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我老婆日日都扮死》:耍花槍的藝術

2018年08月31日

一世人兩公婆,最艱難的不是防範第三者,只有師奶劇世界才有這麼多感情瓜葛;最費氣力的,反而是維持關係的新鮮感。

《我老婆日日都扮死》,多胡鬧的名字,講的卻是如此考功夫又傷腦筋的功課。

如子華神所言,感情再波瀾壯闊都好,必有鐵達尼極限;更何況一世人流流長,激情的火花老早就熄掉了吧?所以,若能做到每天相見都有 day one 的興奮與好奇,諾貝爾委員會就好應該給他/她頒個獎。

《我老婆日日都扮死》,多胡鬧的名字,講的卻是如此考功夫又傷腦筋的功課。改編日本 Yahoo 知慧袋(即香港的「Yahoo 知識」版)真人真事,再婚第三年的淳君(安田顯 飾)猶豫是否再「彈鐘」之時,一開門口就見老婆千惠(榮倉奈奈 飾)倒臥血泊中,死掉了嗎?上前一看,對方突然彈起身,這場在家中扮死的遊戲就開始了。老公還搞不清背後原因,老婆就將遊戲日日升級,還進一步完善道具、化妝和劇本,保證日日新鮮,驚喜不絕。

《我老婆日日都扮死》,多胡鬧的名字,講的卻是如此考功夫又傷腦筋的功課。

意想不到的是《爆粗 Band 友》導演李鬪士男的處理,胡鬧 30 分鐘過後就認真起來,鑽入老夫老妻的世界。淳君開始回想與千惠相識和成婚的經過,查找扮死遊戲的背後原因,思索老婆講的每句話,才明白對方的心意。

故事的其中一個設計頗有意思,老婆說「月色真美」,看似醉後胡言,但這出句日本文學家夏目漱石的名言,背後卻有「我愛你」的意思。原來當時夏目漱石給學生出小說翻譯題,說到「我愛你」時,他不直譯反而拋出一句「月色真美」,原因是含蓄的日本人不會直白說出個人感受。套用在電影上,就是老婆給另一半的功課,願意尋找的話就可找出其心意。

《我老婆日日都扮死》,多胡鬧的名字,講的卻是如此考功夫又傷腦筋的功課。

故事中,淳君的上司口裡埋怨老婆,心底裡卻著緊她;同輩同事表面與老婆相似融洽,底裡卻潛藏巨大矛盾;而主角的外父,因早年喪偶需面對單親家庭之苦,每對夫妻之間的問題和遭遇,也令主角有所得著,逐步找出處理關係問題的方法。

輕喜劇的包裝下,是極其正經的相處之道。最後為甚麼老婆要日日扮死呢?編劇給予開放空間容讓大家思考。

不過,耍花槍調情還是有前提的,片中主角是榮倉奈奈嗎?換了是像「細細粒」一般的師奶呢?做男人的可能受不了。

《我老婆日日都扮死》,多胡鬧的名字,講的卻是如此考功夫又傷腦筋的功課。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