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運動與電影】《美國飛人》:體育與政治應否混為一談?

2016年05月03日

以運動項目作為題材的電影雖然很多,但離不開「正能量」、「勵志」、「跌低咗起返身」這些關鍵詞。《美國飛人》(Race)較為特別,加入了種族和政治的話題,卻又能保持一般運動電影的流暢性和緊湊性。

以運動項目作為題材的電影雖然很多,但離不開「正能量」、「勵志」、「跌低咗起返身」這些關鍵詞。《美國飛人》較為特別,加入了種族和政治的話題,卻又保持流暢和緊湊。

怎樣才是好的運動電影?實在很難說,俗套一點說,大概都離不開「體育精神」,所以才有上述的關鍵詞。嚴格來說,《美國飛人》也一樣,只是「體育精神」並非彰顯在比賽上,而是主角謝斯奧雲斯(Jesse Owens)的某些決定,甚至是配角的支線上。

誰是 Jesse Owens 呢?他是二戰前一名黑人田徑運動員,1936 年代表美國出戰柏林奧運,奪得 100 米短跑、200 米短跑、4×100米接力和跳遠 4 枚金牌,也是首位能在單一屆奧運奪得 4 枚金牌的美國運動員,紀錄保持了達 25 年之久。

不過,《美國飛人》不只是表揚他的輝煌成就,重點其實落在他的種族身分,以及參戰納粹德國統治下的奧運的這個決定。

以運動項目作為題材的電影雖然很多,但離不開「正能量」、「勵志」、「跌低咗起返身」這些關鍵詞。《美國飛人》較為特別,加入了種族和政治的話題,卻又保持流暢和緊湊。

1936 年,納粹德國仍然張牙舞爪,偏偏奧運卻早已決定在柏林舉行,當時美國便有很大的聲音,認為運動員(甚至美國)該杯葛柏林奧運,以示表態,因而引發了很多政治運動。然而作為一名運動員,誰不想參加奧運呢?更矛盾的是,Jesse Owens 的黑人種族身份,在那個年頭本來就是被壓迫的一群,他在大學內已飽受種族歧視困擾,但自己卻為了參加奧運,到一個種族歧視問題正肆虐的一個國家,這個道理怎說得過去?

《美國飛人》就在運動與政治裡周旋,當中有比賽的大場面,也有個人的矛盾,以及一些政治上的枱底交易,頗為豐富。配角的演出尤其精彩,Jason Sudeikis 飾演 Jesse Owens 的教練,二人亦師亦友的關係十分好看,另外,老戲骨 Jeremy Irons 和 William Hurt 分別飾演 Avery Brundage 和 Jeremiah Mahoney,也展現了美國奧委會中的敵對關係,參賽抑或抵制,政治應否介入國際體壇盛事,讓觀眾不斷思考。

以運動項目作為題材的電影雖然很多,但離不開「正能量」、「勵志」、「跌低咗起返身」這些關鍵詞。《美國飛人》較為特別,加入了種族和政治的話題,卻又保持流暢和緊湊。

對影迷而言,最有趣是為柏林奧運拍攝影片的女導演 Leni Riefenstahl 這個角色。Leni Riefenstahl 在 1935 年拍了《意志的勝利》(Triumph of the Will)揚名後,游說希特拉讓她拍一部關於奧運的電影,稱這樣能夠讓納粹德國名垂千古,然而德國政治宣傳部長 Joseph Goebbels 卻質疑她的動機,常常就 Jesse Owens 應否攝入鏡頭內與她爭拗,因為 Jesse Owens 的連場勝利,正正反駁了納粹的白人優越主義。

這些片段後來被剪輯成紀錄片《Olympia》,Jesse Owens 的片段一度被要求剪掉,但在 Leni Riefenstahl 的堅持下得以修復。《美國飛人》尾聲有一場戲,Leni Riefenstahl 在賽後要求 Jesse Owens 補拍一些動作,Jesse Owens 反問這是否造假?Leni Riefenstahl 說重點在於他的事蹟得以流傳,宣揚體育精神。運動電影的優劣,關鍵也許亦在於此。

至於體育和政治應否混為一談,《美國飛人》沒有很明確的說法,儘管某程度上認同 Jesse Owens 該出戰柏林,但看到影片的結尾,歧視問題仍然嚴重,也不禁令人感嘆。牽扯到政治能幫得上忙嗎?這方面觀眾自行思考好了。

以運動項目作為題材的電影雖然很多,但離不開「正能量」、「勵志」、「跌低咗起返身」這些關鍵詞。《美國飛人》較為特別,加入了種族和政治的話題,卻又保持流暢和緊湊。

《美國飛人》

導演:Stephen Hopkins

上映日期:2016 年 5 月 5 日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