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對不起,錯過你》:畀啲掙扎!

2020年03月15日

去年(2019 年)我很喜歡的兩部電影,都是關於家庭的故事,一部是台灣鍾孟宏導演的《陽光普照》,另一部是英國「堅叔」堅盧治(Ken Loach)導演的《對不起,錯過你》(Sorry We Missed You)。《陽光普照》裡的家庭在長子離世及次子被判入勞教所而面對翻天覆地的變化,因此重新檢視家人的關係。

《對不起,錯過了》則是英國勞工階層面對的生活議題,堅盧治素來為弱勢社群發聲,作品控訴力強。前作《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指出英國的社會褔利政策非但不能為市民提供安全網,反而因為政策的「非人性化」促成更多荒謬的現象。

《對不起,錯過了》是英國勞工階層面對的生活議題,堅盧治素來為弱勢社群發聲,作品控訴力強。前作《我,不低頭》指出英國的社會褔利政策非但不能為市民提供安全網,反而因為政策的「非人性化」促成更多荒謬的現象。

如果請堅叔今天來香港走一趟,必定大開眼界,目睹更多政府的荒謬事,例如派錢派到一團糟,民怨沸騰。堅盧治年逾八十,洞察力仍然強勁,《對不起,錯過你》絕對是一場社會悲劇,或者,更貼切地可形容為因社會「進步」下誕生的悲劇。

《我,不低頭》尚可看成主人翁 Daniel 的不幸,因為身體抱恙,不適合工作,但申請社會褔利金又關卡重重——政府擔心資源被濫用而定下繁複的規則,真是到死那天仍未能成功申請。

《對不起,錯過你》的境況令人搖頭嘆息,主人翁 Ricky(Kris Hitchen 飾)是位身體健康,希望自食其力的貨車司機。在成為司機之前,他經歷金融海嘯後,經濟不景,創意夢碎,兼且找不到原來行業的工作,還欠下一身債務。

隨著網購成為市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網購興旺帶動物流業的發展,行業需要聘請前線派遞貨件的員工,英國部分政府服務(如換領護照)也委託速遞公司完成。

Ricky 工作繁忙,集司機與速遞員一身,新入職員工往往被派往「難捱」的路線,即是派件數量多,而且地點偏遠,因此司機休息時間不足,連上廁所的時間也沒有,司機為了工作達標,自備膠樽在車內小便。

因為工作,Ricky 沒空照顧兒女,兒子性格反叛,屢次在外頭闖禍,正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面對生活的煎熬,這家人努力掙扎求全(像香港某健身教練名言:畀啲掙扎!)在逆境中更能感受家人團結的力量。

《對不起,錯過了》是英國勞工階層面對的生活議題,堅盧治素來為弱勢社群發聲,作品控訴力強。前作《我,不低頭》指出英國的社會褔利政策非但不能為市民提供安全網,反而因為政策的「非人性化」促成更多荒謬的現象。

資本主義社會發展,背後是由無數勞動者血汗而促成,企業的算盤打得響,運用許多先進方法,如大數據及外判制度,更有效地運用資源,但根據大數據制訂的策略,鮮有從勞動者角度考慮,Ricky 的運輸公司根據數據安排最具效能的派遞路線,犧牲的是工人休息時間。主管隆而重之的那個多功能調度器(可規劃路線、簽收文件、監察司機工作進度及計算工資)恍如一件囚禁現代工人靈魂的法器,在電影裡主管關心儀器損毀更甚於員工健康。

堅盧治也理解「無良僱主」的成因:外判制度很多時候根據「價低者得」原則,像片中僱主大條道理說明白自己在僱員眼中是個「仆街」,但沒有他這種仆街經營公司,及爭取到大客戶(如蘋果手機)的派送委託,司機們統統面對失業之苦。

商業社會,你情我願。缺乏議價能力的勞動階級,只好啞忍,接受沒有尊嚴的生活。

公司為了減低營運成本各出奇謀,Ricky 便是以「假自僱」的身份才獲得聘用,他需要自己提供貨車,或者分期付款向公司買車才得到工作,為了籌措買車的錢,Ricky 逼於無奈賣掉妻子 Abbie(Debbie Honeywood 飾)工作需要用的車子。

Abbie 的工作也間接帶出社會問題:她是位上門照顧行動不便及自理能力不足的長者,由於家人都忙於上班,將照顧的責任完全倚賴這些非親非故的照顧者,但很多時候老人家不止需要生活上的照顧,心靈慰藉也非常重要,但社會上有很多獨居的長者,家人以為花錢購買了護理服務便等同關心了他們。

《對不起,錯過了》是英國勞工階層面對的生活議題,堅盧治素來為弱勢社群發聲,作品控訴力強。前作《我,不低頭》指出英國的社會褔利政策非但不能為市民提供安全網,反而因為政策的「非人性化」促成更多荒謬的現象。

《對不起,錯過你》的英文片名有雙重意思,在戲裡,它是速遞員登門時遇上收件人不在時,留下那張便條的「標題」,而「miss」除了「錯過」,也大有「思念 / 想念」的意思,Ricky 與 Abbie 雖然想念子女,但無了期的超時工作,令他們錯過了家庭團聚的時刻。

堅盧治導演風格平實有力,他明白勞工階層的疾苦,也明白是社會發展及政策漠視人性帶來的問題,環環相扣,最後被壓榨的是無力反抗的小市民。Ricky 在車尾以膠樽小便遇到流氓襲擊,搶劫將要派送的 iPhone ,負傷的 Ricky 在急症室內最著急的竟然是找替更完成工作,上司關心的是財物損失而已,最後 Abbie 搶過電話怒斥無良上司,雖然大快人心,但顯打工仔的悲哀。

Ricky 夫婦為口奔馳,富有愛心的 Abbie 忙於照顧沒人照顧的長者,卻因此沒時間陪伴自己的兒女,但導演卻從生活的艱苦處看到人性的光輝,並不是單單純以電影販賣悲情,他指出了問題徵結,令人反思。

《對不起,錯過了》是英國勞工階層面對的生活議題,堅盧治素來為弱勢社群發聲,作品控訴力強。前作《我,不低頭》指出英國的社會褔利政策非但不能為市民提供安全網,反而因為政策的「非人性化」促成更多荒謬的現象。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