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型人狗仔隊》:狗臉的歲月

2017年02月08日

福山雅治在《型人狗仔隊》(Scoop!)的形象和他過往演的「官仔骨骨」角色有很大分別。這位獨來獨往的狗仔隊攝影記者都城靜,表面極為頹廢,終日買醉,但他卻是行業翹楚,線眼多,人脈廣,跟蹤偷拍的怪招甚多,屢次為定子(吉田羊 飾)當副總編輯的《Scoop!》雜誌建奇功,拍到具爆炸性的藝人私隱照片,刷新銷量紀錄。

對一般觀眾而言,《型人狗仔隊》不過是部誇張的娛樂電影;我曾經從事攝影記者 20 多年,看罷卻感觸良多。

《Scoop!》定位為「綜合娛樂雜誌」,內容有時事新聞和娛樂新聞,還有招徠讀者的性感暴露水著美女寫真,那數頁圖輯需經特別「封口」處理,雜誌才可公開售賣。

《型人狗仔隊》情節看似很瘋狂誇張,但劇本其實是很傳統的寫作手法,先把都城靜的形象塑造得很差,令觀眾都覺得他行為卑劣時,故事安排他被迫和新人行川野火(二階堂富美 飾)搭檔,什麼都不懂的潮妹野火自然為都城靜製造不少麻煩,但這個角色慢慢帶出都城靜感性善良的一面,和定子有段美好的過去,原來都城靜曾經是位充滿理想熱情的嚴肅新聞攝影記者,對朋友柴拉源(Lily Franky 飾)有情有義。

對一般觀眾而言,《型人狗仔隊》不過是部誇張的娛樂電影;我曾經從事攝影記者 20 多年,看罷卻感觸良多。電影雖沒明言,但對新聞工作者而言,存有 "those were the days" 的感慨,新聞界——包括專門「追明星屁股」的狗仔隊來說,最美好的日子肯定已經一去不返,特別是印刷媒體,正處於嚴峻的寒冬。

《型人狗仔隊》中的《Scoop!》雜誌及媒體的生態有點抽離現實,雜誌只要有猛料,銷量便急升,但在現實環境下,這些關於藝人的醜聞新聞已急速降溫,年輕一輩已經不願意花錢買八卦雜誌,在香港,數番昔日很火紅的「八卦雜誌」(例如《東方新地》和《忽然一周》)已經因為銷量急跌而停刊,剩下的在市場上苟延殘喘,或者陸續變身網上媒體。

娛樂新聞忽然不賣錢了,讀者像一夜之間不再關心女星緋聞,或豪門爭產,或者偶爾上網看看免費的八卦新聞,付錢買雜誌,可免則免。前陣子香港有些前娛樂狗仔隊,轉投黨報,跟蹤偷拍搜集黑材料,打擊不同政見人士,曾經在公開場合與某政客扭打作一團。以前的狗仔是 shoot and go, 有時或會挑釁被攝者,但拍了照便速逃,絕少牽涉其中。

對一般觀眾而言,《型人狗仔隊》不過是部誇張的娛樂電影;我曾經從事攝影記者 20 多年,看罷卻感觸良多。

《Scoop!》編輯部其實臥虎藏龍,很多是跑正統新聞起家的,現在都妥協,像編輯馬場先生,曾經採訪過阪神地震,與都城靜曾經是好拍檔,現在屈就主理「水著美女寫真」,總編輯曾經採訪過「真理教襲擊」及「首相田中角榮貪污案」等轟動日本的大新聞……這班新聞界的老鬼,憶述往事時,總會兩眼放光,皆因大家心照,為了報道新聞,為了那份報道真相的使命感,大家都奉獻了火紅的青春。

而往後的日子,都是「捱騾仔」。面對「新聞娛樂化」﹑「碎片 / 瑣事化」﹑資訊泛濫﹑媒體自我審查和新聞自由空間萎縮,已經少有震撼人心或改變社會的新聞報道。

《型人狗仔隊》中,《Scoop!》的編輯提到新聞工作應該有「反建制」,監察社會的精神,放眼現今香港,有哪間傳媒能恪守這精神,而不淪為逢迎權貴的工具?本片像是日本版的《導火新聞線》,但貼地得多,沒有高舉理想的旗幟,大家知道「綜合娛樂」是甚麼一回事。

我跑過正規的 hard news,也做過旁門左道的跟蹤偷拍;經歷過「新聞娛樂化」、「娛樂新聞化」及「咸故科學化」,見識過很多古靈精怪的採訪手法,認識不少傳媒敗類。行內人看《型人狗仔隊》,會會心微笑,人物及情節其實不比現實誇張很多,很多似曾相識,總會令我聯想到某些傳媒朋友。

對一般觀眾而言,《型人狗仔隊》不過是部誇張的娛樂電影;我曾經從事攝影記者 20 多年,看罷卻感觸良多。

導演和編劇大根仁絕非憑空想像,《型人狗仔隊》的細節很認真,應該訪問過不少攝影記者,像都城靜不同場合使用的器材,從鏡頭焦距,到機身的殘舊程度都很逼真,我留意到他用的光圈快門和感光度組合都有考究過。

對於都城靜這位攝影記者心態有很獨特的描寫:每個攝記或多或少都曾經有當戰地記者的憧憬,願意為此赴湯蹈火。都城靜的偶像是 Robert Capa——雖然例牌了點,但勝夠在出名,Capa 名作《中槍了》,早年有證據質疑它的真實性,但不是本片討論範圍。

(以下內容涉及重要劇情)

結局那一幕,柴拉源失常,脅持女兒,持槍到處殺人,要好友都城靜拍照見證。都城靜以獨特的方法,保存了攝影師的尊嚴,但又讓雜誌社成功報導(製造機會給野火拍攝獨家照片)。

這段情節處理可能較為誇張,但對我這位行內人,卻是無比感動,證明導演很深入了解攝記的心態。定子在黑房中發現,都城靜特意用菲林相機,而且刻意不對焦,沒有一張照片是可用的,表面是為了拖延時間,裝作配合當事人,實際是不想經自己的手出賣朋友,沾污「攝影」精神,所以定子說他很「體貼」。很多時候,攝記為了「搵食」,會拍很多違背新聞道德的照片,為了交差,不得不拍,但在大事大非的關頭,攝記們總有點阿 Q 精神,再壞的情況下,希望不是「親手」背棄自己。

對一般觀眾而言,《型人狗仔隊》不過是部誇張的娛樂電影;我曾經從事攝影記者 20 多年,看罷卻感觸良多。

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如想緊貼最新資訊,可於「已讚好 / Liked」選單內點按「搶先看 / See First」。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