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屍殺列車》:當喪屍片遇上韓式煽情

2016年07月26日

以喪屍為題材的電影一直有一班固定的觀眾,任你拍成點,只要夠喪夠癲夠多血,不愁沒有人看。未必能像視覺特效滿瀉的漫畫英雄電影那麼賣座,但論話題性卻可能一點不輸蝕。現在連韓國也要拍出一部《屍殺列車》,號稱是當地首部喪屍題材的災難大製作,早前影片在南韓本土上映,已打破韓國影史上最高開畫票房紀錄及單日票房紀錄,看來漫畫英雄也不夠喪屍鬥。

以喪屍為題材的電影一直有一班固定的觀眾,任你拍成點,只要夠喪夠癲夠多血,不愁沒有人看。現在連韓國也拍出了首部喪屍題材的災難大製作《屍殺列車》,在當地更大破票房紀錄。

《屍殺列車》對於喪屍的定義是很典型的,不存在甚麼「韓式喪屍」,相當「普世」,都是不知何來(環境污染之類的原因)的生化物質,令人「基因突變」成了喪屍,然後這種喪屍「病毒」便透過人咬人,一傳十,十傳百,慢慢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設定上相當「傳統」。

喪屍也有弱點,他們雙眼無神,全無焦點,如果四周光線太弱,更只能像瞎子一樣聽聲辨位。在《屍殺列車》也一樣,喪屍蠢得連門也不懂開,只要能及時關上車卡之間的門,就能堵住他們的去路,用報紙遮遮,便馬上靜下來。這也是《屍殺列車》能不斷提供「緊張位」的方法,乘客不只要逃避喪屍追咬,還要在關鍵時間及時「關門」;遇到火車穿越隧道、一片漆黑的時候就要把握時機,趁群屍毫無方向感的時候大膽在他們身邊走過,逃到下一個安全「關卡」。

《屍殺列車》就憑著這些伎倆,令全片一直處於緊張狀態,半點冷場都沒有。尤其是影片的上半部分,真是驚險萬分,睇到人心跳加速,氣氛營造著實不錯。有趣的是,片中並沒有太多血腥場面,喪屍咬人也不會賣弄恐怖「死狀」(好吧,其實可以話冇死到),如果你是嗜血一族,又或是喜歡所謂「核突」場面,《屍殺列車》不會是你杯茶。

以喪屍為題材的電影一直有一班固定的觀眾,任你拍成點,只要夠喪夠癲夠多血,不愁沒有人看。現在連韓國也拍出了首部喪屍題材的災難大製作《屍殺列車》,在當地更大破票房紀錄。

編導反而將著眼點放在人物上。男主角孔劉飾演一名基金經理,工作忙碌,女兒生日也無暇慶祝,連買了兒童節曾送過的禮物都可以忘記。為了滿足女兒願望,百忙中帶她到釜山探望前妻,豈料搭上了喪屍列車。

喪屍迫近,女兒仍很關懷身邊乘客,尤其是老人家、孕婦,扶著他們,怕他們走避不及。孔劉反而會教女兒,生死關頭,要把自己放在首位,命仔要緊。女兒又出奇地很懂思考這些對錯,說爸爸就是因為「只顧自己」,所以媽媽才離他而去。這彷彿就是基金經理的格,只顧自己利益,不理客戶感受,和喪屍無異,都在搾取別人的性命。這樣的批判,可以說是喪屍片常見的。

以喪屍為題材的電影一直有一班固定的觀眾,任你拍成點,只要夠喪夠癲夠多血,不愁沒有人看。現在連韓國也拍出了首部喪屍題材的災難大製作《屍殺列車》,在當地更大破票房紀錄。

但孔劉不是壞人,說到底他也是個好爸爸,只是搵食艱難,工作性質也讓他有了這樣的價值觀。同樣在列車上的一對夫婦,女的臨盆在即,男的奮力保護妻子之餘,也同樣關心別人,跟孔劉成了一個對比。但二人沒有因此變成對立,反而其後會一起談「家庭經」,加上女兒的「提醒」,孔劉也開始改變了。真正的「仆街」是那位大叔,大概這也是讓觀眾睇到咬牙切齒的重要一角。

《屍殺列車》還有很多小角色,孔劉與媽媽之間的情、老年姊妹情、學生男女的青春愛戀,都散落在前往釜山的列車上的每個時刻,設定是有點單純,但也算豐富了整部電影。有時候導演更故意在那些生離死別的場面用上慢鏡,又加插女兒催淚歌聲,煽情到極點,本來這樣做理應相當難頂,但作為韓國首部喪屍災難片,卻起了一點化學作用,韓劇式的喊苦喊忽催淚場面,竟然可放在一部喪屍片上,而且有道理可說之餘,又不削弱緊湊性,簡直是一個風格大融合。明明都是套路,有些情節又幾誇張,但通通加起來卻讓《屍殺列車》變得很「地道」,有其獨特性,實在無法不給點掌聲稱讚。當然,討厭韓式催淚的觀眾或者要迴避一下了。

以喪屍為題材的電影一直有一班固定的觀眾,任你拍成點,只要夠喪夠癲夠多血,不愁沒有人看。現在連韓國也拍出了首部喪屍題材的災難大製作《屍殺列車》,在當地更大破票房紀錄。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