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江湖無難事》:做導演的都想做佳烈治和塔倫天奴

2020年03月18日

以下所說,是大叔的親身見證。

但凡有志投身電影行業的朋友,他們都喜歡黑色喜劇;但凡想做導演開拍黑色喜劇的朋友,都喜歡佳烈治(Guy Ritchie)和塔倫天奴(Quentin Tarantino);但凡喜歡以上兩位的,都喜歡從他們身上取材。換言之,有志做導演的,有意或無意地都想成為下一個佳烈治或塔倫天奴。

不幸地,世上只有一個佳烈治,一個塔倫天奴,純粹玩弄漫畫風、致敬電影和黑色幽默的話,很多時只會落入技藝不足 copycat 的漩渦。

成為以上兩位仁兄的誘惑實在太多。一來可享鬼才之名,二來可被視為終極電影之神,三來會有大量優質的人材與資金慕名而來謀求合作機會。就拋開世俗的名與利,「鬼才」的「有型」氣質,本身已值得創作人追求。尤其在這人人都想當 KOL 的時代,一行出街已有光環護身,有誰不渴望呢?不幸地,世上只有一個佳烈治,一個塔倫天奴,純粹玩弄漫畫風、致敬電影和黑色幽默的話,很多時只會落入技藝不足 copycat 的漩渦。

回到《江湖無難事》。不是說創作人沒誠意,但實在太有這種「做鬼才」的意味。由主題,到說故事的風格,到電影氛圍,到玩弄喪屍片的類型,都流露一種太刻意的味道。倒霉電影人轉行黑社會,獲大佬打本幾個百萬開戲拍喪屍片圓電影夢,怎樣未開戲便弄死女主角(大佬的女人),萬念俱灰但 the show must go on 頂硬上,最後又黑吃黑吃黑⋯⋯玩類型,玩黑幫,講創作,講編導關係,趣味是有,但珠玉在前,台語 gag 再好笑,都有種見慣見熟之感。

不幸地,世上只有一個佳烈治,一個塔倫天奴,純粹玩弄漫畫風、致敬電影和黑色幽默的話,很多時只會落入技藝不足 copycat 的漩渦。

尤其是,當你想起日本喜劇大師三谷幸喜的《爆肚風雲》,以及低成本新秀上原慎一郎的《屍殺片場》,一個夠癲一個夠 cheap,再拿來比較,尤其命題的處理,《江湖無難事》抓不住重點。想講兩位主角友情,支節不多;想講編劇之苦,又略嫌皮毛。

但《江湖無難事》還有其可取之處。做監製的豪洨,與做導演的穩死,想認真做一部「台製喪屍片」,但由頭到尾,都沒有掌握自己命運的一刻;幾經波折,到最後殺清電影,上畫了,卻沒有人觀看,又暗視本土化後的「台式喪屍」類型太偏,市場受不了。電影人該往市場走,依大佬之意進軍中國市場(因為大佬戲癮大發,突然想轉行開戲賺強國人的錢),還是無視市場,尋找自己的本土定位呢?

再說,一人分飾變性人和大佬女人的姚以緹,兩種割裂的角色演繹教人佩服;大佬龍邵華戲癮大發,排練期間假戲真做向麻甩屬下「表白」,看過又使人笑得人仰馬翻。3,600 萬的製作成本,到最後未必全數收回,但絕不是白花錢。

不幸地,世上只有一個佳烈治,一個塔倫天奴,純粹玩弄漫畫風、致敬電影和黑色幽默的話,很多時只會落入技藝不足 copycat 的漩渦。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