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真無線耳機的美學災難

2019年11月08日

美是主觀的,我很難說 Final 的 Lab II 最高貴,抑或 Campfire Audio 的 Andromeda 更前衛,但醜卻是客觀的,例如,全部真無線耳機,無一倖免。近年真無線耳機漸成主流,換句話說,耳機界將迎來一場美學災難。

美是主觀的,我很難說 Final 的 Lab II 最高貴,抑或 Campfire Audio 的 Andromeda 更前衛,但醜卻是客觀的,例如,全部真無線耳機,無一倖免。

先天剝削了創意

話好像說得很武斷,但除了 Apple 的 AirPods / AirPods Pro 和 Beats Powerbeats Pro,你能憑肉眼分出哪些真無線耳機?別怪它,真無線耳機的設計確是先天地難。體積上太少發揮空間,物料選擇上又怕影響到功能,再少了按鍵、線材等可以發揮創意的小配件,甚至連內裡所用的晶片、技術都大有可能完全相同,所以,絕大部分真無線耳機只能妥協成沒有性格的兩枚耳塞形物體,實在無可奈何的事。

潮流太快太多 OEM

有說創意應該是迫出來,不應該說甚麼體積、功能、配件、技術限制了設計,理論上也對,但有一種限制實在叫人不得不認命 ── 時間。說香港是最擅長玩謝一個潮流的地方,相信不會有太多異議,真無線耳機的流行,情況也有點相似。最初真無線耳機推出,技術未見成熟,所有主流音響品牌無一願意參一腳,其時市場上找到的真無線耳機產品,不少都是新品牌甚或是 OEM 貨色,到了 Apple 也推出 AirPods,品牌沒有時間研發又要急起直追,就立即借 OEM 產品改頭換面進入市場,試問誰還願意花時間設計自己的真無線耳機?有一段日子,10 個真無線耳機品牌,9 個是 OEM,到近年 Sony、Cambridge Audio、Bose 等開始推出真無線耳機,OEM 之風才叫有點扭轉過來。

美是主觀的,我很難說 Final 的 Lab II 最高貴,抑或 Campfire Audio 的 Andromeda 更前衛,但醜卻是客觀的,例如,全部真無線耳機,無一倖免。
Sony WF-1000XM3 真無線耳機

沒有想像空間的真無線耳機

但我還是會武斷地說,各品牌再努力,也難改真無線耳機這個類型就是醜的事實。簡單點說,真無線耳機未能給人任何 Fantasy。耳罩式耳機(有線無線皆可),可能會叫你聯想起 DJ、滑板、專業錄音室等味道;入耳式耳機,只要把線向上往外耳一掛,立即聯想到專業的舞台表演者;就算運動型耳機,從前那種左右帶線的無線藍牙類型,感覺上其實更具運動氣息,線材掛在少女大汗淋漓的粉頸上,就是我即時想到的畫面了。真無線耳機,可叫你聯想起些甚麼嗎?花了很多力氣,我才想到那班帶著助聽器跟空氣說話的 PoPo,美感角度而言,你說多可悲!

以體驗代替美感,真係得?

更可悲的,是真無線耳機的流行程度只會有增無減,無它,iPhone、Android 手機都已放棄了 3.5mm 插頭,放棄了有線耳機的選擇,為配合手機使用的需要,真無線耳機只會愈出愈多,和,愈核突。沒有了美感的支持,未來應該如何自處?品牌們希望以體驗代替。拿出耳機會有畫面教你配對、不必手動按開關、戴上時會播歌放下時會暫停,Apple 的 AirPods / AirPods Pro 和 Beats Powerbeats Pro 甚至其他真無線耳機品牌,都已循這思考方式去設計,希望用體驗讓你忘記真無線耳機長得有多醜。

《無間道》中杜汶澤好像有過這樣的一句對白:「按摩手勢再好,條女唔正就死得喇。」唉,我唯有怪自己還沒有雙目失明喇。

美是主觀的,我很難說 Final 的 Lab II 最高貴,抑或 Campfire Audio 的 Andromeda 更前衛,但醜卻是客觀的,例如,全部真無線耳機,無一倖免。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