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今年夏天,體驗香港特色的戰地攝影

2019年08月27日

雖然還沒有出動飛機船炮坦克車,但前線的採訪已猶如戰場,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連小孩子都分得出來了。這邊廂要擔心警暴,那邊廂又要擔心白衣 / 藍衣 / 紅衣人。我不會忘記立場姐姐被襲擊那一幕,主觀鏡頭有點模糊有點起格,手機掉下來了,拍不到的才更可怕。連戰地攝影,也少見這種幾乎零距離的暴力。在這場大型的社會運動上,除衍生出不同的文宣藝術外,也帶來一場具香港特色的戰地式新聞攝影體驗。

我不會忘記立場姐姐被襲擊那一幕,主觀鏡頭有點模糊有點起格,手機掉下來了,拍不到的才更可怕。連戰地攝影,也少見這種幾乎零距離的暴力。在這場大型的社會運動上,除衍生出不同的文宣藝術外,也帶來一場具香港特色的戰地式新聞攝影體驗。

由戰地攝影到網絡直播

「如果你拍得不夠好,只因你站得不夠近。」傳奇二戰戰地記者 Robert Capa 如是說,用於新聞攝影上亦然。是因為距離愈近愈能接近真相?在 Robert Capa 那個時代還有一點道理,但近年連「有圖有真相」都變得不合時宜。當你看過大台如何以剪接顛倒事非,你就應會明白,今時今日甚至有片也不一定有真相。對真相的渴求,連帶令攝影的需求漸由靜態平台過渡成難以刪改的網絡直播。又多得攝影器材上的多番革命,即使網媒資源不足,也能輕易專注網絡直播的發展。初心不變,呈現真相,還要是多角度的。

手機直播走近真相之細節

早前鏗鏘集訪問了《立場新聞》兩位主力街頭直播的記者,其中有段提到直播所用到的裝備,你會發現其實簡單得緊要:一部手機,再加一支手柄 / 穩定桿,頂多是按需要加上收音咪,最重要反而是「尿袋」,因為時刻要為手機充電保持在線。還有一些細節,如立場哥哥展示了土炮的冰水降溫法,說可以極速為手機降溫,從而提升畫質和流暢度,減少起格問題。

相比之下,資源相對豐富的傳統電視台,如 TVB、NOW、有線甚至香港電台等,仍會有廣播級的器材作支援,訊號亦會先發送至其新聞中心再作分流至網絡平台,所以一般而言,畫面的解像度和流暢度都會比純粹使用手機拍攝直播為佳。

是否要以畫質分高下?也不盡然。一來是手機屏幕本就不大,二來對直播來說,流暢度和即時性,比起畫質重要得多,所以網民對網絡直播寬容度其實頗大。在兄弟爬山各有各做下,網媒跟傳統電視台的分別,反而在於內容上的選擇。情況是,主力使用手機拍攝的網媒,因為器材小巧方便,比起傳統的廣播級大機,更容易在人叢之間鑽營,走得更前更近。比如佔領立法會當晚「一齊走」的一幕,又例如元朗恐襲當晚的第一身畫面,筆者執筆時,就正在看麗晶花園管理處事件,這都是傳統廣播級機種難以拍攝得到的。至於傳統點的廣播級機種,就可以在佔路、施放催淚煙、遊行等需要覆蓋廣闊空間的場景上發揮作用。畢竟,以手機拍攝催淚煙的煙霧彌漫,也算是另類災難。

我不會忘記立場姐姐被襲擊那一幕,主觀鏡頭有點模糊有點起格,手機掉下來了,拍不到的才更可怕。連戰地攝影,也少見這種幾乎零距離的暴力。在這場大型的社會運動上,除衍生出不同的文宣藝術外,也帶來一場具香港特色的戰地式新聞攝影體驗。

不要期望用相機擋子彈

回說「戰地」上的裝備,看過多個關於真戰地記者的訪問,他們都會強調防禦裝備的重要性。頭盔、眼罩、避彈衣是基本,防毒面具反而是 optional,因為自 1993 年全球 130 個國家簽署了《禁止化學武器公約》後,軍用催淚彈已被禁止,但諷刺的是催淚彈成了鎮壓平民示威的工具,令新聞記者的裝備要多加一重。

拍攝工具上則沒有太多限制,電視台的還是把攝影機架在膊頭上便衝,硬照攝影師多會選擇少帶不必要的鏡頭,拍攝時盡量輕裝上路,不過在今次反送中運動上見得最多的,應該是 DV 機和手機,前者針對影片拍攝,操作比近年流行的無反更就手,而手機更不消說,做直播,還有甚麼器材可以比手機更方便?也許你還想起市場出現很多擋得了子彈的攝影器材,如 Canon F1、Nikon、Leica III 等,最新升格擋子彈級還有 GoPro Hero 5,前線新聞記者會否使用?會有,但我相信沒記者會希望有日要靠相機來擋子彈的。

香港還未成為真正的戰場,但在香港這次反送中運動的這兩個月,催淚彈多得如放題一樣(還要是過期的,離譜!)看著前線記者們竟然要戴上頭盔、面罩去採訪拍攝,還要擔心來自不同陣營的暴力,行文時,警方在荃灣拔出左輪手鎗,更一度指向記者群。雞蛋與高牆,雨傘與子彈,同樣的悲哀和荒謬。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