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夢鹿情緣》:非典型精神狀態的愛情童話

2017年08月22日

《夢鹿情緣》的男主角安德利是屠場財務總監,他被新來的年輕檢測員瑪莉亞吸引,兩人更因為會做同一個夢,在夢中相遇,而開始嘗試發展關係。如果對亞氏保加症不熟悉或沒有參考背景資料,觀眾可能會覺得女主角怪怪的。但其實電影已有足夠資料(心理或精神科醫生一角)提示女主角不是性格怪,而是非典型精神狀態(neuroatypical)。導演伊迪高安怡迪亦曾在訪問中明說她就是要拍一個亞氏保加症女孩,「她理解世界的方法跟我們不同,而且習慣孤獨。」

如果對亞氏保加症不熟悉或沒有參考背景資料,觀眾可能會覺得女主角怪怪的。但其實電影已有足夠資料(心理或精神科醫生一角)提示女主角不是性格怪,而是非典型精神狀態(neuroatypical)。

亞氏保加是自閉症一種。主流電影中不乏對自閉或亞氏保加的描寫,但對象多數是男性(不論自閉或亞氏保加,男患者較女患者多),例如《暗算》(The Accountant)、《阿漢正傳》(My Name is Khan)或很多年前的《手足情未了》(Rain Man)都是雅俗共賞的佳作。《夢鹿情緣》以亞氏保加女做主角,實屬罕見。

除了亞氏保加女外,《夢鹿情緣》最吸引的必定是男女主角做同一個夢,在夢中以鹿的身份相遇相親,這份超現實的浪漫。我是一個很老土的人,即使看超現實的戲,也常禁不住想,「到底它想表達什麼呢?」(即是看抽象畫問「其實畫緊乜?」)想呀想,我想可以用三種方法去理解《夢鹿情緣》。

亞氏保加,如何去愛?

許多自閉或亞氏保加症患者會像女主角瑪莉亞一樣,言行舉止冷漠無情,對別人不聞不問不關心,不理他人感受,很難跟人建立關係。有些人會因而以為他們都只活在自己世界,不懂去愛別人。但其實不論是亞氏保加或自閉症患者,他們都有愛人的能力,只是他們不懂得像一般人去理解愛。感同身受對他們來說比較困難。一般人戀愛時追求的「兩心相牽」,「傷在你身,痛在我心」,對他們來說好比火星文,完全是另一個世界的事情。他們不能從表情聲音動態等得知情人快樂與否,但若明確告訴他們情人不快樂,他們也會難過。一旦愛上了,他們也能很深情很專一很熾熱,只是表達方式不同。

安德利是一般人,他一開始就被瑪莉亞吸引(飯堂和辦公室的凝視);瑪莉亞接收不到安德利對自己的好感,也不察覺自己對他有沒有感覺,待他就如待所有人一樣,冷漠、有話直說。但當她發現自己想和安德利戀愛時,瑪莉亞是出盡全力去愛的。她逐一解決問題─買手機、在家裡排演如何跟安德利對話、買毛公仔和撫摸動物,讓自己不再害怕身體接觸。亞氏保加女不懂猜度但也不怕訕笑,她的愛很目標為本很純粹,告訴我怎樣做,我就會做。

如果從這個角度看《夢鹿情緣》,那個相通的夢境是情節上的必須,因為它打開了瑪莉亞感情上的缺口。她不能從眼神和身體語言知道有人喜歡自己,但兩人竟然有相通的夢境?那應該是他了。

如果對亞氏保加症不熟悉或沒有參考背景資料,觀眾可能會覺得女主角怪怪的。但其實電影已有足夠資料(心理或精神科醫生一角)提示女主角不是性格怪,而是非典型精神狀態(neuroatypical)。

靈慾取捨

《夢鹿情緣》的英文名是 On Body and Soul(不懂匈牙利原文,大膽推測也是這個意思?),翻成中文大約是靈與慾,很直白的一個名字,就是探討戀愛中靈和慾的地位。

常說一段戀愛最有趣就是曖昧期。《夢鹿情緣》片長 116 分鐘,當中超過 100 分鐘都是安德利和瑪莉亞的曖昧期,到最後 5 分鐘,這段關係才落實。他們的曖昧也真夠有趣,兩人完全沒有身體接觸,但卻有相同的夢境,「約會」可以是相約一同入睡。到有一天兩人想共處一室一同入睡,卻反而睡不著,只能起床玩啤牌。

夢是純意識的活動(夢遊除外),如真能在夢中交流,還有比這更私密更隱蔽的靈魂溝通嗎?如果戀愛是要找尋靈魂伴侶,安德利和瑪莉亞真是完美的靈魂伴侶。

很可惜,電影完結時,安德利和瑪莉亞終於放下心結,在現實生活中成為戀人;與此同時,他們也不再夢見自己是鹿,不再在夢中相遇。肉體歡愉和靈魂契合,二者只能取其一?

如從這個角度看,那超現實夢境其實只是一個暗喻,代表靈魂交流在戀愛中的地位。但這樣看又好像太直白了,我不喜歡。

如果對亞氏保加症不熟悉或沒有參考背景資料,觀眾可能會覺得女主角怪怪的。但其實電影已有足夠資料(心理或精神科醫生一角)提示女主角不是性格怪,而是非典型精神狀態(neuroatypical)。

幻想故事

或許我應該用最簡單的角度去想《夢鹿情緣》,就當它是一個幻想故事,真的有這樣的兩個人,每晚做同一個夢,在夢中相遇,繼而在現實中相愛。

真當它是一個幻想故事,又覺得它不夠夢幻,夢和鹿的戲份太少了。還有那條偷交配粉的劇情線,在幻想故事中它有什麼作用呢?為了讓電影不太悶藝,讓劇情明快和豐富一點?

有朋友說《夢鹿情緣》跟新海誠的作品一脈相承,現實中不能相愛的兩個人,在奇幻的時空相遇。新海誠的作品就是夠夢幻夠奇幻,不會忽然來一段很現實又不太美麗的情節。在這方面,《夢鹿情緣》或許較《你的名字》或《秒速五厘米》等有深度,但奇幻空靈就新海誠兄勝一籌了。

話需如此,我還是傾向用這個角度去理解《夢鹿情緣》,畢竟最後一個雪地空鏡還是很美,讓人很有遐想。那雙鹿,跑到哪對男女的夢中去了?

或許不是電影直白,是我看得直白。電影不是這樣看的,我要再努力。

如果對亞氏保加症不熟悉或沒有參考背景資料,觀眾可能會覺得女主角怪怪的。但其實電影已有足夠資料(心理或精神科醫生一角)提示女主角不是性格怪,而是非典型精神狀態(neuroatypical)。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