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夏日國際電影節】《啊,荒野》:揮拳擊退虛無

2018年08月06日

今年夏日國際電影節有一個叫「奇幻日韓」的環節,實際上只有一部韓片《毒戰寒流》,不過因為那是改編自杜琪峯的《毒戰》,所以格外矚目。當然,近年韓國電影(及其流行文化)的受歡迎程度已有超越日本電影之勢了,更受注目也是可以預料的事。不過,日本還是有很多水準極高的電影值得我們欣賞,只是可能因為韓流太盛,連公映的「空間」也沒有,譬如「奇幻日韓」當中的《啊,荒野》就是一部 2017 年的話題之作,久候多時,終於在香港放映。以下分成 5 點向大家解釋,為何這部電影絕對不能錯過。

韓流雖盛,也不要忽略日本文化,譬如《啊,荒野》就是去年一部話題之作,大家即將可在夏日國際電影節上看到。

寺山修司

雖然導演岸善幸的名字對於香港影迷來說可能比較陌生,但《啊,荒野》的原著小說作者寺山修司卻大有來頭,他不單是日本劇場界的代表人物,資深戲迷該記得,他也是一個風格獨特的電影導演,曾拍過《拋掉書本跑上街》、《死在田園》和《草迷宮》等經典。《啊,荒野》是他唯一的長篇小說作品,這次被搬上大銀幕,不能錯過。

新世代演技

《啊,荒野》在日本獲得多項大獎,當中包括報知映畫賞的最佳電影等。權威電影雜誌《電影旬報》亦把這部電影列為年度十大第三位,僅次於石井裕也的《東京夜空最深藍》和大林宣彥的《花筐》,力壓是枝裕和的《第三度殺人》。男主角菅田將輝更幾乎橫掃了日本所有大小電影獎項的影帝殊榮,他在戲中自然的情感流露,可謂揮灑自如,性愛、拳擊場面都予人豁出去毫不保留的感覺,堪稱新世代典範。另一位主角韓國演員梁益準,飾演一名有社交恐懼的口吃男,亦同樣表現出色。

拳擊

《啊,荒野》分成上下兩集上映,各長兩個半小時,合共 5 小時。故事講述兩名青年透過拳擊運動(寺山修司對拳擊十分投入,他也有寫相關的評論之餘,更曾拍過一部叫《拳師》的電影)讓自己得以撐下去,在黯淡無光的都市繼續生存。然而,《啊,荒野》中的拳擊並不像同類型電影,只是一個使人振作的工具,更多是反映兩名主角如何讓虛無的生活變得更為實在,劇本巧妙之處是,寫到他們因拳擊而成為兄弟相稱的好友,無奈背後原來連結著很多家庭悲劇,令觀眾愈看愈痛心。

韓流雖盛,也不要忽略日本文化,譬如《啊,荒野》就是去年一部話題之作,大家即將可在夏日國際電影節上看到。

新宿

故事設定在 2021 年,福島地震後的十年,日本經濟持續低迷,連新宿歌舞伎町也難以生存下去,風月場所都變成了老人院和殯儀館,全無生氣。40 年代尾日本有了第一波嬰兒潮,他們長大後讓日本變得十分繁榮興盛,歌舞伎町也因為他們的「需要」成為了聞名世界的「景點」,可是其後日本出生率漸降,社會開始要面對人口老化的問題,這群人也成為了「負擔」,往日他們留連風月場所,如今卻居於老人院,不久的將來還會成為殯儀館的主角,諷刺的是,地點並沒有改變。新宿在《啊,荒野》中成為了一個「符號」, 連主角也想狠狠的打它一下。這部戲最好看的地方是,這個近未來的新宿,就像日本的縮影,反映著種種社會問題。

自殺問題

《啊,荒野》那個數年後的日本,政府設立了「社會奉獻方案法」,年輕人被強制加入義工行列照顧老人,世代矛盾因而加劇,社會亦變得更動盪不安。更糟的是,年輕人也因為人口老化的問題,帶來難以承受的生活重擔,當中不少人更曾想過自殺,一了百了。不過,片中對於「自殺」這個題材上的處理,有很不一樣的角度,引發人深思。

韓流雖盛,也不要忽略日本文化,譬如《啊,荒野》就是去年一部話題之作,大家即將可在夏日國際電影節上看到。

奇幻日韓其他選映作品包括:

《惡搞野郎與美麗癲世界》(導演:園子溫、山內健司、太田光、兒玉裕一)
《棟篤雙星血肉史》(導演:板尾創路)
《殺戮重生犬屋敷》(導演:佐藤信介)
《13 百搭之一鏡映畫》(導演:矢口史靖、鈴木卓爾)
《毒戰寒流》(導演:李海暎)

夏日國際電影節

日期:8 月 18 日至 28 日
詳情可瀏覽官方網站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