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大場面之餘不忘情感:跟《末日困獸戰》導演 Brad Peyton 對談

2018年04月04日

導演 Brad Peyton 繼《加州大地震》(San Andreas)之後,再拍另一部動作歷險故事,他過往的作品都充斥大場面,和他喜愛合作的 Dwayne Johnson 一樣,予人陽剛、刺激之感。可是,他強調自己本人並不像 Dwayne Johnson,外表相對文質彬彬,沒有黝黑的膚色,也不健碩;他喜歡在電影加入更多感性的元素,而《末日困獸戰》(Rampage)就是一部有很多大場面,卻又不忘情感的電影。電影將於下星期四(4 月 12 日)在香港公映,比美國還要早一天,在此之前,不妨先看看跟他的訪談文字,了解更中當中的製作細節。

導演 Brad Peyton 繼《加州大地震》(San Andreas)之後,再拍另一部動作歷險故事,他過往的作品都充斥大場面,但原來為故事注入更多情感,也是他一直渴望做到的事情。

Question:你前兩部作品《地心探險記 2:世外秘島》(Journey 2:The Mysterious Island)及《加州大地震》(San Andreas)都屬於動作冒險鉅製,新作《末日困獸戰》的規模就更龐大,這類型的故事對你有甚麼吸引力?

Brad Peyton:❝ 我喜歡規模龐大的電影製作和故事,以及跟大明星 Dwayne Johnson 合作。《末日困獸戰》改編自同名街機遊戲,我覺得很有挑戰性,因為遊戲本身沒有甚麼劇情可言,我只能利用當中的三頭生物和一些「彩蛋」向它致敬。與此同時,這也讓我可以拍屬於自己的電影,構思新的故事,表達我感興趣的主題。我想提醒觀眾,怪獸也許可怕,但怪獸電影是可以很有趣的。❞

這次是你跟 Dwayne Johnson 第三度合作,期間有甚麼轉變?他為《末日困獸戰》帶來了甚麼新的衝擊?

❝ Dwayne Johnson 愈來愈渴望重新塑造自己,並尋找更多新意和挑戰。《末日困獸戰》中,他有更為爛撻撻的形象,跟《地心探險記 2》已很不一樣。觀眾會覺得有趣,與此同時他的全心投入,也令整個創作團隊更有發揮。

我常常說 Dwayne Johnson 跟我是很不同的人,單是外表就能看出來了,他就像 4 個我加起來那麼健碩,膚色黝黑,而且有型。我的皮膚白皙,就像躲在洞穴已久不見天日那樣。Dwayne 為人十分幽默風趣,作為一個動作巨星是很好的平衡,相對來說我就較為踏實和感性了。然而,兩種不同的特質,加起來就令事情變得更多樣化,相信觀眾也可從電影中看到這一點,我們都把各自的最好一面放進作品裡。最重要是互相尊重和信任,大家都是為部戲好。❞

因基因實驗出錯而起


《末日困獸戰》的故事講述 Dwayne Johnson 飾演的靈長類動物學家 Davis,與銀背大猩猩 George 有深厚感情,一次基因實驗出錯,這隻溫馴的大猩猩變成狂怒難馴的龐然巨獸,就連其他動物也產生了基因異變,到處大肆破壞。他必須想辦法阻止這場全球性災難,更重要的是,拯救他這位大猩猩好友。

導演 Brad Peyton 繼《加州大地震》(San Andreas)之後,再拍另一部動作歷險故事,他過往的作品都充斥大場面,但原來為故事注入更多情感,也是他一直渴望做到的事情。

你的電影製作過程是如何的?

❝ 我的目標除了是讓自己和電影成功之外,也希望台前幕後的所有人都有同樣的滿足感。這意味著我必須要周詳地計劃、安排好每一個細節,譬如 storyboard 等,會與演員作很深入的討論,製作期間愈少驚喜愈好,世界太多變數了,我要盡量提高這份安全感。

然而,我也明白如果製作期間不放開懷抱發掘新事物,對整個過程也會造成傷害,因為這是可以令電影變得更有生命的。所以我也會不斷追求進步,從不鬆懈。❞

除了規模龐大之外,《末日困獸戰》也有很豐富的情感,由 Dwayne Johnson 飾演的 Davis 與大猩猩好友 George 之間的關係帶動出來,為甚麼這些元素對你來說那麼重要?

❝ 我希望我的印記能被察覺,希望觀眾會為我的作品有如此豐富的情感感到驚喜。《末日困獸戰》是一部關於 George 和 Davis 之間的友誼的電影,那時我向公司展示一些 George 和 Davis 在一起的畫作時,我就說:電影就是這個樣子,就是關於這兩個好友。所以我特別喜歡電影海報的設計,那完全是我最初的畫作想要表達的意念。

電影的核心是友誼,以及你會為拯救你的好友去到幾盡。於是,我跟 Jason Liles 作了很多溝通,他是背後飾演 George 的演員,他花了兩個月時間跟形體指導 Terry Notary 學習,令動態上更像一隻猩猩。之後我再花兩個月跟他講解該怎麼演,這些前期工夫十分重要。Dwayne 和 Jason 發展出一段友誼,觀眾看著 George 的雙眼,是確實 Jason 的雙眼,臉孔也是同一個樣子。即使 George 變得很巨大時,我們拍攝時也會有升降台,讓他的視線跟戲中實際的角度一致,讓 Dwayne 和 George 可以真的在演對手戲。

我在小鎮中長大,沒甚麼事可以做,電影成為了我情感上的出口,一個讓自己感受和更有力量的途徑。我青少年時期在加拿大的生活對我有很大的影響。❞

扮演 3 個不同體型的猩猩


Jason Liles 在拍攝時要帶上長臂義肢。6 呎 9 吋高的他為配合 George 的異變而調整演出,須要根據扮演 500 磅、1000 磅和 18000 磅的大猩猩去改變自己的行為舉止。

導演 Brad Peyton 繼《加州大地震》(San Andreas)之後,再拍另一部動作歷險故事,他過往的作品都充斥大場面,但原來為故事注入更多情感,也是他一直渴望做到的事情。

Weta Digital 是全球最頂尖的視覺特效公司之一,為不少電影製作過很多難忘的角色與場景,可否談談你跟他們的合作?

❝ 跟 Weta 的合作是我從未有過的經驗,他們是真正的藝術家,並且有超凡的技巧。他們整個團隊都是出類拔萃的。❞

片中其中一場在一架 C-17 軍用飛機上發生,Dwayne Johnson 和 Naomie Harris 被一台鏡頭以外的巨型風扇吹動著,拍攝這一場有甚麼感受?

❝ Dwayne、Naomie 和我都沒有做過類似的東西,相當具挑戰性,我們要製作很多 C-17 的搭景,爆炸前、爆炸時和爆炸後的。當飛機墜落時,演員被強烈地搖晃,周圍的物件亂飛,Dwayne 和 Naomie 吊著「威也」跳來跳去,任由巨型風扇吹著,在飛機裡亂撞。風扇的噪音很大,我們指導時要大叫才行。

我們給演員難忘體驗的同時,也希望觀眾能一同感受,後期雖有再加上一些火焰和其他視覺效果,但我希望一切盡可能以鏡頭拍攝。

我們建造了一整架 C-17,另加一個可以 60 度傾斜的部分,讓演員和特技組可以搖晃、跳動,是很恐怖、很瘋狂,但很值得,因為看起來充滿實感。❞

你希望觀眾看罷《末日困獸戰》之後能有甚麼得著?

❝ 我很喜歡那個廣告標語:大遇上更大的(Big Meets Bigger),我們確實有個「大」明星,他遇上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對手,這部電影將會充滿娛樂性,也有豐富的情感,像過山車般上上落落,十分刺激。這是我想電影出來的效果,能讓人完全投入當中的世界,同時又被觸動。我希望觀眾也有這樣的感受,得到所有他們想在一部大製作得到的東西。❞

巨獸特效十分逼真


戲中最大型的場景發生於芝加哥的戰事,當中有巨型異變鱷魚攀上摩天大樓,13 噸重會飛的狼從尾巴發射尖刺。高峰期時,飛狼可以有 50 呎高 85 呎長,重達 13.8 噸,巨鱷的體積有60.7 呎乘 225 呎,重達 150 噸,牠的顎骨能粉碎大廈和車輛。

導演 Brad Peyton 繼《加州大地震》(San Andreas)之後,再拍另一部動作歷險故事,他過往的作品都充斥大場面,但原來為故事注入更多情感,也是他一直渴望做到的事情。

《末日困獸戰》

導演:Brad Peyton
演員:Dwayne Johnson、Naomie Harris、Malin Åkerman、Joe Manganiello
上映日期:4 月 12 日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