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游大東 × SPILL】港劇 50 年 必聽 20 首經典歌曲(下)

2018年05月04日

編者的話:要從游大東挑選的 120 首歌曲篩選 20 首出來,沒想像中容易,很多優秀的作品在過程中無奈要被捨棄,只能說佳作太多,名額太少(單是顧嘉煇譜曲的好歌已肯定不只 20 首)。1992 年後的歌曲全數落選,恐怕也會惹來部分讀者不滿,只是我們認為,1992 年後的電視劇主題曲,水準上的確和七八十年代那些有明顯差距,即使有兩三首可能稱得上不錯,但若放在一個只有 20 首歌曲的名單上的話,肯定會顯得格格不入。最後我們決定無謂勉強,寧願為七八十年代的好歌爭取多一個席位。港劇 50 年,無論是電視劇主題曲,抑或電視劇,前 25 年顯然是更加輝煌的。

最後,如果要為游大東原來的名單補充一兩首歌曲,那大概會是李龍基的〈浣花洗劍錄〉(1978)和葉麗儀的〈上海灘〉(1980)吧。

文末附上 Spotify playlist,由於很多 70 年代的經典都未能在音樂串流平台上找到,我們另外加上了一些翻唱作品補完及使之更加充實(儘管可能是完全不一樣的韻味),但還是很不完整,建議大家買 CD 或到 YouTube 尋找。

戲劇人生

《浮生六劫》|麗的電視

曲:黎小田|詞:盧國沾|唱:葉振棠

✣ 1980 ✣


「盡力/無問收獲/誰人能做到甘於淡薄/美夢會消逝/戲劇人生終有日閉幕/快樂時/要快樂/等到落幕人盡寥落/醉下來/休醒覺/美夢如酒醉了後更寂寞」

當年葉振棠因聲線夠慘獲選演唱主題曲〈浮生六劫〉,插曲〈戲劇人生〉則屬意馬敏兒主唱,惟黎小田覺得女聲演繹的版本未如理想,僅安排在劇中播放,葉需要趕急錄製新版放在片尾,既打破藝員唱插曲的慣例,葉振棠亦因而獲獎,事業起飛。說實話,個人偏愛〈浮生六劫〉透射出來的蕩氣迴腸格局,然而〈戲劇人生〉才是真正家傳戶曉,畢竟愈淺白的道理愈易引起共鳴,單是「快樂時要快樂」這句唱足 40 年很多人依然瑯瑯上口,便知這首歌在流行文化領域的份量有多重。

驟雨中的陽光

《驟雨中的陽光》|麗的電視

曲:黎小田|詞:盧國沾|唱:曾路得

✣ 1980 ✣


「紅日半倚山背後/斜陽共我陪伴你/即使有時驟雨下/可曾退避/陪伴你走千里路/行人路過回望你/雖則惹人羨慕/招來多少妒忌/最難受/驕陽下/幾陣雨/似眼淚/似傷悲」

1980 年麗的電視正值黃金盛世,民初劇、武俠劇、時裝長篇劇雄霸黃金時段,由區華漢、鄭丹瑞編審的半小時青春劇《驟雨中的陽光》以「千帆並舉」的名義推出,創該台先河,有如一道清風,連帶主題曲也找來時任商業電台「六 Pair 半」之一的 DJ 曾路得演繹,新鮮感爆燈,亦隨劇集大熱而竄紅。她的靚聲真摯得直進心坎,跟歌詞描繪男女主角相遇相識相知,二人關係偶然陰天甚至間中有雨而散發出來的純愛氣息可謂天作之合,嚴選二十大,此曲必有一席。

漣漪

《突破》|無綫電視

曲:陳百強|詞:鄭國江|唱:陳百強

✣ 1981 ✣


「生活靜靜似是湖水/全為你泛起生氣/全為你泛起了漣漪/歡笑全為你起/生活淡淡似是流水/全因為你/變出千般美/全因為你/變出百樣喜/留下歡欣的印記/靜默亦似歌/那感覺像詩/甜蜜是眼中的癡癡意/做夢也記起這一串日子/幻想得到的優美」

陳百強唯一一次當上男主角的港劇,飾演外表俊俏的中學生凌柏基,劇情本身不算出色,校花穎文(翁靜晶飾)第六集墮崖跌死一幕粗製濫造,結局亦見草草收場,倒是丹尼仔和一眾女角的衣着穿搭,還有兩首劇集歌曲教人印象難忘,〈漣漪〉尤甚。當年陳百強以歌傳情,創作此曲送給翁靜晶,無論旋律、歌詞,以及演唱聲線,柔情蜜意純潔而濃郁,浪漫到死,其價值早已超越劇集本身,經過卅多年洗禮依然無可替代,與曾路得〈驟雨中的陽光〉互相輝映。

忘盡心中情

《蘇乞兒》|無綫電視

曲:顧嘉煇|詞:黃霑|唱:葉振棠

✣ 1982 ✣


「忘盡心中情/遺下愛與癡/任笑聲送走舊愁/讓美酒洗清前事/四海家鄉事/何地我懶知/順意趨/寸心自如/任腳走/赤軀隨遇」

顧嘉煇曾說過,《忘盡心中情》乃昔日眾多煇黃作品中最得其歡心的一首。此曲旨在道出主角蘇燦的心境,然而情緒無色無形,愈淡愈難寫,所以霑叔這次落筆時似乎比以往更加賣力,字裏行間,悲愴中見無奈,同時暗藏淡然瀟灑,「順意趨,寸心自如;任腳走,赤軀隨遇」意境尤其精彩,盡顯精湛文字造詣,加上葉振棠鏗鏘有勁的招牌慘聲,與煇哥創作的小調旋律,三者配合得天衣無縫,襯托周潤發披上乞兒裝束於街頭頹廢喝酒的畫面,經典片頭就此誕生。

世間始終你好

《射雕英雄傳之華山論劍》|無綫電視

曲:顧嘉煇|詞:黃霑|唱:甄妮、羅文

✣ 1983 ✣


「男:問世間/是否此山最高?/或者/另有高處比天高
  女:在世間/自有山比此山更高/但愛心/找不到比你好
  女:一山還比/男:無一可比你/女:一山高
  男:真愛有如天高/女:愛更高/男:千百樣好」

83 年版本《射鵰》三首甄妮蘿記「疊住唱」的合唱主題曲,頭兩首先哀怨後詭秘,最終回開首旋律緊湊激昂極搶耳,教人欲罷不能,綴以三次振奮人心的「呼!哈!」,散發無比戰意,呼應華山論劍爭天下第一的劇情。然而細讀歌詞,便知這是用「戰鬥格」包裝的情書,旨在點出故事兩位主人公 ── 郭靖(黃日華飾)、黃蓉(翁美玲飾)經歷那麼多起起跌跌後,發現天下之大,就算武功再高強,也只是身外物,彼此眼裏的對方才是最重要,亦是最好的。

誰可改變

《天師執位》|無綫電視

曲:顧嘉煇|詞:鄭國江|唱:譚詠麟

✣ 1984 ✣


「曾經說出/今生不愛你/我共你是但有份沒有緣/情切是你/痴痴相戀/將心中愛念為我捐/如今我竟/竟將心意轉/那份愛念/沒有盡沒有完/輪到你不啾不啋/將心中愛念盡化煙/能否改變」

挾着《天師執位》曾錄得逾 60 點超高收視,令〈誰可改變〉這首主題曲傳遍千萬家,比〈愛情陷阱〉等譚校長舊作更入屋。隨時日流逝,歌、劇已融為一體,只需聽到開首充滿中式古典調子的前奏,回憶霎時返晒嚟,雞皮疙瘩滿身。哀怨旋律暗示故事以傷感作結,司徒文武(苗僑偉飾)與林楚燕(翁美玲飾)「但有份,沒有緣」,鄭國江以男方視角創作歌詞,描述司徒文武對已休之前妻既歉疚又愛慕,概括劇情推進重點,若百大有高低之分,此曲必入三甲。

秦始皇

《秦始皇》|亞洲電視

曲:關聖佑|詞:盧國沾|唱:羅嘉良

✣ 1986 ✣


「大地在我腳下/國計掌於手中/哪個再敢多說話?/夷平六國是誰?/哪個統一稱霸?!/誰人戰績高過孤家?!/高高在上/諸君看吧/朕之江山美好如畫!登山踏霧/指天笑罵/捨我誰堪誇?!」

顧嘉煇 80 年代為無綫創作的劇集歌曲雄霸天下,關聖佑創作的〈秦始皇〉算是少數能衝出重圍,家傳戶曉的亞視出品(20 首唯一入選),單是開首三句歌詞,沾 Sir 已 TKO 很多同期作品。記得當年只得幾歲,家中絕少看亞視,竟懂得和堂家姐在客廳梳化堆疊幾塊軟墊坐上去扮皇上唱「高高在上……」,可見此劇威力多強;羅嘉良當初獲沾 Sir 賞識加盟亞視,唱〈秦始皇〉如抽到好籤人氣急升,惟同年即轉投無綫懷抱,只能為他人作嫁衣裳,大概就是亞視的宿命。

婚紗背後

《流氓大亨》|無綫電視

曲:徐日勤|詞:潘源良|唱:徐小鳳

✣ 1986 ✣


「婚紗中背影雙雙遠去/走進蜜月甜夢裏/我但願前事跟他遠去/讓我心中安靜如水」

據韋家輝憶述,當年《流氓大亨》結局播出當晚,他返母親的家吃飯時,聽見〈婚紗背後〉響遍整個屋苑,何其震撼!多年後,小鳳姐在電台節目透露獲劇集監製邀請獻唱主題曲和插曲的來龍去脈,原來當年先有歌後有劇,編劇團隊按照〈婚紗背後〉的歌詞,創作出林月明(劉嘉玲飾)目送方謹昌(萬梓良飾)和宋楚翹(鄭裕玲飾)新婚後步出教堂的主線劇情。徐日勤筆下的旋律流行元素突出,有別小鳳姐的歌曲風格,成功令她飛甩老套,重新與時代接軌。

真的漢子

《當代男兒》|無綫電視

曲:林子祥|詞:鄭國江|唱:林子祥

✣ 1988 ✣


「成和敗努力嘗試/人若有志應該不怕遲/誰人在我未為意/成就靠真本事/做個真的漢子/承擔起苦痛跟失意/投入要我願意/全力幹要幹的事/誰用敵意扮誠意/行動算了不必多砌詞/迷人是這份情意/誰沒有傷心往事/做個真的漢子/人終歸總要死一次/無謂要我說道理/豪傑也許本瘋子」

又一個「記得首歌唔記得套劇」例子,畢竟時間最公正,《當代男兒》播出後 30 年後,已不會有多少人記得劇中男主角是萬梓良。歌曲經典如斯,榮耀全歸林子祥和鄭國江,若非由阿 Lam 演唱,要是鄭國江寫詞時沒有忘我地代入嫉惡如仇的正義警察角色(萬子飾程家俊)裡,〈真的漢子〉絕對不會成為今天香港人的集體回憶。無巧不成話,〈真的漢子〉跟關正傑的〈大丈夫〉(1977)與李龍基的〈男子漢〉(1982)可以互相對讀,共同建立昔日香港警察的正面形象。

我的生命我的愛

《大時代》|無綫電視

曲:草生|詞:因葵|唱:譚詠麟

✣ 1992 ✣


「如此年代滿障礙/如此時候預計將來/驟眼望幾許悲幾許得失/逝去不再/而我更要你每分支持與真愛/天/望透了千秋世代/就算是誰/漸老也下台/愛與希望/又偏偏不息萬載/流向每一點生命更可愛」

《大時代》作為港劇史上唯一神級經典,主題曲幾乎篤定入選,只是霸佔一席還是悉數入選的問題而已。縱然個人較喜歡秋官的〈歲月無情〉,然而最終挑選譚校長〈我的生命我的愛〉入圍,成為 90 年代唯一代表,勝出關鍵是考慮到歌曲旋律和編曲滲雜潮流元素,沒有停留在 80 年代,相反〈歲月無情〉明顯遷就秋官既有唱腔和個人風格,落得過份保守的觀感。因葵曾說,這是他極喜歡的個人創作,放諸今天的香港時局,再三細聽,更覺字裡行間暗藏對未來的遠見。

後記


不難發現,今次由 SPILL 編輯部嚴選的港劇 50 年 20 首必聽經典歌曲,幾乎清一色都是 1970 年代中期至 1980 年代中期的出品,90 年代僅得一首〈我的生命我的愛〉,千禧後代表更是全軍,我當然不能完全認同這個結果,心想,20 大怎能沒有王馨平的〈夢裏是誰〉(《我和殭屍有個約會》,1998)?其實《天與地》的〈年少無知〉(2011),以及《降魔的》的插曲〈遙不可及〉(2017)也是個人心水呀!

但既然稱得上「嚴選」,當然要選最好,所以像《香城浪子》的〈心債〉(1982)、〈女黑俠木蘭花〉(1981)和〈兩忘煙水裏〉(1982)如此高質的作品也得落選,絕不能為求刻意公平而每個年代皆有歌曲,否則,這就是自欺欺人,無視 70 至 80 年代乃香港電視業界最輝煌時代,今天已回不去的事實。

沒有歷史,我們甚麼都不是,尤其在今時今日的香港,政權肆意篡改歷史說法,試圖抹去香港的過去,着實罄竹難書,我們都有悍衛自己歷史的責任,尤其是無法列入正史的流行文化演變更應重視。我自知學識有限,這個系列寫得一般,但我希望這是另一個研究的開端,讓更多香港人重新細味和思考,香港劇集和流行曲的時代意義。


攝:Billy Elvis


游大東
傳媒打滾逾十年,
曾任記者及編輯,
身兼偽文青與電視精兩職,
閒時執筆,自己觀點自己寫。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