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如果非流血不可⋯⋯

2020年10月22日

在和平的示威集會上,民主社會學生領袖 Tom Hayden 目睹朋友在台下遭警察毆打至頭破血流,他立刻衝向咪高峰,滿腔怒憤跟台下的聚眾說:「如果非流血不可,就讓血流遍全城吧!」(If blood is gonna flow, let it flow all over the city.),然後眾人的激昂情緒將本來的和平一掃而空。事情主要是這樣開始,但電影不是。Aaron Sorkin 像把它當成秘密武器般看待——一個揭示我們的英雄的致命弱點,暴動罪名的起源——留到接近電影尾聲,才將事情和盤托出。如果說《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有任何政治以外的意義,我想是電影對不同群體之間衝突的描畫,體現了一種美國民主、尊重個人自由的態度。

如果說《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有任何政治以外的意義,我想是電影對不同群體之間衝突的描畫,體現了一種美國民主、尊重個人自由的態度。

Sorkin 從這宗惡名昭著的政治審訊——新任司法部長要將曾經參與示威的八人幫一網打盡(其中的黑豹黨成員 Bobby Seale 是被冤屈成一伙),控以串謀煽惑暴動罪——以 Tom 與青年國際黨領袖 Abbie 的情義作為切入點,強化故事的戲劇性,也加入初出茅廬的檢控官 Richard Schultz 的角度。兩個部分的描繪使《芝》有別於一般的法庭電影,它一樣是關於正義、公義和政治,同時也關於這些牽涉其中的義士、甚至其他派系的人物,他們的性格、經歷、價值觀怎麼造成所發生的事(甚至是將來的事)。換言之,電影核心所重視的不是單純一個政治立場,而是每個人生而皆有的獨立性與價值。

當人擁有獨立的靈魂、建立了一套想法,就必然會跟持相反價值觀的別人產生衝突。《芝》案件特別之處在於這些被告不屬於同一個群體,他們當中有相信代議士制度的保守派、用行動革命解放民眾思想的嬉皮士、代表上一代人的「和理非」,而 Tom 和 Abbie 之間的矛盾之所以最能捉緊觀眾,無疑是因為他們所追求的目標相同——結束越戰,但隨著示威活動的發展、經歷一百多天的審訊,他們發現彼此相信的價值觀岀現差異,於是兩人漸漸走向不同的道路。

在第一天的審訊休庭,我們很容易代入 Tom 代表務實的一方(也因為他是由形象親切的 Eddie Redmayne 飾演),他相信司法制度終會帶來公平的裁決,一心希望以理說服法官,獲得無罪釋放的判刑,而不屑 Abbie 玩世不恭的態度。Abbie 則認為審判本身已經不公義,不應該順從制度,而要利用傳媒的焦點將他們的思想傳播開去,所以把法庭視為示威場地。Sorkin 刻意埋下暴動事件的前因後果,讓 Abbie 的意圖變得難以認同,畢竟他是個上法庭前吸食大麻的嬉皮,形象不如 Tom 般可靠。所以當 Tom 說岀「他最不想要戰爭結束」(the very last thing he wants is for the war to end),Abbie 不知從何反駁,編劇亦未能為他辯護(defend,這是 Sorkin 撰寫劇本的哲學,為自己不理解或不認同的角色辯護),因為人物還未完整。

後來電影給我們看到 Abbie 帶隊保釋被拘留的 Tom,他帶領數百人前往警察總部。在過程中,Abbie 面對羞辱他們的異見者、準備十足的警察列陣,他的處理一洗我們對他的偏見(Sorkin 開始為角色辯護),他不慌不亂,清楚要讓大家安全離開,避免正面衝突。直到人群裡的人失控攻頂,才出現了 Abbie 不願見的流血衝突。然而 Tom 看不到事情的全貌,偏見沒有被打破,反而加深了對 Abbie 的誤解。

如果說《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有任何政治以外的意義,我想是電影對不同群體之間衝突的描畫,體現了一種美國民主、尊重個人自由的態度。

在《芝》裡,沒有一個民運人士是完美的英雄,他們都有軟弱或無能的時候。起初大義凜然的 Tom,隨著時間推移,電影顯露了他對父權制度的敬畏。在老懵董法官命令將 Bobby Seale 五花大綁後,被告七人連律師都有共識不會為法官起立,但 Tom 一聽到代表權威的命令,便二話不說站起來。就算是面對制度以外的前司法部長 Ramsey Clark,他所表現的姿態也是帶著幾分畏懼。面對比他強大的權威和體制,其實 Tom 是沒有勇氣去變革。

「你說我最不想要戰爭結束,這是甚麼意思?」,Abbie 突然問起 Tom 最初說話的意思。他們終於交換對彼此的看法、示威運動的意義。Tom 冀望進入體制改變社會、相信國家體系;Abbie 盼望在體制外爭取權益、不信腐敗政府操控的制度。Abbie 以甘迺迪的遇害指出 Tom 對制度盲目崇拜、服從的問題——當權者不會理會你是不是愛國,只要你所作的事、思想有違他的願望,他可以利用司法機關把你壓倒。兩個人由此產生歧見,他們的行動也無法配合。

緊隨這段戲的發展,我們終於從 Tom 的錄音帶得悉公園暴動事件的全貌。「如果非流血不可,就讓血流遍全城吧!」,就是這句出於義憤的話,為事情帶來不一樣的結果。「是我們的血⋯⋯(引發了暴動)」,站在一旁的 Abbie 聽到 Tom 替自己的辯護,才恍然大悟,這是他一向的用詞習慣——省略所有代名詞,好用名詞修飾——Tom 想說的意思是讓大家看到警察毆打我們的血,並非意在挑起戰爭。

他們在政見的紛爭終於得到了平息,那完全是基於民主精神裡對他人的尊重。Abbie 不認同 Tom 對體制的信念,但仍然仰慕 Tom 的才智,尊重他的為人、佩服他作為政治人物的本事,這正是《芝》的核心意義——即使你的革命方式不是我的革命,我仍然覺得你好好嘢,是個值得尊重的好人。

如果說《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有任何政治以外的意義,我想是電影對不同群體之間衝突的描畫,體現了一種美國民主、尊重個人自由的態度。

《芝》不是主張一個黨派的電影,Sorkin 不是呼籲你去為拜登投票,電影所支持的是一些普世價值——公義、公平、平等、民主、勇氣,強調隱含在不同派系下人性綻放的光彩。作為對立角色的檢控官 Richard Schultz,雖然只有兩場法庭以外的主戲,但他每次出場展現的都不是教人厭惡的姿態,反而彰顯了一種體面、專業的態度。

電影其中一段講述 Abbie 與 Jerry 跟他在公園巧遇,這是一個不必要的段落,就算把它刪掉也不會影響劇情,但電影仍然把它保留,意義就是重申 Schultz 個人的政治立場,他不是我們的一伙,他確實認為七人幫罪有應得。唯獨我們仍然可以從他大公無私的一面、他在審訊面對無能法官的反應,看到一個值得尊重的為人態度。這也是《芝》作為政治電影、法庭電影最可貴的地方——在微觀下發現人性的美德。

Sorkin 的《芝》是一部關於政治信念、行動思想、身份責任、專業、體面的電影。它歌頌每個「好人」的獨立性,他們擁有自由意志、具備追求公義的做人態度。而這樣民主的意識形態是美國一路流傳的文化價值——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只要所作所為對得起良心,只要做個有品行的人,那都是值得我們的尊重。如此而已。

如果說《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The Trial of the Chicago 7)有任何政治以外的意義,我想是電影對不同群體之間衝突的描畫,體現了一種美國民主、尊重個人自由的態度。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追蹤 SPILL 的 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