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第三度殺人》:真相並不存在

2017年11月28日

是枝裕和近幾部作品走溫情路線,雖然也好看,但感覺太過電視劇格局,影像上少了一點神采。那年看《橫山家之味》的驚喜已不復再了。沒料到,他還有另一次蛻變,新作《第三度殺人》踩入犯罪懸疑推理的類型框架,很難教人相信這是是枝裕和的作品,不過影片在人性探索的層面上,又不能說完全背棄了他的風格,還是有其特色在內。

是枝裕和近幾部作品走溫情路線,新作《第三度殺人》則初次踩入犯罪懸疑推理的類型框架,來一次蛻變,但背後仍有他擅長的人性探索與溫情成份在內。

不知道能不能說《第三度殺人》有推理成份,因為影片甫開首,我們就目睹了案發經過,眼前的殺人兇手就是役所廣司飾演的三隅。

(下文或含劇透)

觀眾沒有「誰是兇手」的遊戲可以玩,直至影片的中段,三隅突然否認殺人,劇情才稍為變得峰迴路轉。

影片的前半部分節奏可能稍為緩慢,是枝裕和先透過好像不那麼重要的情節,去建立人物的形象,譬如福山雅治飾演的律司重盛,他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重盛的助手川島(滿島真之介 飾),曾質疑三隅究竟是為了怨恨抑或保險金殺人(三隅最初向傳媒透露是與死者的妻子串謀),重盛當時就冷冷的回應:只以當事人的利益為前提,真相並不重要。

是枝裕和近幾部作品走溫情路線,新作《第三度殺人》則初次踩入犯罪懸疑推理的類型框架,來一次蛻變,但背後仍有他擅長的人性探索與溫情成份在內。

三隅已招認殺人,重盛作為辯護律師,工作上就是要想辦法減輕判刑。這方面重盛是十分稱職的,是爆竊還是盜竊殺人,三隅究竟有沒有與死者的妻子串謀,依照日本的法律,不同的動機都會影響判刑的輕重。

但觀眾請別誤會,《第三度殺人》的重點不在於為三隅脫罪,而是想說,重盛這種「做好份工」的性格,有時會遠離真相,甚至忽略人性。

《第三度殺人》最令觀眾無所適從的地方,就是三隅一直在改口供,而每次改口供,案情就指向了不一樣的地方,觀眾或者也會開始懷疑,他究竟是不是行兇者。重盛則每次都很尊重三隅的說辭,對他來說,最重要是能在法律中找到為他辯護的方法。直至三隅突然否認殺人,他才顯得激動,道:「快告訴我真相!」三隅回應:「重要是你究竟是否相信我!」重盛這時候好像醒悟了,開始追尋事情的真相。

可是,到他不想只是「做好份工」這麼簡單時,才發現社會的體制一直讓人只關心自己。法官不想重審,因為這樣可能會影響他的名聲。真相未完全揭露的時候,就要作出審判了,而且結果是由不關心真相的人所下的決定。誰會在乎和關心真相?真相究竟是否存在?

三隅曾經跟重盛說,他很羨慕法官可以充當一個審判者,決定別人的生死。影片當中提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有些人是不是生來就該死?」三隅被問及「為甚麼殺人」時,就曾答:「有些人根本不應來到這個世上。」三隅殺人,就是選擇由自己來充當審判者的角色。

是枝裕和近幾部作品走溫情路線,新作《第三度殺人》則初次踩入犯罪懸疑推理的類型框架,來一次蛻變,但背後仍有他擅長的人性探索與溫情成份在內。

對於事件的真相,最終觀眾也是一知半解,因為我們無法得知三隅每一次推翻口供,當中真實的成份有幾多。然而我們幾乎可以肯定,他是出於「好意」的,甚至可以說,他的行為更有人性,每次更改口供也顯然有其目的,而不是為了耍一班律司和法官。

《第三度殺人》是是枝裕和改變風格的一次嘗試,未必人人喜愛,如果抱著看推理電影的心態入場,更可能會感到不耐煩,因為劇情上根本無意推理,每次有新的線索,都沒有再作進一步發展。對於是枝裕和來說,那不過是表達人物想法的背景資料罷了。

不過,有趣的是,影片也包含了幾段父女關係,三隅、重盛,以及死者,都是不一樣的「父親」故事線,儘管調子和是枝裕和之前幾部作品完全不同。這幾段父女關係寫得頗巧妙,三隅和女兒的關係不好,於是遇上了被父親(死者)性侵的女兒咲江(廣瀨玲 飾)時,就有修補創傷的心態。重盛對案情進一步了解時,也想到了自己和女兒的關係。某程度上,《第三度殺人》一樣有溫情的成份在內,只是換上了較為暗黑、冷峻的包裝,是枝裕和仍然是是枝裕和。

是枝裕和近幾部作品走溫情路線,新作《第三度殺人》則初次踩入犯罪懸疑推理的類型框架,來一次蛻變,但背後仍有他擅長的人性探索與溫情成份在內。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