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喪青獻世樂團》:沒有感情的感情

2019年11月20日

由《楢山節考》的棄老,到園子溫《自殺循環》的病毒效應,《禮儀師的奏鳴曲》對死者尊嚴的反思,就連山田洋次的《嫲煩家族》續集也要拿死人玩一筆,可見「生」與「死」的命題在日本電影中非常重要。首次執導長片的長久允,在《喪青獻世樂團》利用非常耀眼又癲喪的包裝,從少年的視角講「死亡」,精彩之餘亦教人拍案叫絕。

首次執導長片的長久允,在《喪青獻世樂團》利用非常耀眼又癲喪的包裝,從少年的視角講「死亡」,精彩之餘亦教人拍案叫絕。

4 位主角面對父母身亡,流不出半滴眼淚,沒多半點情感,這世代的人們真的毫無感情嗎?面對家庭崩潰,生活失序,他們還走去夾 band,大唱自己沒半點感情,他們又真的是「獻世」廢青嗎?

非常簡單的邏輯,世上要有「傑青」才會有「廢青」,前者是甚麼?跟成年人設下的遊戲規則去玩,在他們建構的世界討好他們,僅此而已。但大人們又留下一個怎樣的世界給他們去「玩」呢?

首次執導長片的長久允,在《喪青獻世樂團》利用非常耀眼又癲喪的包裝,從少年的視角講「死亡」,精彩之餘亦教人拍案叫絕。

四眼主音高見光的父親有外遇,母親渴望自己,沒有愛的家只剩下物質;肥仔石井的父親被逼承繼家業,又因未婚懷孕而結婚,一生渾渾噩噩;低音結他手祐樹一家欠債,被父親暴打,走投無路;最無情的郁子,被父親讚是欺凌者,又引鋼琴老師示愛⋯⋯簡單講,他們面對的正是一個不知所謂的混濁世界,還要他們每天「正能量」,掛著招牌笑容迎接每一天,太過份了吧?

實在說,他們有沒有家都沒分別,反正生活都糟糕。沒有希望的世界,在導演的處理下變成色彩繽紛的 8 bit 電子遊戲的 RPG 歷險,唱著極重 MIDI 味道的電子舞曲。他們再一次被大人當搖錢樹利用,最後直情是用完即棄。但,他們還是流露太多感情。反而,他們真正重視的,是彼此的友誼,因為這是他們最好掌握,亦是唯一可掌握的情。

首次執導長片的長久允,在《喪青獻世樂團》利用非常耀眼又癲喪的包裝,從少年的視角講「死亡」,精彩之餘亦教人拍案叫絕。

有一場,4 個孩子在火車站重新上路,他們突圍而出,在一群拿著手機的行屍走肉穿插,對比之下他們反而更似「喪屍」,是何等的諷刺。去到最後還是珍惜生命的老生常談,多厭世都不緊要,但請先活下來,然後再說。

長允久的玩味,特別是加重口味的視覺風格,實在令人想起《下妻物語》年代的中島哲也。兩者異曲同工地將殘酷的世界重新包裝,同樣運用濃烈的色彩淡化沉重的故事命題。說到底,日本人還是樂觀的一群,亦重視下一代,畢竟他們不會瘋狂到將追求自主的年青人當成仇人般,冠以「止暴制亂」之名趕盡殺絕。

首次執導長片的長久允,在《喪青獻世樂團》利用非常耀眼又癲喪的包裝,從少年的視角講「死亡」,精彩之餘亦教人拍案叫絕。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