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陰風陣陣》:抑壓、濫權、驚慄

2019年02月06日

曾經從負責宣傳這部奇作的公關的口中打聽到,因為影片口味太重,而且片長達 152 分鐘,絕不以討大家歡心為主要目的。

曾執導《以你的名字呼呼我》(Call Me by Your Name)的意大利導演 Luca Guadagnino 曾經講過,拍攝目的是出於個人心願,因為他喜歡 1977 年的原版。話說回來,原版《陰風陣陣》的來頭甚猛,堪稱上世紀十大恐怖片之一,甚至比《閃靈》更驚嚇。片中運用不同的燈光與用色的配襯,即使故事相對簡單,但確實令當時觀眾一看難忘。

原版《陰風陣陣》的來頭甚猛,堪稱上世紀十大恐怖片之一,甚至比《閃靈》更驚嚇。而這部新版《陰風陣陣》,除了故事相近,就基本上是一部全新的作品了。

而這部新版《陰風陣陣》,除了故事相近,就基本上是一部全新的作品了。如果你認為平時生活不夠灰,大叔強烈建議你至少將電影看完一次,當中那種天空的灰沉,大部分時間四周灰濛濛下雨天的陰暗,西德政治局勢的不穩定,調色造成的暗淡抑壓,主角所經歷的連環惡夢,甚至 Radiohead 主音編寫令人坐立不安的配樂,足以令你明白何謂「灰」。而且,這種「灰」是真實地在我們生活的空間存在。

電影前段有人中邪全身扭曲,後段高潮爆腸,非常血淋淋。但的確,那種來自血肉的恐怖,又有其獨特美學。相對商業恐怖片的血漿大平賣,最後 20 分鐘的爆頭爆血是有鋪排,有秩序,而且畫面接近完全染紅,反帶一點詩意。

原版《陰風陣陣》的來頭甚猛,堪稱上世紀十大恐怖片之一,甚至比《閃靈》更驚嚇。而這部新版《陰風陣陣》,除了故事相近,就基本上是一部全新的作品了。

故事涉及女巫與邪教,片中的芭蕾舞團,根本是一群女巫;而她們所拜的,是三位被稱為「母親」的女神。三女神之一名叫 Suspiriorum,中文譯作「嘆息之母」,也是三女神中最厲害的一位。而所謂的「現代舞」,其實是女巫的獻祭舞。撇開由中亞傳入的基督宗教,歐洲還有很古靈精怪的民間宗教,不是嗎?希臘有神話,北歐有諸神傳說,歐洲各地也有研究巫術的女巫。

而有趣的是,片中的獻祭舞步反倒真的向現代舞取經,若你認識已故德國舞蹈家翩娜包殊(Pina Bausch)的作品,大概看得出電影中的舞蹈「人民」(Volks),就可能取材自著名的《春之祭》(Rite of Spring)。一人分飾三角的蒂達史雲頓(Tilda Swinton),其舞蹈教師的角色,造型就「巧合」與翩娜相近。

原版《陰風陣陣》的來頭甚猛,堪稱上世紀十大恐怖片之一,甚至比《閃靈》更驚嚇。而這部新版《陰風陣陣》,除了故事相近,就基本上是一部全新的作品了。

而她反串分飾第二角色是位心理醫生,就涉及另一條關乎二戰德國殘殺猶太人的悲痛歷史;畫面上,舞蹈團的門口就是柏林圍牆,而且片中的電視廣播反覆報道涉及當時紅軍(RAF)的漢莎航空 181 號班機劫機事件,或是編劇利用真實時事建構作品的「真實性」,但客觀效果是,令其氣氛更陰沉,有種說不出口的鬱悶。

再反覆思考,電影本身所講的,除驚慄外,不就是權力的濫用嗎?納粹黨、圍牆外的共產黨、紅軍以至舞團的女巫,皆濫用其過大的權力。納粹黨隨意屠殺猶太人與老女巫將舞團成員的年輕女子當作活祭,本質上沒多分別,同樣不將人當成人去看待。最後一場的屠殺,又是另一種以神力暗喻權力的說法。

《陰風陣陣》不會討好所有人,但它肯定是近期最值得你花時間看的 art house 電影。

原版《陰風陣陣》的來頭甚猛,堪稱上世紀十大恐怖片之一,甚至比《閃靈》更驚嚇。而這部新版《陰風陣陣》,除了故事相近,就基本上是一部全新的作品了。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