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夏日國際電影節】鋒芒初露:回看李滄東、奉俊昊首作

2019年08月13日

翻開今屆夏日國際電影節的小冊子,個人特別喜歡的是「名導首作」這個環節,也讓我想起了差不多 20 年前,藝術中心曾經有過類似的節目,放映了多部大師級導演的早期作品,譬如 Jim Jarmusch 的《長假漫漫》(Permanent Vacation)、侯孝賢的《就是溜溜的她》,甚至有短片包括 Martin Scorsese 的《刮鬍記》(The Big Shave)、Lars von Trier 的《解脫的景象》(Image of Liberation)等等。

覺得這個環節特別好,不單因為這些早期作品坊間難尋(尤其在網上串流仍未流行的日子),也因為「首作」通常最有火,你更能看到導演的潛力。它未必很成熟,卻大多能展現導演的才能與個性。我個人的想法是,要是一個導演拍三部電影都沒有一部能吸引你的話,大可放棄他以後的作品;作為一個「導演名字會影響入場意欲」的觀眾,我卻對於任何導演的首作都不怎麼抗拒,因為這決定了我日後還要不要浪費時間追看他的作品。

今屆夏日國際電影節的「名導首作」環節裡,就可看到如今已蜚聲國際的兩位南韓導演——李滄東與奉俊昊的首作:《黑道初哥》與《綁架門口狗》,如今重看,更證明了他們的才華早已展現,能不斷拍出佳作絕非偶然。

今屆夏日國際電影節的「名導首作」環節裡,就可看到如今已蜚聲國際的兩位南韓導演——李滄東與奉俊昊的首作:《黑道初哥》與《綁架門口狗》,如今重看,更證明了他們的才華早已展現,能不斷拍出佳作絕非偶然。

《黑道初哥》:悲劇包裝的現實

李滄東的首作,嚴格來說算不上一鳴驚人,沒有他的第二部作品《薄荷糖》(Peppermint Candy)引來那麼多影迷談論,不過我們也可以從中察看到一些導演的標記,原來早已在當中出現。譬如都有多不勝數的象徵、隱喻,就像他每部作品的名字,沒有看過電影的話,根本難以拆解。

看《黑道初哥》(其實更喜歡原題「綠魚」),你會看到他日後作品常有的智障角色、鏡子象徵,用來展現理想與現實的落差。而這種落差,很多時候是因為社會變遷造成。《黑道初哥》提到男主角當兵回家,看到周圍矗立著高樓大廈,景緻已變得不一樣了,暗暗慨嘆舊有價值亦隨之消逝。李滄東以一個看似俗套的黑幫故事,去表達這個主題:男主角對黑幫大佬的一份愚忠早已過時,世界不再信奉這一套了,一切以利益先行,結果連自己的命運也受到牽連。而他,只不過一直想一家人齊齊整整,經營一家小店。李滄東以克制的調度、不那麼戲劇性的敘事,所展現著的冷冽詩意,可以說和他往後的作品如出一轍。

值得一提的是,《黑道初哥》除了有當年仍未憑《八月照相館》及《生死諜變》為香港觀眾認識的韓石圭之外,還可看到現時已屬「國民影帝」的宋康昊的早期演出,純粹從「睇星」的角度出發,都有足夠入場的理由。

放映場次:
24/8|17:45|大館賽馬會立方
26/8|19:30|大館賽馬會立方

今屆夏日國際電影節的「名導首作」環節裡,就可看到如今已蜚聲國際的兩位南韓導演——李滄東與奉俊昊的首作:《黑道初哥》與《綁架門口狗》,如今重看,更證明了他們的才華早已展現,能不斷拍出佳作絕非偶然。

《綁架門口狗》:喜劇包裝的現實

和李滄東一樣,奉俊昊也是到第二部作品(《殺人回憶》)才真正受到廣泛注目,但首部作品《綁架門口狗》的個人風格其實已相當強(當年卻要找陳啟泰、楊千嬅、吳君如做粵語配音谷票房!)。如果你是從《上流寄生族》(Parasite)才開始迷上奉俊昊,《綁架門口狗》算是風格上最相近的一部,同樣以喜劇包裝,去說一個令人有所感觸的現實生活故事。當然,《上流寄生族》更為成熟,節奏控制也更佳,但《綁架門口狗》毫無疑問已能看出導演才情洋溢、充滿潛質。

《綁架門口狗》當中的角色,就像是《上流寄生族》中的那一家人,都渴望能達到某些願望,而且是相對容易達成的願望,而不是擠進上流社會。譬如男主角想當教授,女主角想做英雄、上電視,有的更可能只是想得到溫飽,或不再那麼孤單。而「狗」便是串連起整個故事的一種動物,也象徵著一種低等生活;據知韓國有一個英文標題叫「A Higher Animal」,人類是更高等的動物,但我們過著的又是怎樣的生活呢?

放映場次:
21/8|19:30|香港藝術中心古天樂電影院
24/8|20:45|大館賽馬會立方

夏日國際電影節

舉行日期:8 月 13 日至 27 
詳情可瀏覽官方網站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