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美劇】《末世列車》:橫向與縱向的分別

2020年06月15日

《上流寄生族》金像導演奉俊昊的英語作品《末世列車》(Snowpiercer),雖然當年幾經波折,才可在美國上畫,但仍無損其魅力,因為他成功在極其狹窄的空間,講出極富娛樂性的階級鬥爭故事,折射現實尖銳的貧富懸殊及階級剝削。

《末世列車》電影深受追捧,於是衍生長篇電視劇版,由奉俊昊本人與同鄉朴贊郁聯手監製,經歷長時間的籌備和製作後今年正式上架,Netflix 緊貼美國每週更新。

電影深受追捧,於是衍生長篇電視劇版,由奉俊昊本人與同鄉朴贊郁聯手監製,經歷長時間的籌備和製作後今年正式上架,Netflix 緊貼美國每週更新。

《末世列車》的背景與電影相同,同樣是人為寒災的末世下,少數人搭上如挪亞方舟的列車避險,車上載有不同階級的乘客、員工和難民。但除此以外兩者完全無關。劇集以一宗發生在三等車廂的謀殺案開始,最低層的難民——前警探 Layton 在列車播報員 Melanie(同時是生產列車的 Mr. Wilford)的授權下展開調查,從而講述列車的世界和眾生相。

畢竟原作是有一定篇幅的漫畫,原電影受制於時間只能將故事大幅度壓縮,故此當中會出現不少故事設定的問題,猶幸導演功力深厚,以緊湊的節奏帶過,除非觀眾重看電影再慢慢思考,否則都會被導演牽著鼻子走。相反,因為電視劇有漫長的篇幅,故此容許,亦有必要去寫好支線去完滿世界觀。劇集由兇殺案展開,利用查案貫穿不同的人物和場景,是非常典型的做法。不過,因為支線拉得更長,別期望劇集會重現如電影的緊湊和尖銳;更別期望劇集會經常運用電影語言把故事世界戲劇化。

《末世列車》電影深受追捧,於是衍生長篇電視劇版,由奉俊昊本人與同鄉朴贊郁聯手監製,經歷長時間的籌備和製作後今年正式上架,Netflix 緊貼美國每週更新。

但這代表劇集版《末世列車》被比下去嗎?又不是,至少角色的國際化人種及複雜的背景設定看得出創作人有思考過;車廂內的世界觀和秩序也有更大的空間呈現。例如頭等車卡的夜總會和餐車、三等車廂、醫療列車、列車之間的底層通道、全自動化的控制室(電影版要靠小朋友推動的控制室太魔幻)、車長休息室等,以至列車乘客吸毒的緣由,幫會的產生等等,都補完電影中蒼白的世界觀。無可否認,劇集版《末世列車》在「世界觀呈現」上來得比電影更合理和實在。劇集亦埋下伏線,如 Mr. Wilford 的身世、難民的鬥爭、上層社會的崩壞、列車上自然生態面臨的危機等等。

基本上,電影版和電視版的《末世列車》故事是兩種不同取態的發展,電影的鬥爭是垂直的,電視的長篇故事是橫向延伸,但後者可做到比前者更出色嗎?就仍有待觀察。

《末世列車》電影深受追捧,於是衍生長篇電視劇版,由奉俊昊本人與同鄉朴贊郁聯手監製,經歷長時間的籌備和製作後今年正式上架,Netflix 緊貼美國每週更新。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