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熱帶雨》:愛情原是一場荷爾蒙的事兒

2020年06月05日

《熱帶雨》第一場戲就是女主角阿玲(楊雁雁 飾)駕車返校,臨上堂前在車廂內為自己打能刺激排卵的女性荷爾蒙針,一個完全不性感的行為。十幾分鐘後,一個少年人偉倫(許家樂 飾)坐上這輛車,近年華語電影中最能具體又不落俗套地書寫情慾的電影由此誕生。

有別於文藝片藝術電影常用的長鏡頭,《熱帶雨》的分場頗為細碎,開始的七八分鐘轉換了數個場景交代阿玲的生活——在車廂打排卵針,回到學校面對一班頑劣且不重視她所教科目中文的學生,回家做飯照顧半身不遂的家公(楊世彬 飾),丈夫不見,白天自己一個人去做人工受孕檢查。每場戲都很短,但每場戲都在阿玲的生活上加添一重壓力,我也是在十分鐘內決定愛上《熱帶雨》,決定同情阿玲。

《熱帶雨》的劇本寫得極細緻,許多初看無足輕重的細節,之後都有呼應,而且是劇情的轉捩點。

誠實回應生理律動的故事

女人的情慾跟我們的生理周期息息相關,有科學研究證實女性在排卵期更易墮入愛河,男人也更常覺得排卵期的女生有吸引力。知道這規律就明白阿玲的處境有多難堪。她天天往自己的肚皮注射女性荷爾蒙,然後每天回到學校面對一群青春期躁動的男生,回到家要像照顧嬰兒那樣(餵食和換尿片)照顧癱瘓的家公,而她自己極渴望能有孩子,丈夫已變心,拒絕跟她親熱,連和衣躺在床上一會都不想。慾望與日俱增,處處都是誘惑卻又處處碰壁,是生理呼喚跟道德枷鎖的交戰,而導演陳哲藝就用最溫柔的筆觸呈現殘酷的現實。

阿玲和偉倫的感情發展細緻、合理、動人,當中阿玲的車是一個關鍵,兩人的感情是慢慢在那許多次阿玲載偉倫回家的車程上滋生。第一次阿玲載偉倫回家不是從學校,而是從醫院。玲到醫院檢查,知道體內有兩顆成熟的卵子,當晚很適合跟丈夫行房,博取自然懷孕的機會。離開時她碰到傷了腳的偉倫,而且外邊下著大雨,她一時心軟就載了偉倫回家。這個決定蘊含多重意思。玲看到偉倫是有點感懷身世,需要到醫院總有點傷病,這個時刻希望有家人在旁,而恰巧阿玲和偉倫都落了單。值得留意的是,玲在醫院碰到偉倫亦剛巧是她生理上情慾最高漲,最有吸引力的時刻,當晚丈夫 Andrew(李銘順 飾)斷言拒絕了她,她的慾望愛意恨意無處宣洩,而翌日她必定又會見到偉倫。男女主角的感情是從那程車開始,有細心看的話,醫院偶遇之後一天,阿玲回到學校時,她塗了比之前更鮮艷的唇膏。阿玲自己未必承認,那時她對偉倫的心態已開始改變。

因為有這個很誠實的生理慾望襯底,而且人物刻劃得立體寫實,阿玲和偉倫之後的感情鋪排,雖然導演也用了如抖動的膠袋,只影著阿玲的腳和長年下雨等常見的情慾暗示,我仍是覺得兩位主角之間的情慾流動是真實而不落俗套,更有一種另類的性感。到電影結尾,阿玲離開新加坡,回到家鄉馬來西亞,電影的節奏和光暗,阿玲的造型都徹底改變,天氣也由連場大雨變成陽光普照。既然電影的律動是回應阿玲生理的律動,她最後有沒有懷孕,答案已呼之欲出。

《熱帶雨》的劇本寫得極細緻,許多初看無足輕重的細節,之後都有呼應,而且是劇情的轉捩點。

不刻意卻有靈氣

《熱帶雨》的劇本寫得極細緻,許多初看無足輕重的細節,之後都有呼應,而且是劇情的轉捩點。阿玲在車廂中接到電話知道人工授孕失敗,她將音樂聲浪調高,原來是許冠傑的〈是雨是淚〉,一來呼應窗外的天氣和阿玲內心的氣氛,二來粵語歌也凸顯了阿玲異鄉人的身份,車廂是她的小天地。偉倫習武,視成龍為偶像,原來跟家公喜歡看胡金銓的武俠電影一脈相承,難怪兩人一見如故。阿玲跟偉倫補課,由面對面講授變成平排而坐,中間有一場因偉倫肚餓一起吃榴槤的戲作過渡。中後段,阿玲因為偉倫流鼻血,送他上家,打開冰箱發現內裡幾近什麼都沒有,頓然明白偉倫上課肚餓不是胡謅,是真的沒有人照顧他。細緻至此卻不見匠氣和刻意,足見導演的溫柔和對電影獨到的觸角和天分。車和吃飯都是阿玲和偉倫發展感情的重要催化劑,而有趣的是戲中三個重要男角,唯獨丈夫 Andrew 沒有坐過阿玲的車,沒有吃過她做的菜,也沒有跟她一起吃過榴槤。分居離婚前,他們一早已分車。

同樣,《熱帶雨》的鏡頭和場面調度也是看似不刻意卻恰到好處。印象中比較花巧的只有阿玲發現 Andrew 有外遇的一組鏡頭。她駕車時途經 Andrew 公司樓下,看到一位年輕的女同事跟 Andrew 吻別,之後鏡頭一直影著倒後鏡中阿玲的雙眼。這組鏡頭算是全片最有刻意設計的一次。我談不上很喜歡,但覺得也 work,沒有格格不入。

《熱帶雨》的劇本寫得極細緻,許多初看無足輕重的細節,之後都有呼應,而且是劇情的轉捩點。

初戀那點事兒

《熱帶雨》大致上是阿玲的故事多於是偉倫的故事。二人交往中,只有三次是偉倫做主動,但三次都很重要,勾勒出初戀的味道。

第一次,偉倫到教員室交功課,阿玲不在,他放下功課後用報事貼寫下武術比賽的日期時間,邀請阿玲去觀賽。短短的一場戲,盡見初戀的 sweet。看似很簡單的一場戲,但那張報事貼怎樣寫,措詞字體分佈如何,差之毫釐就做不到效果,我是很喜歡陳哲藝的觸角和判斷。

第二次就是在偉倫房間,他主動跟阿玲發生關係。兩個有情愫的成年人獨處一室,青春的躁動,獨守空幃的苦悶,還有一直累積下來的互相關心,這場戲拍來簡單直接已夠動人。

最後就是電影海報那場,兩人在滂沱大雨中「我要 hug 你」。電影用了這幀劇照和這句對白做海報,看不到兩個人的臉,我有想是不是旨在誤導,想觀眾以為《熱帶雨》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那種青春片?《熱帶雨》幾乎全片都在下雨,阿玲和偉倫也因為下雨而結緣,但在這場戲之前,他們都沒有被雨水濕身,總是有傘在身,或躲在車廂裡。直到最後,偉倫在雨中狂奔,因為他要一次難忘的分手,因為那是他第一次失戀,他要一個 hug。《熱帶雨》不是青春片,但就只三場戲,它也寫了近年華語片中其中一段最難忘的初戀。

《熱帶雨》的劇本寫得極細緻,許多初看無足輕重的細節,之後都有呼應,而且是劇情的轉捩點。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追蹤 SPILL 的 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