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白老虎》:貧窮體味,奴隸思維

2021年02月04日

2021 年伊始,仍然混亂的社會似乎向更混沌的方向前進,極端財富階層與草根平民在政治與經濟層面全面對抗,階級鬥爭風暴席捲全球。我們不得不反思「點解今日會變成咁」?

關於階級鬥爭與窮人走向末路,韓國導演奉俊昊以《上流寄生族》作出幽默、黑色且沉重的回應;美印合拍的《白老虎》儼如其印度版,同樣尖銳激烈,道出封建種姓制度帶來現代社會階級之間無可避免的碰撞。

關於階級鬥爭與窮人走向末路,韓國導演奉俊昊以《上流寄生族》作出幽默、黑色且沉重的回應。Netflix 發行,美印合拍的《白老虎》(The White Tiger)儼如其印度版,同樣尖銳激烈,道出封建種姓制度帶來現代社會階級之間無可避免的碰撞。

故事從主角給前中國總理溫家寶的一封自白書開始,娓娓道出來自賤民階級的他,試圖透過成為太子爺司機攀附權貴,以擺脫貧窮悲慘命運的經歷。他以為太子爺浸過花旗國咸水,其老婆又已移民美國多年,二人知書識禮,對他顯出一點尊重並願意與他接觸,就有脫貧的希望;好景不常,太子老婆醉駕撞死街童,主角被老爺和警長簽紙認罪屈「食死貓」,此時此刻太子爺回復本色以階級差將自己壓倒。最後他領悟到:奴隸不可能透過力爭上游,逾越階級制度的高牆。

關於階級鬥爭與窮人走向末路,韓國導演奉俊昊以《上流寄生族》作出幽默、黑色且沉重的回應;美印合拍的《白老虎》儼如其印度版,同樣尖銳激烈,道出封建種姓制度帶來現代社會階級之間無可避免的碰撞。

資本社會制度在昔日西方通行,在於教育制度上提供相對平均的機會,社會有相對公平有力的法制,低下階層有力上游到中產甚至富人階級。但在今天呢?當美國都有壟斷財富和大數據的政商集團,亞洲國家權貴牢不可破,歧視窮人的情況只是更嚴重;結合文化上既有的封建制度,景況令人更絕望。

不論《上流寄生族》的富人一家,或《白老虎》的太子爺兩公婆,對窮人表達友善皆出於仁慈(英文的 mercy)而非贊同消除階級壁壘,前者始終介意窮人的寒酸味(混合某種食材,窮人特有的刺鼻味道),後者則在重要關頭表現歧視窮人的本能。太子爺象徵的開明代表,縱然深受西方文化影響,但只要自身受威脅或利益受損,自會回到原來位置。對立面上,代表窮人的主角也好不到哪裡去。當他發現上游之路行不通,他本能地表現逆來順受,本能地站在低賤本位任人魚肉,直到最後一刻才有所領悟。身後家人亦安於現狀,從不思考如何脫離賤民階級,亦視主角為搖錢樹,甚至主動安排婚姻將之綑綁。

關於階級鬥爭與窮人走向末路,韓國導演奉俊昊以《上流寄生族》作出幽默、黑色且沉重的回應;美印合拍的《白老虎》儼如其印度版,同樣尖銳激烈,道出封建種姓制度帶來現代社會階級之間無可避免的碰撞。

「窮人鬥窮人」是《上流寄生族》劇情最重點,活在有錢人底下的兩家窮人鬥個你死我活,爭做好食好住的豪宅蟑螂,如廝鬥爭是窮人內化階級定位的一種自覺。《白老虎》亦一樣,主角鬥走太子爺的老司機,面對不公平對待的時候並不是據理力爭,而是「肯定」自身定位進而聽從指令行事。去到最後,如何從底層往上爬呢?首先要從意識入手,放下窮人的自覺才可狠心大幹一番。亦因領悟到「貧賤」是一種自覺,主角選擇帶著跟他生活的姪子逃亡並供書教學。只有洗脫窮的意識,才有望擺脫貧困。

「窮」不只是現實狀態的敘述,更是一意識;種在腦海的話,窮人就註定一世窮。

關於階級鬥爭與窮人走向末路,韓國導演奉俊昊以《上流寄生族》作出幽默、黑色且沉重的回應;美印合拍的《白老虎》儼如其印度版,同樣尖銳激烈,道出封建種姓制度帶來現代社會階級之間無可避免的碰撞。

緊貼最新資訊,請關注 SPILL 的 MeWe 專頁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