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專訪】《淪落人》導演陳小娟:現實可以很多姿多采,只是我們未必看得見

2019年01月23日

《淪落人》是未正式公映的,據知要等到 3、4 月。不過,為了符合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入圍資格,電影公司還是有安排過幾場公開放映,可能有些讀者已先睹為快了。而在金像獎之前,《淪落人》已奪得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最佳編劇及最佳男演員(黃秋生)兩項大獎,導演陳小娟也憑這部處女作,獲亞洲電影大獎的最佳新導演提名,成績相當好。戲未上映便頻頻獲獎,這方面倒與奧斯卡「接軌」,看著提名名單,總有多部還未有機會看得到。這個訪問也早於去年 11 月初便已完成,比起《淪落人》的亞洲電影節首映場還要早一點,但好戲似乎應該盡早推介,儲儲能量,到公映時便有足夠光芒叫大家不想錯過。

《淪落人》剛奪得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最佳編劇及最佳男演員(黃秋生)兩項大獎,導演陳小娟也憑這部處女作,獲亞洲電影大獎的最佳新導演提名。成績如此卓越,大概也是時候讓大家多了解陳小娟和這部《淪落人》了。

跳出舒適區

導演長甚麼樣子,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何況還要是個新導演?所以,我相信當讀者看到本文的訪問照時,都會心想:她挺漂亮的,可以當演員啊!(嗱!我是明白演員最重要還是要有演技的)

為了掩飾自己「以貌取人」的毛病,我沒有問她何不去當演員,訪問前我已做好資料搜集,知道她自小渴望當導演,儘管大學時並沒有選讀電影相關的學科。「好細個睇完戲之後,已經想去拍戲,但礙於好主流嘅思想,都係要讀好書,於是就揀咗唔關電影事嘅科讀。」陳小娟說不是家人壓力,只是生活的那個圈子都在鬥高分,環境因素影響了決定。

她選擇了讀商科,畢業後在銀行工作了三年,「後來覺得就咁落去,做一樣自己唔鍾意嘅嘢,係想像唔到自己嘅未來,就決定轉行。」陳小娟趁自己有一點經濟能力,就報讀了浸大的電影碩士,那時候開始參加一些比賽,如鮮浪潮、創+作微電影等,踏上了導演之路。

於是,才有《淪落人》,第三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的大專組冠軍。前兩屆的得獎作為《一念無明》和《以青春的名義》。

《淪落人》剛奪得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最佳編劇及最佳男演員(黃秋生)兩項大獎,導演陳小娟也憑這部處女作,獲亞洲電影大獎的最佳新導演提名。成績如此卓越,大概也是時候讓大家多了解陳小娟和這部《淪落人》了。

劇本是一個反思過程

究竟是先想到拍一個意外傷殘的中年,抑或先想到拍一個菲傭的故事?問題一問出口,我就知道問錯了。「是一齊出現的。」陳小娟說她的創作靈感都從生活而來,看到有甚麼特別的畫面便會記下來,怎會為構思而構思?「我喺街見到一個畫面:一個傷殘嘅男士坐喺一架改裝咗嘅輪椅度,有個菲律賓女仔企咗喺後面。」是的,就是大家可能在劇照和預告片看到的同一個畫面!「我覺得好特別,然後就有好多諗法:佢哋好親暱喎,會唔會係情侶呢?」

《淪落人》卻不是純粹幻想二人關係的一部電影,劇本的構成是來自一個很長的反思過程。「我睇到呢個畫面,當時覺得『咁樣唔係幾好喎』,但後來就諗,係有咩唔好呢?呢個畫面其實我係唔知道任何 information,但我就覺得『唔係幾好』,背後假定佢一定係工人?工人就唔可以有愛情?」

陳小娟說,可能很多人都會如她一樣,有這樣的偏見,譬如見到菲律賓人就覺得一定是工人,她也不能有愛情,更不要說對象是僱主了。「但喺公司識到個男朋友又 ok 㗎喎!喺學校識到個男朋友又ok 㗎喎!」

《淪落人》剛奪得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最佳編劇及最佳男演員(黃秋生)兩項大獎,導演陳小娟也憑這部處女作,獲亞洲電影大獎的最佳新導演提名。成績如此卓越,大概也是時候讓大家多了解陳小娟和這部《淪落人》了。
陳小娟就是在街上看到類似的畫面,啟發了她寫下《淪落人》的劇本。

同是天涯淪落人

然而,《淪落人》最終並沒有拍成為一個愛情故事,這是它最有意思的地方。「我想觀眾自己感受佢哋之間係一種點樣嘅感情。我覺得係好多層次嘅,佢哋有工作上嘅關係,但又一齊生活,有朋友、家人嘅關係,亦都有少少呢樣嘢以上嘅感情。」

於是,每當你以為昌榮、Evelyn(男女主角戲中的名字)的關係要「更進一步」時,導演便會馬上「止住」,留給觀眾更多的想像空間,去想像他們究竟是一個怎樣的關係,實情如何,並沒有很明確的答案。

也別以為《淪落人》會是一個傷感的故事,「同是天涯淪落人」本來就是很中性的詩句。「就咁三個字,有人會覺得好 sad、好墮落,但其實係想講,大家相遇經歷咗好多困難,難得有緣份相遇,唔需要講究我哋係咪同類人、係咪同聲同氣。我覺得呢樣嘢好 match 佢哋嘅關係,偶然嘅機會成為了好親近嘅陌生人,關係超越語言、文化。」

《淪落人》剛奪得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最佳編劇及最佳男演員(黃秋生)兩項大獎,導演陳小娟也憑這部處女作,獲亞洲電影大獎的最佳新導演提名。成績如此卓越,大概也是時候讓大家多了解陳小娟和這部《淪落人》了。

世上就是有各種各類的人

陳小娟家裡沒有請過工人,最初接觸菲傭也是到朋友家的時候,她們好像很卑微,沒有得到很好的對待,還要獨自站一旁或在廚房吃飯。

「做多咗 research 之後,就明白佢哋都係一個普通嘅個體。最重要其實係互相尊重,有啲過份熱情,要個工人一齊食飯,其實個工人都唔想。假設係你,日日個老細都要同你食 lunch,咁你想唔想呢?」《淪落人》也記下了這些菲傭的心聲,甚至提到她們有時會扮蠢,這樣就能卸下某些責任,或減輕一點工作量。陳小娟說,《淪落人》不是為了消除大家對菲傭的誤解而拍的,「如果係咁就每個人都好正直啦」,她想強調的是,無論香港人抑或菲律賓人,就有各種各類的人。譬如有昌榮那樣熱心的好人,也有街市檔攤裡會「呃秤」的衰人,菲傭有好勤力的,也有想偷懶的。

看過《淪落人》後,你或者也曾質疑,菲傭會有這麼漂亮嗎?會去報讀攝影嗎?會這麼有才華嗎?「我就要畀你睇吓,係真嘅!」陳小娟說她為《淪落人》做 research 時,就找了兩名菲傭協力,其中一名正正就是攝影師。「我哋認知嘅現實太一面倒,都係來自傳媒報導,或朋友相傳的,覺得菲傭就一定好慘、好卑微,無自己生活,我想呈現得立體啲,佢哋係有自己生活、有其他想做嘅嘢。佢哋嘅目標唔係只係嚟做工人,呢個只係中間一個停留位,幫助佢哋做想做嘅嘢。」有些菲傭想儲錢回國和家人好好生活,有些則想買樓給家人,也有些會像《淪落人》的主角那樣,想做一些藝術性創作,「現實可以好多姿多采,只係我哋未必睇到」。

《淪落人》剛奪得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最佳編劇及最佳男演員(黃秋生)兩項大獎,導演陳小娟也憑這部處女作,獲亞洲電影大獎的最佳新導演提名。成績如此卓越,大概也是時候讓大家多了解陳小娟和這部《淪落人》了。
陳小娟說原意想黃秋生的頭髮長一點、亂一點,但因為他同期要拍另一部戲,不能改變造型,便唯有以較整齊的形象示人。

希望對這筆公帑有交代

不過,片中飾演菲傭的 Crisel Consunji,其實沒有做過菲傭,她曾在迪士尼當表演者,本身有一點舞台經驗,陳小娟在公開的 casting 找到了她。她不太會講廣東話,但粗口還是聽得懂的。

至於何以一個寂寂無名的新導演能請來黃秋生演出,陳小娟形容為一個奇蹟。「我真係唔識佢,但覺得邀請到佢嘅話就會好正、好昇華,於是就 send 個劇本畀佢,好好彩佢助手睇咗,又畀埋佢睇,跟住就約出嚟傾話有興趣。」所以說,有好的劇本,影帝都可以請得郁。

問到對《淪落人》的期望,陳小娟表示對票房、口碑沒有太大壓力,反正也不是她所能控制的,但也希望「首部劇情電影計劃」這個品牌能延續下去,「如果部部都唔收得,咁呢個圈又斷層。會有少少咁嘅責任感,希望對呢筆公帑有個交代,咁下一屆仲有得拍。」

套用某影評人的形容,《淪落人》有本地久違了的城市浪漫,很值得大家一看。「可以帶畀觀眾一啲感動,或者歡笑,咁我覺得都幾開心。」陳小娟如是說。觀乎優先場觀眾的反應,陳導演,你成功了。

《淪落人》剛奪得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的最佳編劇及最佳男演員(黃秋生)兩項大獎,導演陳小娟也憑這部處女作,獲亞洲電影大獎的最佳新導演提名。成績如此卓越,大概也是時候讓大家多了解陳小娟和這部《淪落人》了。

《淪落人》

導演:陳小娟
主演:黃秋生、Crisel Consunji、李璨琛、葉童、黃定謙

場地鳴謝:Eaton HK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