設計粗疏混亂,手搖鏡掩飾不到場面的公式老套,在大橋上爆炸不斷,跳過地面的裂口,拿起步槍掃射戰機、直升機,誇張得讓人立馬意識說「這真是荷里活製作啊」。

《職業特工隊:鬼影約章》(Mission: Impossible - Ghost Protocol)是真正讓人耳目一新的作品,由著名動畫導演 Brad Bird 接手,成功平衡動作和故事兩個層面。首先要表揚 Brad Bird 的分鏡,每個鏡頭精準地呈現任務的動作細節、人物動靜,沒有如吳宇森般過份依賴慢鏡頭,也沒有像 J.J. Abrams 濫用手搖鏡和近鏡,他很清楚甚麼需要在鏡頭內。就取克里姆林宮內,用全息投影蒙混保衛一段為例,他處理十分簡潔,完全取掉音樂,讓畫面在觀眾身上反應,交叉穿插保衛和 Ethan Hunt 的視角,既緊張又幽默,看了幾遍還是奏效的。其次是劇本完整度高,經常為人垢病電影過分英雄主義,欠缺團隊合作,今集即有改善。劇情往往雙線 / 三線平行發展,交代 Ethan Hunt 任務之餘,也沒忽略同伴 Brandt、Benji、Jane 面對的危機,而且劇本流暢無怠慢的地方,節奏層層遞進,配合 Michael Giacchino 的樂章,可以用交響樂形容。更不用說結局的神來之筆,點綴 Ethan Hunt 的英雄個性。

觀眾大抵能意會到,湯告魯斯一直是《職業特工隊》系列的靈魂人物。但此話不能單純指涉他的主角地位,他自己對系列掌有高度的製作控制權,是系列創作水準的關鍵。
《職業特工隊:鬼影約章》(2011)

最新兩集皆由 Christopher McQuarrie 執導,我會形容他是系列的救命草,將《職業特工隊》搖身一變,風格變得硬朗紥實。《職業特工隊:叛逆帝國》(Mission: Impossible - Rogue Nation)重視劇本的角色塑造和情節結構。新角色 Ilsa Faust 和奸角 Lane 首次岀場已予人神秘、難測之感,兩人的關係及其背景將作品故事格局擴大,不只有美國的 CIA,也有英國的 MI6,橋段豐富結構緊密,一洗過往依賴幸運元素、誇張場面的系列風格,重整為靠機智擊潰奸角陰謀,耐看性甚高。雖然 Christopher McQuarrie 不似 Brad Bird 那般具想像力,但他處理音樂廳一段的動作戲份甚得希治閣真傳。人們說他拍得很像《擒凶記》(The Man Who Knew Too Much)的一段歌劇段落,我跟 Christopher McQuarrie 一樣還沒看這部希翁作品,同樣地想起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用希治閣方法執導的電視廣告《The Key to Reserva》,技法相似而巧妙,十分緊張。影迷們不妨找來看看,這是大師向大師致敬的超強短片。

今次《職業特工隊:叛逆之謎》(Mission: Impossible - Fallout)集過去之大成,應有盡有。初看以為系列要跌入裝作沉重調子的潮流,愈看愈察覺這是一代英雄漢子邁向成熟的發展。電影有劇情、有轉折、有美人、有場面、有生死攸關的時刻,作為一部商業娛樂電影,它綽綽有餘。請來《滅.境》(Annihilation)的攝影師 Rob Hardy 掌鏡也為作品添上一種不穩定性,那是關乎我們的銀幕英雄——Ethan Hunt的生死命運,這是我第一次緊張、擔心他能否倖存的一集。

回顧《職業特工隊》系列,就像重拾自己對湯告魯斯、英雄形象的興奮,今日芸芸超級英雄電影都難以帶回那種嚮往。有人說湯告魯斯愈來愈像成龍,我絕不同意,因為我十足肯定他和《職業特工隊》的魅力,不僅是以高難度特技動作便能達到的,那是一種體面的演技、精神、創作。

觀眾大抵能意會到,湯告魯斯一直是《職業特工隊》系列的靈魂人物。但此話不能單純指涉他的主角地位,他自己對系列掌有高度的製作控制權,是系列創作水準的關鍵。
《職業特工隊:叛逆之謎》(2018)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