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台劇】《返校》電視劇版:天亮了,天還未光

2021年01月18日

姍姍來遲的回顧,因為小弟認為,要公道地給《返校》劇集版與電影版作出比較,就要完整地看完整部劇集,再看一次電影。

姍姍來遲的回顧,因為小弟認為,要公道地給《返校》劇集版與電影版作出比較,就要完整地看完整部劇集,再看一次電影。

由電玩到電影再到劇集,《返校》是二次移植,要將同一個故事說第三次,還要分成 8 集,每集一小時的劇集,單純移植故事的新鮮感和可行性並不大。先不說內容量,當觀眾已知結局時,怎樣用同一個故事吸引觀眾收看呢?所以《返校》劇集跳出框架,在原生架構上建立 30 年後的全新故事,是合理不過的決定。

《返校》遊戲和電影具有強烈的政治意味,因為針對的是國民黨白色恐怖,在今天的台灣沒大問題;但若依樣葫蘆,讓劇集走同一個方向,又能否在跨國網絡平台上架呢?從 Netflix 的角度考慮,在香港(唉⋯)、新加坡及馬來西亞等地,此等有關批判政權的題材可通行無阻嗎?單講《返校》電影,據知 2019 年沒有「那條法例」,但一開始香港無發行商夠膽引進,一來叫價高,二來無法肯定能否避開政治一關。錢,網絡平台可以燒,但捲入政治的勇氣,沒幾多個有。折衷一點的做法,是用鬼上身、師生戀、校園欺凌、家庭問題及教育問題蓋住政治。

姍姍來遲的回顧,因為小弟認為,要公道地給《返校》劇集版與電影版作出比較,就要完整地看完整部劇集,再看一次電影。

不講白色恐怖,《返校》劇集版依然值得反思。由 60 年代國民黨威權統治延展至民進黨執政前的 1999 年,主場景翠華高中的校長、老師都曾經的獵巫(以反共之名殘害師生)。黨禁解除,校方的權力並沒有消失,曾加害學生的校長反而肆意勾結立委,企圖出售學校地皮;獨裁管治 30 年的教官,何解由始至終享有比老師更高一級的權力呢?1999 年的第一女主角劉芸香拒絕老師告白後被性侵,父母決意申訴,換來的是校方黑箱作業,教官與校長勾結,建制的確比以前更民主,但比喻社會的校園,不公義依然存在。最妙的是,翠華高中把 60 年代因「讀書會事件」(即遊戲和電影主故事)後鬧鬼的校園封閉,又是大家睜著眼但無視政治悲劇的隱喻。劇集試圖探討台灣的「轉型正義」,而這問題直至今時今日仍未妥善解決。最後,只得靠惡鬼私了。

天亮的時刻到了,但不等於天會光。

在 1999 年的時空,劉芸香身邊還有一個出身道士世家的男同學,亦因劇情加入趕鬼和超渡亡魂的支節,在呈現本土民間文化方面,《返校》劇集做得更多,亦顯示在成本有限的環境下,創作團隊願意尋找更多豐富劇集元素的特色。

劇集的高潮與結局將電影版的主線重演一次,補回 1969 年「讀書會事件」的空白,但相對 1999 年的主線,已經不怎麼樣有爆點了。說實在,2020 年的注目台劇還有《想見你》和《誰是被害者》,相比之下雖不至最出眾,但算有交代。

姍姍來遲的回顧,因為小弟認為,要公道地給《返校》劇集版與電影版作出比較,就要完整地看完整部劇集,再看一次電影。

緊貼最新資訊,請關注 SPILL 的 MeWe 專頁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