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由《天竺鼠車車》到《瘟室》,到底你睇緊乜?

2021年01月25日

近日網絡話題作品非《天竺鼠車車》莫屬!日本新銳導演見里朝希執導的定格短片系列,開播至今只有 3 集,然而已足夠令日、台、港三地觀眾(特別是男性)為之著迷。甚至有人明明「唔知自己睇咗乜」,偏偏著了魔的追看 / 重看。

日本定格短片系列《天竺鼠車車》開播至今只有 3 集,然而已足夠令日、台、港三地觀眾(特別是男性)為之著迷。甚至有人明明「唔知自己睇咗乜」,偏偏著了魔的追看 / 重看。
天竺鼠車車》

明明是給小朋友看的小品,何以令大人上癮?當然,天竺鼠很可愛,短片劇情很超展開,但並不足以解釋何以令人「沉迷」;又有人說是見里朝希的前作實在太獵奇,引發觀眾興趣,不過這想法搞錯了前後邏輯。還是,如傳媒所說,天竺鼠變車車的構想太另類,作品的呈現太意料之外,觀看時感覺猶如看 cult 片?

誠然,cult 片(或直白說︰爛片)在整個電影市場的大餅中穩佔一席位,一直不乏棒場客。由每年萬聖節必看的《洛奇恐怖晚會》(The 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到就快可以反轉背對白的《瘟室》(The Room)以至《貓》(Cats),由小黑柯受良的無厘頭奇片《芝士火腿》到要填海華親自道歉的《天機︰富春山居圖》,總有一班觀眾喜歡從中找樂子。當然,有時爛片並非刻意地爛的(《龍捲鯊》系列除外),多數是技藝不足、力有不逮的創作人搞垮,或預算不足(還是也屬力有不逮)所引致;有時,則是其推銷的價值,嚴重偏離主流價值而引起顯著落差。此類作品的獵奇、漏洞與妙想天開,散發難以言喻的魔性,吸引好一群人不斷追看 / 重溫。

日本定格短片系列《天竺鼠車車》開播至今只有 3 集,然而已足夠令日、台、港三地觀眾(特別是男性)為之著迷。甚至有人明明「唔知自己睇咗乜」,偏偏著了魔的追看 / 重看。
天竺鼠車車》

科學上,是有理由解釋這種行為。根據英國蘇福大學(The University of Salford)心理學系高級講師 Dr. Adam Galpin 的說法,影視作品去到無法理解為何誕生的程度,觀眾就可以從批判中尋求優越感,因為他們感覺自己知道電影哪裡爛、為何爛,產生「影評」的權威感覺。通過網絡社交平台的病毒式傳播,用戶互相分享看爛片的感受,繼而轉發相關內容——例如,短短兩三日,關於《天竺鼠車車》的截圖、meme 圖、改圖及二創圖等已鋪天蓋地式流傳。之後,當然是這份情感吸引新觀眾,舊觀眾就繼續找樂子啦。

另一方面,亦有學術機構進行相關的主題研究。2016 年初,德國 Max Plank Institute for Empirical Aesthetics 發展一份關於爛片愛好者的統計研究,觀眾愛看這些所謂「paracinema」——與主流娛樂作品價值背道而馳的另類電影創作。在觀眾角度而言,這些電影本身,大多數有「低俗」的特徵:低成本、剝削、血腥、暴力、惡劣品味、非自願的幽默等等。結果竟然指出,爛片的觀眾群是以男性為主,或擁有高智商、高收入、對電影有深入認識,追求被排除的另類價值觀。回想一下,《芝士火腿》不就是充滿歧視與剝削的爛笑話嗎?同理,桂治洪的《邪》,靠的是賣弄靈異與女性胴體。而牟敦芾的《打蛇》,則是借「探討」非法入境者的「時事」包裝暴力與剝削的實在例子。

日本定格短片系列《天竺鼠車車》開播至今只有 3 集,然而已足夠令日、台、港三地觀眾(特別是男性)為之著迷。甚至有人明明「唔知自己睇咗乜」,偏偏著了魔的追看 / 重看。
《瘟室》

追溯到評論家 Susan Sontag 發表的驚世論文《Notes on Camp》,這類「paracinema」可歸類為Camp——對浮誇、離題的愛;明明是推銷一種價值,但得出的卻是另一套價值;如《貓》,推銷的是盛大的百老匯音樂劇,但過度的風格與修飾、異於尋常的求真,卻變出令人噁心的觀影體驗。但 Camp 本身並沒有問題,即使對惡劣品味的鍾愛,觀眾所愛的都是惡劣品味中的「好品味」。而觀眾喜歡 Camp,是對它的欣賞與享受,並非旨在批判。

試問,掌握上億觀眾數據的串流平台(如 Netflix),豈會不知道世上存在這種觀眾;尤其欣賞電影的狂熱份子,怎麼會忘記他們的存在呢?在搜購電影版權的過程中,自不免會把這些「爛片」列入名單當中。另一方面,串流平台與一般電影發行商無異,有時必須接受綑綁式發行合約,購買一部重點作品的同時,需同時承包其他質素較低的作品。

而 Netflix 本身,在自家製作上對創作人員絕對信任,在沒有如大片廠嚴密的監管制度下,創作人所追求的,通常未必百分百符合主流的要求(雖然一定會有其賣座元素),眼下所見,評價中庸作品數量最多,爛片亦不乏,諸如《美國最後一宗罪案》(The Last Days of American Crime)。有需求又有供應,永續爛片市道。

你未必認同《天竺鼠車車》是另類品味,但至少從相近的觀影體驗中,我們可窺探「魔性」背後的一些理據。

緊貼最新資訊,請關注 SPILL 的 MeWe 專頁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