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Netflix 與 myTV SUPER(及一眾本地串流平台)的距離

2020年12月04日

講影視串流服務發展,早在 Netflix 攻港以前,已有一定數量地頭蟲爭奪市場,包括 Viu(黃 Viu)、nowTV 點播 app(以及今日的 NowE)、myTV SUPER、hmvod(前身 anyplex )、洲立影視的 MovieSuper(無記錯名的話)等等。但 Netflix 仍是以「黑船」姿態撞入香港,企得住腳並有進一步往上爬的勢頭。

講影視串流服務發展,早在 Netflix 攻港以前,已有一定數量地頭蟲爭奪市場,但 Netflix 仍是以「黑船」姿態撞入香港,企得住腳並有進一步往上爬的勢頭。

當然,講內容的話,特別是 TVB,理應「同聲同氣」穩佔一哥地位;然而,近年 TVB 受各種因素影響被觀眾拋棄,上客數字再亮麗也不受年青觀眾垂青。如今力推 myTV GOLD 優先免費台播劇,製作平台限定綜藝節目等,能否打響如意算盤「留客」及「上客」,真的是未知之數。

為何 Netflix 能企得住腳?顯然是 Netflix 在內容管理上做得比對手出色。從事過網絡內容管理的朋友,該明白後台的 CMS 是甚麼回事。一部劇集上架,在 CMS 上最基本會做的是 indexing(索引分類)、filing(檔案分類)及 coding(內容編碼)等,配合平台內建的搜索系統,平台本身應方便用戶在如大海般的資料庫中,找出目標節目。

Netflix 對節目作出非常仔細的分類,由類別、產地、班底、類型、風格、感覺、賣點等等,產生大量標籤,以便人工智能作出抉擇,自動產生個人化的首頁(landing page)。細心留意,每個 Netflix 用戶的首頁都不一樣,因為背後系統會根據你的觀看記錄、時數、觀看時刻、當地大熱內容等自動將最大機會引觀眾「落搭」節目列陣。相對於按廣告贊助商要求/內容製作時序順列,人工智能產生首頁提升用戶對平台黐貼度和觀看節目的興趣;再進一步,Netflix 利用人工智能自行生成所見封面圖,亦提升觀眾對節目的興趣。

在搜索系統方面,Netflix 亦建立完善得過份的關鍵字庫,你可直接輸入角色名稱找出電影;或是,當片庫沒有你想找的作品時(如《星際啟示錄》),搜索結果上會根據你的使用習慣,自動列出類型/風格相近,或同一位導演的作品博你退而求其次,因為面對龐大的資料庫,觀眾自然懶得去尋寶。

講影視串流服務發展,早在 Netflix 攻港以前,已有一定數量地頭蟲爭奪市場,但 Netflix 仍是以「黑船」姿態撞入香港,企得住腳並有進一步往上爬的勢頭。

與此同時,其他平台在做甚麼呢?myTV SUPER 近年最成功的新功能,該算是其全自動的 DIY 落廣告平台,容讓客戶自行制定預算、決定廣告方式等;另一方面,是不斷發掘賣廣告的可能性,節目插播、頁面 banner、彈出頁面⋯⋯總之,可賣廣告的地方皆變成廣告空間。不難想像背後原因,當免費電視業務萎縮,網上發展收費服務廣告平台是必然走向。

內容管理方面,myTV SUPER 的搜索系統非常不好用,因為由人手處理,無辦法作出統一的細緻分類及關鍵字生成。你想透過「丁蟹」或「鄭少秋」等字也無法搜尋出《大時代》;或用全名《萬千星輝賀台慶》找節目,卻遺漏了某些年份。再退一步,單純用類型或年份等搜索劇集,可能因劇集未歸類而無法查找。結果你只有在「劇集」的總目錄,逐頁按上架時序之新舊找出想要的結果。尤其電視盒的用戶,因無法利用文字輸入搜索,只得非常花力氣找出想看的節目。

連索引和關鍵字庫也做得不好,怎樣自動生成個人化首頁呢?又當人工智能可生成首頁,又怎能確保廣告必然投放到每個用戶的頁面上呢?

有人說 Netflix 是創科企業,此話有其道理,相對於放任創作人開發新內容,或以 cost per hour評估是否進行採購,Netflix 是更重視系統架構,反複進行 A/B test 建立自動化的內容選擇/建議機制留住用戶。而實際上,像 myTV SUPER 一樣的本地串流龍頭,理應改良介面或內容推送等元素,利用內容管理方便觀眾。

緊貼最新資訊,請關注 SPILL 的 MeWe 專頁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