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超音鼠大電影》:遊戲改編電影示範

2020年02月21日

SEGA 招牌電玩《超音鼠》改編成電影,本來就屬大事一樁,都已經是品牌代言人了,怎可能不受注視?結果去年首條預告一出,經過荷里活美學「污染」變成人唔人鬼唔似鬼的外星異種,還未看下去就浮現 1993 年版《超級孖寶兄弟》(Super Mario Bros.)的惡夢(此片在美國 Netflix 上架,唔信邪的話即管看看),童年回憶又一次被大人摧毀!

《超音鼠大電影》的做法,是取其角色放進典型的公路電影框架,一人一鼠的走完前往大城市的公路之旅尋寶,最後大打邪惡博士,用友情貫穿起承轉合⋯

結果,全球影迷電玩迷群起攻之,幸好片商派拉蒙 CEO 和電影導演都不是女人,亦非姓林和鄭,未幾宣布將會「大執」超音鼠 CG 造型。

可幸,改良版回復原來遊戲角色漫畫化的風格,大眼瘦身型一看醒神,無怪美國上畫首周旋即打破《神探 Pikachu》當地票房紀錄,冠絕同類作品,即使錯過原來的感恩節和聖誕檔期也是值得。

《超音鼠大電影》的做法,是取其角色放進典型的公路電影框架,一人一鼠的走完前往大城市的公路之旅尋寶,最後大打邪惡博士,用友情貫穿起承轉合⋯

說到這裡,該知道遊戲改編電影是「蝦人」的工作,吃力又不討好,大改或小改都會被不同族群的電玩迷砲轟,看《生化危機》(Resident Evil)和《刺客信條》(Assassin's Creed)電影系列的口碑就知。原封不動呢?若像《孖寶兄弟》的話,故事太簡單無法改編,還是去救那個時常被擄的公主?如《刺客信條》或《HALO》,遊戲的過場片段已有跟劇集和電影一樣的分鏡剪接,又何需多此一舉?

《超音鼠大電影》的做法,是取其角色放進典型的公路電影框架,一人一鼠的走完前往大城市的公路之旅尋寶,最後大打邪惡博士,用友情貫穿起承轉合,大路得來又保險。沒有過度鑽入遊戲世界,在可觀性與重現遊戲特性之間取得合理平衡。

《超音鼠大電影》的做法,是取其角色放進典型的公路電影框架,一人一鼠的走完前往大城市的公路之旅尋寶,最後大打邪惡博士,用友情貫穿起承轉合⋯

電影之下的超音鼠活像愛玩的頑童,頗有原作遊戲呈現的神采(了解《超音鼠》歷史的話,該知道他帶點自信驕傲的個性是特別設計出來,用以突顯與《孖寶兄弟》的分別);像超高速攝錄機高速行動,一人分飾兩個打乒乓球的設計,早在 10 年前已由《變種特攻》的 Quicksilver 實現,但橋唔怕舊最緊要受,小朋友觀眾大多數收貨。

或者在家中工作悶得太久,一看這種無須多用腦的喜劇特別醒神。巧合地,《超音鼠大電影》也是個關於外星刺蝟尋找朋友的故事,它正正提醒我們,維持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是正常生活的一部分。

《超音鼠大電影》的做法,是取其角色放進典型的公路電影框架,一人一鼠的走完前往大城市的公路之旅尋寶,最後大打邪惡博士,用友情貫穿起承轉合⋯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