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評】《飛躍芭蕾》:黑色肌膚給他的意義

2019年08月02日

《飛躍芭蕾》(Yuli)這戲名實在譯得麻麻。舞蹈絕大部分都有騰空飛躍的動作,芭蕾舞更不例外,這樣的組合完全惹不起非舞蹈愛好者的好奇,故事跟飛躍也沒有什麼關係。主角 Carlos Acosta(小名 Yuli,亦是電影原名的由來)既是英國皇家芭蕾舞團史上首位黑人首席舞者,芭蕾舞台上首個黑人羅密歐,黑色最近又引起熱話,為什麼不用此作賣點呢?叫「黑舞飛揚」或類似的名字我覺得會更貼題。

今天由黑人當芭蕾舞劇主角不是什麼新聞,國際一流舞團 American Ballet Theatre 當家花旦 Misty Copeland 就是黑人。但在《飛躍芭蕾》那個年代,Carlos 能當上主角,舞台上第一次出現黑人羅密歐是會上報的新聞。

不愛跳舞的王子

到任何一間芭蕾舞學校看,女生和男生的比例大約是九比一或最多八比二,職業芭蕾舞團男女生比例會略為拉近,但也是女多男少。不過很奇怪,在電影世界,男芭蕾舞星的故事卻較常獲得導演青睞。今年電影節看了《芭蕾舞王雷里耶夫》(水準非常一般),現在相隔幾個月又有這齣《飛躍芭蕾》,兩齣都是真人真事改編。印象中,這麼多年來都沒看過女芭蕾舞蹈員的傳記片,頂多只有紀錄片。

Carlos 在古巴夏灣拿出生,父親 Pedro(Santiago Alfonso 飾)是貨車司機。雖然家境貧困,但 Carlos 生性頑皮樂天,夢想當足球員,閒時會跟其他街童鬥霹靂舞。他的父親不知為何(至少電影沒有交代)知道他有芭蕾舞天分,拉了他去最嚴格的古巴國立芭蕾舞學校面試。他不想跳芭蕾舞,面試官播古典音樂,他亂跳一輪霹靂舞,但頑劣掩蓋不了一流的身體條件和舞蹈天分,學校立刻錄取了他。

今天由黑人當芭蕾舞劇主角不是什麼新聞,國際一流舞團 American Ballet Theatre 當家花旦 Misty Copeland 就是黑人。但在《飛躍芭蕾》那個年代,Carlos 能當上主角,舞台上第一次出現黑人羅密歐是會上報的新聞。

電影有兩條敘事線:其一是成年 Carlos(由 Carlos Acosta 本人飾演)在劇院以編舞者的身份跟舞蹈團排練 Tocororo,一齣以他自己的故事為藍本的芭蕾舞劇;另一條線則是童年和少年 Carlos(分別由 Edlison Manuel Olbera Núñez 和 Keyvin Martínez 飾演)的成長和習舞過程。

電影大致以順序排比的方式敘事,即是說一段童年經歷再對照一段相應的 Tocororo排舞片段。這種手法不算很新穎,尤其是有關舞台藝術的電影。電影初段描寫 Carlos 的童年拍得很詳細,甚至有點冗長,前三分一都是 Carlos 不斷逃學又不斷被嚴父責罵的戲,精彩舞蹈片段欠奉。直至 Carlos 因為實在太頑劣被送到寄宿學校(也是舞蹈學校),看到一次表演被啟發,從此苦練芭蕾舞,電影由這一刻起節奏變得明快,排舞/紀錄片段/回憶三部分夾雜得既流暢又活潑,在娛樂性和藝術性中取得平衡,角色之間的衝突亦愈見張力。

開拓芭蕾舞的多元色彩

坦白說,Carlos 雖然毫無疑問是芭蕾舞天才,但他的故事不算特別傳奇,奮鬥史也算平坦。電影將重心放在 Carlos 跟父親 Pedro 愛恨交纏的關係以及他對古巴的家國情懷上。宏觀一點看,Pedro 跟 Carlos 的衝突其實是兩種人生抉擇,一個人究竟應該不顧一切將自己的天賦發揮到極致,抑或應該平衡生活各方面,活一個自在寫意的人生,追求自己的快樂?另外,古巴是極權國家,貧富懸殊極嚴重,很多當地人都想逃走,Pedro 也叫 Carlos 以倫敦為家,不要再回國。電影中,Carlos 名成利就後卻選擇回國,並立志要重建當地一所已荒廢的舞蹈學校。我對古巴政局和歷史的認識連皮毛也談不上,也不知電影這個結局是政治正確抑或真有其事。

今天由黑人當芭蕾舞劇主角不是什麼新聞,國際一流舞團 American Ballet Theatre 當家花旦 Misty Copeland 就是黑人。但在《飛躍芭蕾》那個年代,Carlos 能當上主角,舞台上第一次出現黑人羅密歐是會上報的新聞。

Carlos Acosta 四年前從舞台上退下來,我沒有看過他的現場演出,相信以後也不會有機會。因為寫這篇影評,上網找了他一些資料。在古典芭蕾舞界,他的確是近代最出名的男舞者之一,經常被拿來跟雷里耶夫和巴里殊尼哥夫相提並論,而 Carlos 最突出之處就是他的黑人身份。

今天由黑人當芭蕾舞劇主角不是什麼新聞,國際一流舞團 American Ballet Theatre 當家花旦 Misty Copeland 就是黑人。但在《飛躍芭蕾》那個年代,Carlos 能當上主角,舞台上第一次出現黑人羅密歐是會上報的新聞。現在許多一流舞團都有各色面孔,亞洲人非洲人都能擠上一席位,當然社會開明了,但當日 Carlos 的個人魅力和努力亦應記上一功。

當然我們更希望 Carlos 對後世的影響不只他的膚色。他雖然從舞台上退下來,但在 2020 年會接任伯明翰皇家芭蕾舞蹈團藝術總監一職,在另一崗位再貢獻他的舞蹈天賦,期待。

今天由黑人當芭蕾舞劇主角不是什麼新聞,國際一流舞團 American Ballet Theatre 當家花旦 Misty Copeland 就是黑人。但在《飛躍芭蕾》那個年代,Carlos 能當上主角,舞台上第一次出現黑人羅密歐是會上報的新聞。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