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忘形水》:滿瀉的愛

2018年01月15日

甚麼是「忘形水」?我們可能只知道劉德華的「忘情水」罷了。《忘形水》的英文原題是「The Shape of Water」,水哪有形狀呢?水是「忘形」的,愛得轟烈也是會「忘形」的。《忘形水》以水喻愛,水的意象佈滿整部電影,獨特的手法讓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忘形水》的英文原題是「The Shape of Water」,水哪有形狀呢?水是「忘形」的,愛得轟烈也是會「忘形」的。《忘形水》以水喻愛,水的意象佈滿整部電影,手法十分獨特。

《忘形水》的故事其實十分簡單,簡單到你可能不明白,何以這部電影能獲得如此高的評價,除了入圍多項金球獎提名外,更摘下威尼斯影展的最高榮譽金獅獎。

電影的時代背景設於 1962 年,講述不能說話的清潔女工綺麗莎(Elisa),在高度設防的研究所工作期間,發現了一頭被困、類似人魚的奇怪生物,產生了很大的好奇,更嘗試與牠互動;儘管彼此都不能說話,卻無阻心靈上的連繫。後來她得知這頭水怪(姑且先稱牠為水怪)將會接受非人道實驗,便決意想辦法拯救牠。

《忘形水》的導演 Guillermo del Toro 向來喜歡怪物,《天魔特攻》(Hellboy)有水怪,《魔間迷宮》(Pan’s Labyrinth)有瞳魔,他筆下的怪物特別有靈性,而非像一般荷里活電影那樣,只懂搞破壞。《忘形水》雖然有點怪異、暴力和血腥,調子也較為暗黑,但充滿了愛。

《忘形水》的英文原題是「The Shape of Water」,水哪有形狀呢?水是「忘形」的,愛得轟烈也是會「忘形」的。《忘形水》以水喻愛,水的意象佈滿整部電影,手法十分獨特。

(以下含劇透)

情節是次要的,導演的手法才是心思所在,水的意象尤其值得細味。電影開場不久就是 Elisa 躺在浴缸自我慰藉,有趣的是鏡頭也同時對著水煮雞蛋,而雞蛋後來也成為了 Elisa 與水怪初接觸時的重要物件,代表著傾注的愛。

電影中後段水浸整個浴室,Elisa 與水怪愛得死去活來,喻意就更明顯了,那是等同愛的最高濃度,足以淹沒整個單位,連樓下戲院都不停滴水,真正愛到滿瀉。水怪高興時身上亮著點點藍光,整個畫面相當優美,不用一句對白,就足夠表現出這份感情了。我們多久沒有看過單靠畫面就能觸動心靈的電影了?有人說這只是攝影的功勞,但沒有這些意象,效果會一樣嗎?

Elisa 與水怪以心靈和手語溝通,除此以外,還有音樂。《忘形水》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場面,一定會數到那場黑白歌舞,Guillermo del Toro 以 1940 年代荷里活的歌舞片風格,讓 Elisa 可以「短暫發聲」,憑歌寄意,向水怪表達她的愛。這一場就像是導演寫給電影的情書,電影的時代背景是 60 年代,那時電視開始普及,戲院正面對著很大的挑戰(記得那家只有數個觀眾的戲院嗎?),《忘形水》肯定了電影的力量,作為影迷又怎能不被觸動?這段黑白歌舞片也令影片暫時收起了壓抑的氣氛,同時還添上了幾分奇幻味道。

《忘形水》的英文原題是「The Shape of Water」,水哪有形狀呢?水是「忘形」的,愛得轟烈也是會「忘形」的。《忘形水》以水喻愛,水的意象佈滿整部電影,手法十分獨特。

Elisa 與水怪的愛羨煞旁人,其他配角則多少有愛的殘缺,而且都是弱勢社群。怪物有靈性,邊緣人也是正常人,這是《忘形水》其中一個主題。Elisa 的鄰居是一名孤獨同志老人,黑人工友常談及她那位閒在家的老公,還有研究所裡不被重視的科學家等,都反映著冷戰時期的種種不快與不安。可喜他們都是好人,幫助 Elisa 總是義不容辭,這些大概都是愛吧?

唯獨 Michael Shannon 飾演的 Strickland 是個心狠手辣、不擇手段的人,彷彿代表著當時沉迷於軍事工業的偏執狂,不過他早就被水怪咬斷兩隻手指,最終也沒有甚麼好下場,童話雖然暗黑,邪還是不能勝正,更敵不過滿瀉的愛。

最後必須一提的是,飾演 Elisa 的 Sally Hawkins 演得實在出色,靠臉部表情和肢體語言就令角色變得立體,也讓這部手法獨特、影像飽滿的奇幻暗黑童話,生色不少。《忘形水》絕對稱得上是 Guillermo del Toro 導演生涯中的最佳作品。

《忘形水》的英文原題是「The Shape of Water」,水哪有形狀呢?水是「忘形」的,愛得轟烈也是會「忘形」的。《忘形水》以水喻愛,水的意象佈滿整部電影,手法十分獨特。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