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玉子》:我們活在一個充滿大企業謊言的世界

2017年06月27日

奉俊昊的新作《玉子》(Okja)早前入圍了康城影展,由於 Netflix 有份投資,意味著這部電影將會以串流形式發行,跳過傳統戲院上映的「正常」步驟,因而在法國掀起了一段小風波,話題性甚至還高於電影本身。但作為觀眾,最關心的始終是電影本身,而它也確實是一部水準很高的作品,不容忽視。

因為 Netflix 的發行形式,令奉俊昊的新作《玉子》(Okja)新聞多多,但撇除流程的問題不談,以戲論戲,這又是一部怎樣的作品?

很多在康城影展上看過《玉子》的人都不約而同說,這是一部類型片、商業片罷了,藝術性並不算高,對於它能夠入圍國際上最響負盛名的康城影展,還要是競賽部分,表示質疑。

他們有這樣的「評價」並不讓人意外,《玉子》是那類無比流麗、相當大眾化的電影,還有「巨獸」當主角,不知就裡的話,可能還以為這是一部災難片。它的「通俗」外殻某程度上確與其他參展電影的晦澀艱深有點格格不入,但毋庸置疑的是,《玉子》的確拍得好看,情節簡單,演員表現出色,製作方面也極具水準,那頭巨大的豬 Okja 彷彿真的在山上、街頭行走,視覺特效超卓,沒有甚麼瑕疵。這是《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的班底又一傑作。

攝影師 Darius Khondji 也大有來頭,很多 David Fincher、Woody Allen 和 Michael Haneke 的作品(譬如《七宗罪》(Seven)、《情迷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和《愛》(Amour)),還有王家衛的《藍莓之夜》(My Blueberry Nights),都由他掌鏡,影像風格大膽具個性,構圖獨特;《玉子》也不例外,在與美術團隊的合作下,某些場面更令人聯想到 Wes Anderson 的作品來。

好的電影不一定要故作艱深,或賣弄甚麼獨特手法,《玉子》的故事或者予人通俗之感,卻很有作者風格。拍過《殺人回憶》(Memories of Murder)、《韓流怪嚇》(The Host)和《末世列車》(Snowpiercer)的奉俊昊,過往的作品大多都對當下社會帶有諷刺意味:《韓流怪嚇》直指政府處理危機的手法,《末世列車》更把政治、社會議題、人性探討縮放到一輛列車之內。

因為 Netflix 的發行形式,令奉俊昊的新作《玉子》(Okja)新聞多多,但撇除流程的問題不談,以戲論戲,這又是一部怎樣的作品?

難得的是,奉俊昊總有辦法把作品包裝得充滿娛樂性,原來看似嚴肅的主題亦一下子變得輕鬆,發人深省卻不會過份沉重。《玉子》也是一部這樣的電影,講環保,講人與大自然如何和諧共處。影片開首是 2007 年的紐約,卻有像極科幻電影的場景,美國大企業 Mirando 聲稱在智利找到特別品種的豬隻,並以自然方式繁殖出 26 隻小豬,分配給世界各地的優質農村飼養,更舉辦一個「超級豬」大賽,看看誰能養出最肥美的豬隻。

Mirando 的行政總裁 Lucy(Tilda Swinton 飾)說得很動聽,她以環保、生態的代言人身份向大眾說,全球人口激增,糧食短缺,這些豬隻新品種將能解決供應不足的問題,而且成本不高(食不多、拉不多,卻很肥大),最重要是味道十分好。

十年很長,長得連十來歲的韓國山區女孩 Mija 與 Okja 都已培育出深厚感情(這時電影的科幻感也立即變得充滿童話味道),不能分離,於是當 Mirando 要拿 Okja 回紐約「表演」時,她亦奮不顧身,誓要把愛豬奪回來。一場鬥爭也因此而起,過程中還要面對動物權益組織 ALF 的示威者、企業高層、消費者等等,但 Mija 還是表現得十分勇武。

《玉子》要說的話呼之欲出:我們其實活在一個充滿大企業謊言的世界。像 Mirando,為了隱瞞那些都是基因改造的豬隻,可以花十年時間搞一場大龍鳳,期間透過傳媒操控、社交網絡、廣告和各類活動洗大眾的腦,將本來違反自然的事包裝成環保、顧及生態平衡,而消費者卻懵然不知,還以為自己吃了天然又美味的食物。

因為 Netflix 的發行形式,令奉俊昊的新作《玉子》(Okja)新聞多多,但撇除流程的問題不談,以戲論戲,這又是一部怎樣的作品?

資本主義社會就是那麼「恐怖」,精英階層太懂得玩這個遊戲,從中謀取暴利之餘,還會合理化自己的行為。他們深知道大眾習慣了之後,就不會覺得有甚麼問題。當真相被「揭發」,人們知道 Mirando 以極其殘忍的方法養豬,而且都是基因改造豬隻,Lucy 被問到會否擔心食品銷量時,她說「只要夠平,人們就會買」,sad but true,一時間的醜聞算甚麼?人們都是善忘的。

然而,《玉子》並不是一部說教的電影,它有很多令人思考的地方,卻很明白世界本來就很複雜,沒有絕對的真理,只有相對的觀點。Lucy 也談不上是一名歹角,她只是沉迷自我形象和宣傳自己,沒有害人的本意,那些基因改造食品她也有吃啊!她真的不覺得有甚麼大不了。另一方面,那個動物權益組織 ALF 的韓裔成員(Steven Yuen 飾)亦會因為覺得「很酷」,於是明明女孩說想帶 Okja 回到山上,也翻譯成她想把 Okja 送到紐約,好讓他們的計劃能夠順利執行。

這可能令電影的方向因而變得難以觸摸,但社會本就如此,只要導演的觀察足夠敏銳,就能表現到那份真實,即使包裝看起來很瘋狂和誇張。毫無疑問,奉俊昊有這樣的能力,也表現得出色。

因為 Netflix 的發行形式,令奉俊昊的新作《玉子》(Okja)新聞多多,但撇除流程的問題不談,以戲論戲,這又是一部怎樣的作品?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